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人口迈向80亿时代 我们该关注什么?
湖南

地球人口迈向80亿时代 我们该关注什么?

如今,人类社会对人口问题的认识,已经超越了仅仅关注“数字”的阶段。

图片

▲资料图: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22》报告显示,全球人口将于11月15日达到80亿。图/新华社

文 | 杨菊华

据新京报报道,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22》报告显示,全球人口将于11月15日达到80亿,未来几十年还将持续增长,但速度预计放缓,且存在巨大的地区差异。

对此,联合国人口基金执行主任卡内姆表示,80亿人口对人类来说是“重要里程碑”。

增加的人口和降低的增长率

人类经过数百万年,到19世纪初,世界人口数量才达到10亿。此后,世界人口十亿级增长所需的时间持续缩短:20世纪20年代超过20亿,1960年超过30亿,2011年超过70亿,11年后达到80亿人,百年之间增长了3倍。

虽然十亿级的增长时间有所缩短,但人口增长率却在降低。

《世界人口展望2022》数据显示,1950年,世界人口增长率为1.73%,在1962-1964年间,增长率超过2.1%,世界人口增长迎来高峰,增速达到峰值。此后,多个国家采取了避孕节育措施,世界人口增长率急剧下降,2021年仅0.82%。

1950年,全球生育率为5孩(即平均每个妇女一生生育5个孩子);20世纪70年代初降至4.5孩;2021年该指标又减少了一半,仅为2.3;预计到2050年将降至2.1的更替水平。因生育率持续下降,到21世纪中叶,世界人口年增长率可能降至0.5%左右。

目前,部分欧洲国家已经出现了人口负增长,中国也面临人口出生率不高问题。同时,非洲尤其是撒哈拉以南地区以及部分南亚国家,人口增速依旧较快,人口增长率的地区差异巨大。

2021年,尼日尔的人口增长率高达3.7%,而马绍尔群岛却为人口负增长,增长率为-3.3%。2050年,全球新增人口中超过一半将集中在刚果(金)、埃及、埃塞俄比亚、印度、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和坦桑尼亚8个国家。

根据《世界人口展望2022》报告,印度或将于2023年取代中国,成为全球人口第一大国;2050年,其人口或达到17亿。

图片

▲2022世界人口数量排名前十的国家。新京报贝壳财经制图

现在人口增长要看人活到多大年纪

全球人口依旧增长但增速放缓的原因,其实是多方面的。

更替水平以上的生育率,必然带来人口增长。另外,即便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但由于人口惯性的作用,人口规模在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增长,就像踩刹车后汽车还会继续向前滑行一段路程一样。

婴幼儿死亡率的降低,也直接增加人口总量;孕产妇死亡率的降低,则意味着存活到生育年龄的人数增加,能生育的人口规模加大,也会增加人口规模。

此外,人均预期寿命继续延长。全球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从1950年的46.5岁增长至2021年的71岁。2021年,摩纳哥的人均预期寿命高达85.9岁。而到2050年,预计全球人均预期寿命会达到77.2岁。虽然出生人口的增速放缓,但人活得越来越久。过去的人口增长主要靠多生,现在人口增长也要看人活到多大年纪。

在上述现象的背后,是医疗卫生条件的改善、生活水平的提高、城镇化的发展、人口迁移流动的加剧。比如,2007年,全球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2022年城镇化率为57.05%;预计到2050年,全球68.36%的人口将生活在城市中。

但是,这些变化是把“双刃剑”,在降低生育率、延长人均预期寿命之时,也在不断改变人们的婚姻和生育行为。

工业化、城镇化和现代化的推进,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非农就业机会的改善,使得人们尤其是女性工作与家庭责任之间的张力日益突出。再加上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公共服务的扩展等,人们会有意识地控制生育数量,年轻人的结婚意愿、生育意愿减弱,故出生率也随之走低。

未来,人口负增长的国家将会越来越多,而这可能将是全球人口发展的总体态势。

图片

▲根据联合国《2022年世界人口展望》报告,到2100年全球人口将达到104亿。新京报贝壳财经制图

人不是越多越好,也不是越少越好

人口问题是“国之大者”,它不仅事关全球人口的生活环境与健康问题,也事关国家的长治久安、民族的永续发展。人口越来越多,究竟是挑战还是机遇,不可简单地一概而论:人不是越多越好,也不是越少越好。

1960年,全球人口达到30亿时,国际社会对“人口爆炸”十分焦虑;在“80亿人口时代”,人们反而能更理性和客观地看待,这也反映了人类社会对人口问题的认识超越了仅仅关注“数字”的阶段。

人口规模及其增长速度,并非只是一个抽象的数字。它的背后是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家庭、个人等方面的系统话题。

当前,全球人口发展面临比半个世纪前更为复杂的格局,既有很高的生育率,也有极低的生育率;既有很年轻的年龄结构,也有偏老的年龄结构;既有较低的城镇化国家,也有高度的城镇化国家。这些特点都前所未有,需要全球共同努力,积极应对、及时应对、科学应对、精准应对、综合应对。

比如,降低生育水平。非洲和部分南亚国家的生育率、死亡率和自然增长率都还较高,这不利于一个国家整体人口素质的提高、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国际社会和国家内部需要为育龄妇女提供更全面、更优质的生殖健康服务,满足生育意愿较低之人的避孕节育要求。

又如,适度提高生育率、化解少子老龄化风险。2022年,65岁及以上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10%,预计到2050年将升至16%。因生育率和预期寿命差异,地区之间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年龄结构差距:撒哈拉以南非洲人口的平均年龄仅为17.6岁,而欧洲则高达41.7岁。

很多国家面临少子老龄化问题,老年抚养比例升高、照护需求的增加,都会对社会医疗和养老保障体系形成冲击。

为此,既要尊重生育的传统价值,构建新型婚育文化,也要包容生育的多样化选择,不断优化家庭友好和生育支持政策。

之于我国而言,也应积极弘扬“甜蜜爱情、幸福婚姻、和谐家庭、美好生活”的新型婚育理念,致力将生育率提至更替水平,推动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以及与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

再如,提升全球人口的素质。全球人口素质参差不齐,人才规模和人才质量高低不一。未来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依旧是人才的竞争,既要从内部挖掘人才,也应调整人才标准,还应从其他途径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原标题:地球人口迈向80亿时代,我们该关注什么?| 新京报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