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年轻人冷落的KTV 正在被老年人占领
湖南

被年轻人冷落的KTV 正在被老年人占领

原标题:被年轻人冷落的KTV,正在被老年人占领

看到老年人占领KTV的消息,起初有点儿诧异,很快就相信了,也明白了。前两天我去了一趟夜晚也开放的天坛公园,路灯与树影交织中,周边的居民在柏树林中静默地散步,那种感觉真是很神奇,但又颇为陌生。很久以前我曾去过,昔日帝王祭天的地方竟然像庙会一样热闹,隔开三五步就有一拨唱歌、唱戏或吹奏乐器的,尽管没用音响,可千百种声音汇在一起,那种嘈杂和喧嚷真是让人记忆深刻。人民群众对音乐的热爱是需要找到释放渠道的。

图片

《老闺蜜》剧照

后来城里的公园不允许唱歌了,郊区的公园又热闹起来。晚上跑步,被音响设备放大了的歌声便从不同的方向飘过来。从音准到嗓音到配器,你能很明显的感觉到郊野的大喇叭和天坛的音乐爱好者歌唱水平真是天壤之别。当然爱好无分高下,可还是被地域、环境和人群等因素所左右,呈现出不同的面貌。有时候我还看到健步道中间供休息的亭子被彩灯装饰了,寒风中大爷大妈们亮开喉咙。那么多的人热爱歌唱,客源日渐稀少的KTV在老年人中找到了知音,真可谓是双向奔赴,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不由得想起了那火热欢腾的世纪之交,那可真是KTV的黄金时代。下了班,年轻人的夜生活刚刚开始,吃饭聚会、泡酒吧,深夜再去KTV当麦霸,一晚上转几个场子。黄色的小面包车十元十公里,不用买房不用攒首付没房贷,即便买了房,北京通州的房价才3000元一平米,也没压力。年轻人左冲右突,空旷的二环路上一辆老式北京吉普嗨到了家,朝阳门夜色中的霓虹灯下徜徉,转身就进了赫赫有名的朝阳门钱柜。那情景像极了日本经济腾飞中的白领们,没有人愿意清醒着衣冠革履地回家看电视,他们不醉不归,居酒屋的把酒言欢后,卡拉ok这种不需要专业演唱技巧和能力的嗨歌方式应运而生,卡拉OK的升级版KTV也在酒肆茶围的夜生活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乃至成为主流的消遣方式。

图片

《小丈夫》剧照

不过,KTV这种东亚社会流行的娱乐在欧美却从来没能开花结果,林林总总的消遣方式中西方社会酒吧一直是主流,唱歌跳舞更多的是开放状态下即兴式的,唯有东亚新兴的中产阶级更喜欢私密状态下的激情展示。

2015年,北京KTV的杠把子朝阳门钱柜关店了,对整个行业这都是一个标志性事件。KTV的崛起和衰落很好地解释了一个问题,即消费,尤其是时尚消费都是特定人群,特定时代的产物,时代过去了消费也就落寞了。Statista网站上的统计,日本的KTV设施在2015年达到高峰,是9560家,去年已经减少到了8190家,疫情两年减少了约1000家,但即使在疫情暴发之前KTV数量已经在稳定滑落。2016年,日本卡拉OK连锁巨头SHIDAX连续关闭了几十家门店,也是KTV行业的标志性事件。

图片

《时常想返老还童》剧照

每一代人都有一代人的记忆,一代人的精神风貌。K歌宣泄情绪抒发青春活力,这毋庸多言,如今K歌的主体仍然是年轻人,艾瑞与全民K歌2020年报告显示,中国在线K歌用户的平均年龄为29.2岁,其中25-29岁年龄段用户最为集中,占比高达50.3%,老年群体则寥寥无几。可青春躁动是人类的共性,以笔者的观察,世纪之交的卡拉OK一族,并不是真的爱唱歌,而是恰逢年轻的时候赶上了KTV的生活方式。如今的这一拨七零后八零后步入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网游、短视频、相声、美剧和脱口秀等新兴的娱乐方式扑面而来,K歌就变得可有可无了。

对歌唱的热爱是伴着青少年成长植入个体生活的,年少的歌唱经历将影响一生,这恰恰是建国后一代人成长中的经历。这是过惯了集体生活,性格开朗,热爱表达的一代人,唱歌跳舞对他们而言几乎是刚需一样的存在。于是我们看到了大街小巷上的广场舞和荒野中大喇叭飙歌。

图片

《一千零一夜》剧照

中国退休人口的收入并不高,替代率,即退休金和在职时收入的比例仅有45%左右,这意味着老年人的生活并不富裕,除了食品、穿着、保健等刚性需求,留给社交娱乐的消费并不多,但这并不意味着退休人群都收入少,他们的确中存在着一个以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为主体的高收入群体,尤其在一线城市老年人更关注放飞自我,更注重社交。从总量上看,社会存在着一个庞大的且不断成长的“银发经济”消费群体。这个群体恰恰是倾向于集体娱乐,热爱唱歌社交的。

有闲又有钱,却没了免费的舞台了,自然会转战KTV。而疫情中,线下娱乐业是受伤最重的商业业态,全国五六万家KTV,更是一年关店上万家。剩下的则使尽了浑身解数以自救,边唱歌边吃火锅、唱歌兼打电游、打碟,社交派对KTV,五花八门的KTV层出不穷。把“白天场”闲时产能充分利用起来,满足有闲的老年人的社交和唱歌需求,更成为行业开源的一致性行为。

图片

《妈妈的花样年华》剧照

其实KTV吸引老龄客源有非常好的前景,老年人虽然单次消费花费不大,但频次更高,更有消费粘性,商家与老年人建立起了亲情一样的联系,就能获得稳定的客源与收入。在日本,有些KTV做了设施的适老化改造后,销售额和客源都增加了一倍以上。

而老年人的客单消费也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有限。高房价、高物价压力下年轻人囊中羞涩,老年人收入、储蓄和财产充盈,消费起来没有后顾之忧。曾经有理财专家建议,人生过了55岁就要开始把钱花出去,并且要加大消费力度。一线、二线城市的老年人拥有丰厚的房产,正是要逐步变现的时候。之所以外界感觉老年人节俭,其实是被贫富差距现象所遮蔽。大城市里的老年人消费得更理性,却不是吝于花费。

图片

《小丈夫》剧照

这些年,一路走衰的KTV,也因为老年人的参与,能够维持下去,算得上两全其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