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麟:进一步丰富和创新新时代农村精神文化生活
湖南

孙麟:进一步丰富和创新新时代农村精神文化生活

进一步丰富和创新新时代农村精神文化生活

——在湖南师范大学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深入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农道基金会理事长 孙麟

(2022年11月11日)

尊敬的陈文胜院长,各位专家、老师:

大家下午好!

我是农道基金会理事长孙麟。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这个座谈会。陈文胜院长安排我就学习党的二十大报告作一个发言。在座的都是大专家和大学者,我到这里来,主要是向各位学习,同时交流我的一些心得体会。

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式现代化的九项本质要求中有一项是丰富人民精神生活。我虽然生长在城市,但是与农村始终血肉相连,感情深厚。我从事与农村建设、乡村发展相关的事已经有二十多年,先后参与发起的三个公益基金会,都与农村有关。弘慧基金会主要助力乡村教育,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世久基金会特别关注农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比如上海金山农民画,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定特色。农道基金会主要聚焦在助力乡村振兴上,近年来在各级政府领导的指导和支持下,也取得了一些成绩。

在参与乡村建设和发展的过程中,我深刻地感受到,农村物质文化生活和精神文化生活都得到了极大地提高,但是,二者发展不平衡、不协调的问题还比较突出。我们在看到农村物质文化生活提高的同时,更应该关注农村精神文化生活。有时候,农村精神文化生活是物质文化生活的体现和发展动力。前几天,我到十八洞村感受就很深刻。十八洞村精准扶贫石刻上方那户人家的主人叫杨正邦,他做了一个家庭餐饮店和民宿。在吃早餐的时候,我同他交流,觉得他的精神状态非常好。他说,在党的领导下,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奋斗,改变了自己的生活。现在收入越来越多,要更好地发展,关键是在村党支部领导下,不断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我认为他讲得非常好,他的精神状态表现出了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追求,一种农村文化现象。离开十八洞村以后,我一直在想,这应该成为新时代农村精神文化生活建设的一个重要方向。我们在十八洞村,同村支书、第一书记和村委会成员交流了两次,我感觉到这是一个有理想、有朝气、有活力、有干劲、有办法的集体。一个好的支书,一定会有一个好的村庄。一个好的乡村精神状态,一定有一个好的乡村前景。

对此,我想谈三点认识:

第一,在党的二十大精神指引下,把农村的物质文化生活建设与精神文化建设有机结合起来。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农村发展迅速,农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精神文化生活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且 ,“中国式现代化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的现代化。物质富足、精神富有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根本要求。物质贫困不是社会主义,精神贫乏也不是社会主义。我们不断厚植现代化的物质基础,不断夯实人民幸福生活的物质条件,同时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加强理想信念教育,传承中华文明,促进物的全面丰富和人的全面发展。”这对农村物质文化生活与精神文化生活协同发展提出了明确要求,也为我们做好这些工作指明了创新和发展的方向。

结合我做乡村建设,特别是做农道基金会的体会,我认为农村物质文化生活与精神文化生活建设是能够协同和互相促进的。农道基金会有一个公益项目,叫做“乡村相见小院”。乡村相见小院是一个融公益平台,本质上是一个乡村文化综合建设平台。乡亲们可以到这里来看书、喝茶、下棋、聊天、跳舞、打太极等等。我们在乡村相见小院引进了一个项目叫潮汐计划,就是把一些农村妇女组织起来,开展手工编织培训,形成好的编织作品后通过市场方式进行销售。既提高了村民的技能,增加了收入,又丰富了大家的文化生活。比如,在乡村相见小院的组织下,村里的妇女定期聚会交流展示她们的手工编织作品,大家不但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编织作品,还特意打扮,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参加交流。这逐渐形成了一种乡村相见小院文化现象,也是乡村的一种新的文化现象。这个事情给我启发很大,农村物质文化生活提高以后,农村的精神文化生活必须通过创新的方式来丰富和发展。只要我们做出新的探索,就一定有收获。

第二,在党的二十大精神指导下,用艺术的方式,通过建设艺术乡村来丰富和创新农村的精神文化生活。

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要求:“健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创新实施文化惠民工程。”这对我们通过提高农村文化建设水平,以提高农村精神文化生活指明了方向。我们都知道,中国农村一直以来都非常重视文化建设。比如,传统的村庄建设、住宅建设,甚至农村的道路建设都非常重视文化性,都体现对文化的追求。现在我们到一些古村落,就好像在做一次古村落文化游,是一种乡村文化享受。现在,我们的很多村庄建设、住宅建设,有了很大的新发展和进步,比如,河南安阳的西裴村、浙江杭州的青山村等等,都很有特点。也有的乡村已经引入了一些新的元素,比如一些现代村庄元素,虽然也是一种文化,但是缺乏对本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我们认为,艺术能够激发生活情趣,艺术能够激发活力。特别是乡村艺术,或者艺术乡村,是中国乡村的传统特点,也是中国乡村的精神所在,文化所在。我们在进行乡村建设的时候,一定要高度重视艺术对乡村的意义,和建设艺术乡村的价值。

2019年12月,我在北京同日本企业家、慈善家福武总一郎先生谈到乡村振兴时,他说,他和他的父亲先后用了30年时间,把日本濑湖内海里的一个因工业化而荒废了的乡村岛屿——直岛,用艺术活化乡村的方式,打造成为日本重要的国际旅游目的地,每年到直岛的游客已经超过了到富士山的人,岛上的村民重新看到了快乐的生活与希望,让更多的村民回到了直岛的乡村,而且生活并不比城里差,却拥有城里人没有的自然风光。直岛建设十多年以后,很多的年轻人回到直岛,在这里成家、立业和生活。所以他说,艺术能够活化乡村,是改造乡村的重要手段。在后工业化时代,或者说新兴现代化时代,一定要通过活化乡村,特别是艺术活化乡村,让年轻人回到乡村,同样享受到乡村的自然美,乡村的文化,乡村的艺术。让年轻人看到乡村的生机和活力。因为艺术是最能够激发生机和活力的一种手段和方法。这对我们从事新时代的乡村振兴,特别是以中国式现代化建设和发展中国乡村,具有积极的参考价值。

第三,在党的二十大精神指引下,把乡村精神文化生活建设纳入公益慈善创新和发展的重要内容。

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指出:“引导、支持有意愿有能力的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积极参与公益慈善事业。”从我做公益十多年来的体会来看,公益慈善要发展,一定要注重创新。公益慈善创新不同于捐钱这么简单。特别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多元化的公益慈善方法日益活跃,与此相适应的新思潮、新概念、新技术、新文化、新社群关系等层出不穷,尤其是随着公益慈善领域的不断拓展,公益与市场、公益与商业、公益与投资等方式得到了新的解释与发展,公益慈善的理论与方式、方法既出现了许多重要创新,也面临重要的挑战。比如公益慈善组织如何参与第三次分配呢?公益慈善活动如何参与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如何更好地发挥公益慈善组织所募集的资金、财富的作用?如何更好地促进社会公平与正义呢?这都要求公益慈善组织加大创新的力度,推动慈善事业更好地发展。我和日本著名企业家、慈善家福武总一郎先生交流的时候,谈到了艺术乡村建设的方式和手段,还共同谈到了一个新概念,就是公益资本。艺术乡村建设是需要资金投入的,一部分是政府的投入,一部分是企业的赞助,还一部分是社会捐赠。谈到社会捐赠,一个重要的途径是通过公益资本的收益,增加艺术乡村建设的资金来源。当时,大家讨论得很开心,都为提出公益资本这个新概念而兴奋。我想到的是,社会发展离不开资本的作用。资本是用来创造财富的。资本创造财富过程中,不可回避地要利用社会公共资源,而社会公共资源又是非公平利用的,资本往往能够更多的利用这些资源。所以,资本依法创造的财富、参与财富分配的同时,还应当承担社会责任。但是,这又不是强制性,而是一种自愿的公益行为。实际上,福武总一郎先生就是这么做的,他在直岛的艺术乡村建设投入,主要是来源于他捐赠的公益资本的收益。为此,在重要的国际慈善论坛中,他还多次谈到了公益资本的发展方式和发展前景。比如,美的创始人何享健及其家族捐赠60亿人民币设立了慈善信托,本质上是一种公益资本。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公益资本将进入一个重要的发展时期,也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公益资本进入到乡村精神文化生活建设领域。

谢谢大家!

原标题:孙麟:进一步丰富和创新新时代农村精神文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