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霸蛮”湖南的最强底色  ——一对父子眼中的长沙文化底色
湖南

文化,“霸蛮”湖南的最强底色 ——一对父子眼中的长沙文化底色

2021年09月06日 13:35:40
来源:凤凰网湖南

作者简介:

老兵,本名李兵,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教授。

阿犇,本名李毓哲,湖南大学附属中学初中学生

作为一名长期在岳麓山下工作的大学老师老兵,经常和现在刚跨入初中的阿犇边走边聊,聊生活、聊学习,聊文化。他们经常游览千年学府岳麓书院,有一次他们信步来到岳麓书院的二门前。

老兵对阿犇说:“每次走到二门,看到‘纳于大麓,藏之名山’这八个字,我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觉得它们把岳麓书院的更大价值表现出来了。”

“你这是什么个意思呢?我不明白。”阿犇有点疑惑地看着老兵说。

老兵说:“作为教学机构存在的岳麓书院,‘惟楚有材,于斯为盛’这幅对联在体现其人才培养功能的时候,就像你说的,是霸气侧漏,大家都不得不佩服。但是我一直认为,岳麓书院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教学机构存在,它是一个影响湖南,乃至全国的文化重镇。岳麓书院的价值虽然主要是通过人才培养来具体体现的,但又不局限在这一方面,还能更大范围地体现在它的文化价值上。”

阿犇问:“你是认为岳麓书院的文化价值更大吗?超过它培养了大量人才的价值吗?”

“不能简单地这么类比,只是说岳麓书院的文化价值同样值得我们重视。”老兵回答道。

阿犇说:“好吧,那么岳麓书院的文化价值跟‘纳于大麓,藏之名山’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直接的关系。长沙河西的岳麓山是‘名山’,体现其‘名’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儒、释、道,一个是烈士的墓葬。”老兵说。

阿犇回答:“是的,岳麓山是‘名山’没错。但岳麓书院与‘名山’相关的仅仅是儒家,也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吧,并不是全部!”

“你说得对,岳麓书院只是儒家的机构,但是从它对湖南人的影响而言,远远超过了佛、道两家。佛教在岳麓山有麓山寺和道林寺等,在隋唐时期都有很大的影响,连岳麓书院的前身还是两个和尚创立的办学机构。但是岳麓书院创办以后,尤其是南宋朱熹、张栻等大学者来岳麓书院讲学、工作以后,岳麓书院就成为儒家文化在湖南的代表性机构。”老兵说。

阿犇说:“我知道张栻是湖湘学派的代表性人物,他提出岳麓书院以‘传道济民’为办学宗旨,他的作用很大。”

“是的,我一直认为张栻是岳麓书院的一个灵魂性的人物。在张栻之后,岳麓书院就成为湖南地区、乃至全国的学术研究与传播基地。元代岳麓书院继续讲理学。明代岳麓书院修复之后,在讲程朱理学的同时,心学家也不断来岳麓书院讲学,它又成为心学在湖南的重要基地。清代在研究与传播理学的同时,岳麓书院又成为经学的重要阵地。到了晚清,面对西学的传播,岳麓书院也开始教授算学、西学等知识。”老兵一口气就把岳麓书院在学术研究与传播方面的贡献都说了出来。

阿犇听得有点迷糊了,他说:“请你慢点,我来简单重复一下啊,南宋岳麓书院讲湖湘学,元代讲理学,明代讲理学的同时讲心学,清代讲经学,清末讲西学,对吗?”

老兵笑着说:“记忆力不错,听得也很认真,基本是准确的。其实,无论是湖湘学、程朱理学,还是心学、经学都可以算作是张栻所讲的‘道’的范围。”

“哦,这对长沙人有什么影响呢?”阿犇说。

老兵说:“这个影响可以从两方面来说,一方面,来岳麓书院的学子,经过岳麓书院的培养、熏陶,他们学习、掌握了儒家知识,树立了儒家的价值观,提升了自己的素养,成为能与全国的读书人同场竞争的文化人。”

“岳麓书院的学生当然是有文化的人,就像现在大学毕业的哥哥姐姐都是有文化的人一样。”阿犇说。

老兵说:“我说的岳麓书院走出去的学生成为文化人,跟你说的有文化的人,还不是同一个概念。我想说的文化人,首先肯定是你说的有文化的人,也就是有知识的人;其次不止有文化,他们更是有儒家价值观和素养的人。”

“你这么讲,我的理解就是他们更厉害一些吧。”阿犇说了他的理解。

老兵笑着说:“呵呵,你可以这么理解吧。岳麓书院的学生有了知识,他们就可以参加科举考试,获得秀才、举人、进士,获得做官的资格,比如陶澍、曾国藩、胡林翼等。他们有儒家的价值观与素养,即便做官之后,还是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追求,甚至成为思想家,曾国藩留下《曾国藩全集》,超过1500万字,一个官员能留下这么数字庞大的个人著述,这在中国历史上都是较为少见的,他是一个大思想家!”

“曾国藩不只是一个思想家,他还是湘军的统帅、一等侯呢!”阿犇说。

老兵说:“对的。文化确实让曾国藩和其他岳麓书院的学子们成就了大事业,这是它对一个个学生的直接影响。不止如此,岳麓书院在湖南还起到了引领、示范作用,湖南各地都仿效岳麓书院建立书院,传播儒家知识,这导致湖南的书院数量、办学规模和声誉一直处于全国的领先地位。书院遍地开花,使儒家文化在湖南得到了广泛的传播,确实在总体上提升了湖南读书人的文化素养,改变了他们的价值观。”

“跟现在是一样,一个地方好学校多了,文化水平应该就会高一些。”阿犇说。

老兵说:“确实都是同样的道理。我认为岳麓书院对湖南人尤其重要,能真正改变湖南人,或者让湖南人走出湖南,在中国历史上发挥重要作用。”

“为什么对湖南人特别重要呢?”阿犇问。

老兵说:“每次我去爬岳麓山,看到山上的烈士墓葬,我头脑中都会冒出两个字——‘霸蛮’。”

“‘霸蛮’,我经常听到别人说,湖南人就是‘霸蛮’,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阿犇问。

老兵笑着说:“‘霸蛮’成为湖南人的标签。其实,这两个字反映出的是湖南人的民风、性格特点,这里的‘霸’是用来形容‘蛮’的,这里的‘霸’的意思是‘依仗势力、武力蛮不讲理的’,‘蛮’的意思‘粗野、凶恶,不通情理’,两者合起来可以理解为湖南人的‘超级不讲理,甚至为达到目的会动用武力等一切手段’的性格与民风。简单地说,‘霸蛮’就是超级蛮,蛮到极致。”

听到老兵对于“霸蛮”的解释,阿犇有些吃惊,他说:“这就是说湖南人不好吧,超级不讲道理。难怪上次跟你去温州,听到我们是湖南来的,你的朋友笑着说我们是‘湖南蛮子’。”

“其实这很大程度上是对‘霸蛮’一词的误解,我一直认为‘霸蛮’包含着湖南人身上的勤奋、质朴、耐劳、勇敢、倔强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的民风或者性格。因此,我并不认为‘霸蛮’是贬义词。”老兵对阿犇说。

阿犇说:“贬义词是含有坏的,不好的意思的词,你认为‘霸蛮’不是这类词。如果按照你的解释,‘勤奋’‘质朴’‘耐劳’‘勇敢’‘倔强’这些都是褒义词,也就是含有赞扬的意思的词,只有‘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手段’才是贬义吧。”

“嗯,你能这么理解真好。”老兵赞许地点点头,接着说:“我一直认为,‘霸蛮’与湖南的地理环境密切相关,对于湖南的地理环境,钱钟书的爸爸钱基博先生说得非常精辟。”

“钱钟书是谁呢?他爸爸又是干什么的呢?”阿犇问。

老兵说:“由于你几乎没有读过中国现代小说,对钱先生父子当然就不了解。我这里只是简单说,他们是江苏无锡人。钱基博先生是著名的学者,他的儿子钱钟书是现当代了不起的小说家、文化大家,他的小说代表作是《围城》,写得非常好,希望你以后好好读读这部小说。”

阿犇问:“他们是江苏人,怎么会对湖南有了解呢?”

老兵说:“因为他们俩父子都曾经在湖南师范大学的前身国立师范学院当过教授,钱基博先生写过一本《近百年来湖南学风》,其中对湖南的地理环境有非常清楚的描述。”

“他是怎么说的呢?”阿犇问。

对于钱基博先生的这段描述,老兵能倒背如流,他说:“钱基博先生的描述是:‘湖南之为省,北阻大江,南薄五岭,西接黔蜀,群苗所萃,盖四塞之围。其地水少而山多,重山叠岭,滩河峻激,而舟车不易为交通。顽石赭土,地质刚坚,而民性多流于倔强。’”

阿犇认真听了这段话,他说:“我听到的是湖南是一个被围起来的省份,能稍微解释一下吗?”

老兵说:“你抓住了最基本的意思!这里他说‘北阻大江’,就是说湖南的北边是洞庭湖、长江,阻碍了湖南人北上;‘南薄五岭’是指湖南的南边是五岭,跟韶关接壤,阻碍了湖南人南下;‘西接黔蜀’是指湖南的西边跟贵州、重庆接壤,群山荟萃,让湖南人西行困难重重。正像你说的,钱基博先生认为湖南是一个被为围起来的省份。”

阿犇正好背过《桃花源记》,他说:“湖南就是世外桃源吧,多好啊!”

老兵笑着说:“你也知道,《桃花源记》中最后写到‘后遂无问津者’,也就是没有人找到世外桃源。湖南可不是世外桃源,钱基博先生说湖南的自然条件相当恶劣,不但交通不便,而且还是顽石加黄泥巴地,非常不适合农业生产。”

“那湖南人怎么活啊!”阿犇说。

老兵说:“是啊,一方面,湖南人被围住了,很难外出谋生;另一方面,湖南人的自然条件又极差。因此,湖南人要活下去,必须勤奋、质朴、耐劳、勇敢、倔强,甚至为了生存下去会不惜一切手段,这就是湖南人的‘霸蛮’。”

阿犇说:“原来湖南人的‘霸蛮’是这么形成的啊!我今天算有点懂了。”

“当然,湖南人的‘霸蛮’的形成是有多方面原因的,自然环境是主要原因之一。”老兵补充说。

阿犇说:“岳麓书院又跟湖南人的‘霸蛮’有什么关系呢?”

“确实有很大的关系。从上面我们讲到的‘霸蛮’形成的原因,你就会发现,‘霸蛮’使得湖南人能面对困难,甚至会顽强地对抗困难,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曾国藩办湘军的时候就说他信奉的格言是什么呢?你应该知道吧!”老兵问阿犇。

阿犇说:“我知道啊,就是‘好汉打脱牙和血吞’!”

老兵说:“对啊,就是这一句,从字面上看,意思是牙齿都被人打脱,还是不会放弃,和着血就把牙齿吞下去,把湖南人的‘霸蛮’描写得非常形象。我一直认为,尽管‘霸蛮’能让湖南人不畏惧困难,但是只有‘霸蛮’的湖南人毕竟缺乏成就大事的素养和眼界。”

阿犇笑着说:“难怪上次你的朋友说,湖南的湘西土匪很有名,我今天知道了一点原因。”

“岳麓书院的价值就在这里体现出来,岳麓书院和在其影响下建立的众多的湖南书院,为一部分湖南人带来了儒学的知识,让他们有了儒家的价值观和素养,成为文化人。当一个湖南人既有能面对困难的‘霸蛮’,又具有相当的文化素养,那么就有可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呢?”老兵问阿犇。

阿犇说:“会成为了不起的人啊,曾国藩就属于这一类吧。”

老兵说:“曾国藩确实就属于这一类人。我认为‘霸蛮’与文化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他们就有可能成为乱世之中勇敢、倔强地面对困难的英雄,能成就大事,这种湖南人非常典型,除了曾国藩之外还有谁吗?”

阿犇说:“陶澍、左宗棠、刘坤一、曾国荃、胡林翼、彭玉麟应该都是吧!”

“嗯,你能记住这些人物,很不错。你刚才说的这些人物中,前面几个都是岳麓书院的学生,只有彭玉麟是湖南衡阳石鼓书院的学生。由此可见,正是由于有岳麓书院和其它湖南书院的存在,改变了湖南人只有‘霸蛮’的局限性,让一部分湖南人能成为英雄,成为走出湖南,影响全国,甚至成为影响近代史,改变中国的人物,这是岳麓书院的文化价值之所在。”老兵说。

阿犇说:“原来岳麓书院的贡献有这么大啊!我今天可算是长了知识了。”

老兵说:“我们来参观岳麓书院,不能只是简单了解它的历史,那只是表面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要挖掘其蕴含的更深层次的文化内涵。”

“其实,不止是岳麓书院有文化内涵,岳麓书院所在地长沙有着更深厚的文化底蕴,让长沙成为历史文化名城。”老兵接着说。

阿犇笑着说:“长沙当然是名城咯,茶颜悦色、小龙虾、臭豆腐,很多外地人来长沙都想买。”

“是的,这些都让长沙有名,人家说长沙是网红长沙。但我认为,长沙的有名,应该还有文化底蕴,深入挖掘长沙的文化底蕴,让网红长沙更有魅力不是更好吗?”老兵很自信地对阿犇说。

父子俩继续边走边聊,边聊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