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筒子楼到高楼 外国朋友惊叹长沙的发展
湖南

从筒子楼到高楼 外国朋友惊叹长沙的发展

版权所有

肖睿。图/受访者提供

版权所有

1月12日,长沙,黄兴南路步行街熙熙攘攘。长沙就是一个美食城,哪里都可以找到好吃的。组图/通讯员毛尚文

版权所有

1月12日,长沙,湖南米粉街网红打卡点,有不少游客与市民在此合影打卡。

我从小在长沙长大,是典型的90后“新长沙人”,“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这句话陪伴我从“细伢子”成长为长沙满哥。怀着对学业的追求和对开启一段新生活的期冀,我远赴德国留学,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和在长沙小巷高楼里截然不同的光景。

小时候家住在长沙的老巷子

小时候,我们家住在长沙的老巷子,楼梯房,百来级台阶便可数清楚有多少户居民。厨房窗户上贴满了被油浸润的报纸,透过这些半透明散碎的报纸间可以看清楚,这家在做坛子菜,那家在剁剁辣椒。小时候最常吃的是腊鱼腊肉以及猪油炒素菜,冬天的长沙湿冷,打了霜的白菜最为清甜。只要过冬,家家户户便炼起了猪油准备炒青菜。小朋友不大爱吃青菜,我们对于那种庭院里随处可见的食物是不怎么想吃的,我们爱吃炼猪油剩的油渣,酥脆油润,有人爱撒白糖有人爱入粥,我妈常在楼下花园择几个辣椒,然后做辣椒炒猪油渣,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下饭菜之一,只要桌上有这道菜,不吃三大碗饭是不肯下桌的。

其次爱吃的还数小学校门口各式各样的摊贩,油炸土豆片和炒方便面总是要下了课跑去排队才抢得上,就算我娭毑反反复复强调那是地沟油,小朋友吃了要不得,我们几个小伙伴还是眼巴巴凑上去。平时的小零嘴都是面筋辣条或者素食碳水,只敢到过年后才会在朋友面前阔气一波。

小孩子最喜欢寒假,因为那意味着新年将至,能收到压岁钱,有时是十元有时是五十元,我会小心翼翼折好这些崭新的票子,等到寒假结束再骄傲地展开在朋友面前炫耀一番。

十元钱能在校门口吃好多好吃的,有时候会买两元钱的陀螺和隔壁班的朋友一决高下,输了的人就请客吃桂子油棒棒糖,如果能买上一瓶可乐和大家分着喝,身边总会多跟上几个“小老弟”。

如果有五十元,那能买到的东西可就多了,手里攥着五十元和十元的区别是非常大的。在那时候的我看来,五十元实在是一笔不菲的所得,不会轻易拿出来,更不会在伙伴面前炫耀。2000年初的长沙,肯德基或者麦当劳这些餐饮舶来品还并不多见,是“考得了一个非常好的名次”爸妈才会带我去的地方。当然,这样的机会非常少,所以我总盘算着要拿五十元去肯德基买一份儿童套餐,再带着套餐里的小玩具到同学面前显耀一番。如果你问百元大钞,百元大钞都被妈妈收起来了!统一口径是:“攒起来以后给你讨堂客用!”当然,堂客是还没讨到的,而那些童年里用十块钱就能买到的快乐却是一去不复返了。

法兰克福的火车站附近开了湘菜馆

大约在我高中时,我们家从筒子楼搬到了离学校更近的商业小区,门口有保安和升降杆隔着,而那片筒子楼也化作齑粉湮没在许多同我一样的80后、90后的回忆里了。

学校旁的小摊小贩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样的便利店。在我的印象中,“千惠”算是长沙老牌里最先开始卖热食的便利店,在那之前只在电视上见过关东煮和便当。我最喜欢千惠现做的手抓饼,每次让售货员给我抹上番茄酱和辣酱,加鸡蛋加培根,最后把淀粉肠切开放在里头,满满当当,握在手里热乎乎的。

又过几年,等上了大学,我终于获得了点自由和可支配的零花钱,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千惠也被万紫千红的外来品牌覆盖,我再次来到便利店,突然发现关东煮就那样,是清汤版的火锅丸子和小学门口串串香的结合体,便当也是工厂统一出品,不如我妈的辣炒油渣下饭。

这么多年,单用钱能买到的东西变多了,我从最早的汽车站、火车站到长沙南站再到黄花机场出发,游历了小半个中国吃遍了天南地北。恩格尔系数越来越低,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从前,“天天下馆子”代表的“条件好”已不再稀奇,长沙的餐饮品牌蓬勃发展不再局限于湖南,开始走向世界。

德国法兰克福主火车站附近有一家名为“岳阳楼”的湘菜店收获了德国本地同学一致好评。双椒鱼头辣而不咸,在德国寒冷的冬天里给湖湘学子慰藉。湖南的湘菜在德国生根发芽,我也因此结识了许多同样嗜辣的德籍朋友。辣原本是痛觉,但在一定程度上却缓释了我思乡的情切。我向他们介绍我的故乡,从四五层的筒子楼到四五十层的高楼,他们无不惊叹于这座城市的发展,想一睹这都市的繁华。

只有我知道,这大大的城市永远会有属于我的、小小的归属。

海外朋友看湖南

我的厨艺只学到了我妈的“皮毛”室友尝过我做的湘菜仍然赞不绝口

我的室友Thomas知道我是中国人,又来自无辣不欢的城市之后,异常兴奋地和我交流。他对中国有那么多省份感到震惊,惊叹于我们有五十六个民族,有东南西北各式美食,还有辽阔土地上不同的山川地貌。

空余时间我们经常交流美食,他能吃辣,我建议他尝尝我做的湘菜,吃完之后他赞不绝口,但我的厨艺只学到了我妈的“皮毛”。

他还好奇我每次给家里打电话时操着的一口方言。我有模有样模仿湖南各地的特色方言,所谓十里不同音,连Thomas也被我绘声绘色的表演震惊,要求我也教他湖南的各种方言。

Thomas在认识我之后,把“湖南”加入到了他的旅游计划里,欢迎他来湖南吃最正宗的湘菜。

我的期盼

故乡还有更多值得走向世界

湘味已经走向世界,但我的故乡除了味道还有更多值得走向世界。比如风景如画的张家界、头戴银饰的苗族姑娘、幽幽的山泉小溪、高山庙宇以及包含在湘军后代骨子里的倔强坚韧。

湖南有更多的东西值得被看到,也应该被人看到。我希望在德国求学的这段光阴中,能看到更多属于湖南的独特风景。

原标题:从筒子楼到高楼 外国朋友惊叹长沙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