注册

散文【原创】| 甄子钧:浅走郴州


来源:凤凰网湖南综合

文/甄子钧湖南是我旅游去得最多的一个省份,客居广州却不曾去过毗邻广州最近的郴州。这次随友人去郴州,还真满心欢喜。到了郴州,尽地主之谊的韩老师说:郴州的“郴”字是独有字,只用在这

文/甄子钧

湖南是我旅游去得最多的一个省份,客居广州却不曾去过毗邻广州最近的郴州。

这次随友人去郴州,还真满心欢喜。

到了郴州,尽地主之谊的韩老师说:郴州的“郴”字是独有字,只用在这块地方作地名,其他方面是不用这个字的。“郴”喻森林之意,郴州曾是森林城市。也许,是“森林”的滋养才让三文鱼这海中尤物迁居郴州。

郴州的第一站就是东江湖三文鱼养殖场,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东江湖的水是从157米高的东江大坝底部流出来的,水质清澈优良,水温长年保持6℃—16℃,正适合三文鱼的水温要求,加上周边空气清新,无任何污染,三文鱼在东江湖地区定居也就成了自然界合理称奇又不奇的事了。

第二天清晨,驱车到了小东江,真是“莫道君行早”。我们到达时,小东江已是游人攘攘。早就听说6—8月的小东江面雾漫浓滚如梦如幻。而今天看到清晨的小东江则是江面碧水荡漾,缓缓流淌,两岸植被如翠欲滴,一派葱郁尽收眼底。之前韩老师介绍说:6--8月的雾,淡薄飘移时如带如练,婉若嫦娥水袖起舞;浓厚滚腾际如龙如虎,如疆场千军万马奔腾;淡浓适中间,如帐如幔,恍若水上嫁床。他还说:小东江的雾不同时节色调各异,有蓝调,白调和暖调,是清晨四五点始,随时间的推移而变换。

菜尾皇独自去了3号观景台,时实发来抓拍到薄雾飘移的图片。说到雾,这里还真要多说两句:小东江的水也是从东江大坝底近百米深处流出来,这些水常温8℃-10℃,而6——8月水温在20℃。江水早晨上热下冷,傍晚上冷下热,在温差的作用下形成“雾漫小东江”。

不着时令,没看到东江奇幻的自然景色,留下遗憾,可我拍到了一舟横江映倒影,还录拍到了渔夫撒网碧江行,也算不虚此行。

天公不作美,我们驱车宜章去莽山时下起了雨。到了莽山雨仍下个不停,与几个群友一道爬了800米左右的山头就下山了。尽管如此,我还是领略了有着6000公倾的原始森林的莽山,空气是那样的清新,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雨还在下,铁头蛇莽山自然博物馆留住了我们的脚步。巨毒的烙铁头蛇,莽山是它唯一的生长地,属大熊猫级的保护动物。成年蛇的毒液可3秒钟让人休克,不及时救治可当场毙命。

年轻时从医的陈远辉先生精神矍烁,炯炯的目光透着慈善,一副仙风道骨。89年他发现那条色彩鲜艳扁头白尾蛇是世界第50种蛇,从那时起,就把精力投入到对烙铁头蛇的研究之中。开始他只是个人在自家研究,自己曾被蛇咬伤过九次,(是耳濡目染的女儿救治的)他曾救治了500余被蛇咬伤者,因此,当地人都尊称他蛇博士。他的研究得到世界相关组织认可,国家专门在莽山地区建了博物馆,每年拨给他专研经费。他告诉我们,正是因为被这烙铁头蛇咬过才让他在而立之年检查出的喉癌无影无踪,这蛇毒可治癌,可促进血液循环。

中午时分,我们和这位尊者合影告别,依依中他那专注、善良、淡泊的情怀,深深地感染了我们。

作别莽山走进了汝城。车刚进汝城,“热水镇欢迎您”的蓝底白字的标语牌显眼夺目。我心对镇名纳闷:“怎叫热水?这个镇到处是热水吗?果不其然,车继续前行时放眼望去,只见一柱柱白色气体从地面向上袅袅伸展,如同走进软体石林,不断有居民们挑着水桶在气柱旁的泉眼打热水,这是他们的生活用水。

一下车,我就拿着从永兴板梁古村买来的山野鸡蛋放到泉眼处去煮,不一会,群友们吃着、赞着蛋香微咸好口味,是蛋好水也好!

入住花园般的福乐温泉,享受了各品种的温泉浴后入睡,一觉到天亮。清晨起来,只见软体石林在清悠的花园里显得分外婀娜。

一路行走,一路流连。郴州苏仙区的飞天山真像这山名一样,它亿万年前在海底,本想飞天却落居郴州。丹霞地貌的特质,含包白垩断陷盆地中,夹着一条约一米宽柏油石路,两旁的荷塘狭长如翡翠玉带,沿路附山伸展。山风徐徐,风起荷摇,偶见红、白盛开的荷花与待开的花苞,似给这爽爽的早秋留住仲夏的热情。走着走着,年青的情侣妖妖与星空竟唱起了《荷塘月色》,哈哈!这可是大白天噢!

那对情侣心至浪漫极富想象,试想:在峡谷的仲秋月夜行走,是否会别有一番景致与情趣?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歌声飘飘感染了峡谷,感染了秋风,也感染群友。峡谷在点头,秋风扑面轻拂,群友和了起来,“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等你宛在水中央。”峡谷在轻摇地和了起来。

到了飞来山顶,见有莲蓬卖,便买来分发给群友,群友们吃着赞着:这莲蓬好清甜。我剥出一颗瘪粒,不经意地走近正坐着专心剥吃的百万大V光头老乔爷面前,对着呈亮光光的前额一叮,“啪”一声响群友们笑声大作,我躲在柱子后捂着嘴闷笑不停。风趣的楠楠忙安慰道:“老师没事,发型没乱!”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乔老爷也跟着大家憨厚地笑了起来。

山顶相连,沟壑纵横,山环水绕,寨坦错落“寸土佳丽”的飞天山,不知是它的秀美雄壮感染了我们,还是我们的笑声,感染了飞天山,此时此刻已是人山相融混为一体了。

北湖区的“尚爱三合”现代化农业园区,是我们行程的最后一站。第一次看到金黄色的长南瓜吊在架子上长,好是好奇,问农工:“这南瓜粉不粉?”“粉!又粉又甜。我们的南瓜好卖得很,这些早就被预定了。”张艺老师想买,说真得,若不是嫌重不好拿,我还真想买两个呢。他们为什么不可以邮寄呢?嗯,这个问题要改进一下。要知道,这里水清泥肥无污染的哦!

郴州,我不曾经意的郴州,曾经是森林城市的郴州,你忠厚热情,旖旎瑰丽,仙韵丰姿让我流连。

[责任编辑:石凌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