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山深处 森林与溪流的秘境
湖南

天台山深处 森林与溪流的秘境

2021年05月07日 14:41:34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自然散步 | 天台山深处,森林与溪流的秘境

张海华

如果有人问我:给你一周假期,必须待在宁波某个山村,你最愿意住哪里?那么答案是唯一的:宁海县,黄坛镇,逐步村。

宁波境内有两大山系。其一为北部的四明山,其二是南边的天台山。

藏于天台山深处的逐步村,处在宁波市宁海县、台州市天台县、绍兴市新昌县三地交界处。她或许是宁波最偏远的一个山村,有些驴友称之为“云中的天空之城”。此前,我曾多次去过这个村庄,那里的森林与溪流的原生态之美,让我这样的自然摄影爱好者深深着迷。

清水溪(摄于2015年5月)

清水溪(摄于2015年5月)

对我来说,这地方什么都好,只有一点,实在太远。从宁波市区驱车出发,到达逐步村,有120公里,约需两个半小时,其中一个小时花在40公里的山路上。如果当天来回,可真有点吃不消。

但话说回来,正因为偏远,她才会“出落”得这么幽美。

清晨的村外,山头被雾气笼罩,有些驴友称逐步村为“云中的天空之城”(摄于2015年5月)

清晨的村外,山头被雾气笼罩,有些驴友称逐步村为“云中的天空之城”(摄于2015年5月)

那年5月,夜宿逐步村

第一次到逐步村,是在2012年的冬天。那年12月,重度雾霾天气频发,某天我和家人、朋友离开宁波市区,打算到宁海深山躲避空气污染。于是,我们驱车来到逐步村。

村子下面是属于浙东大峡谷上游的清水溪。这条溪是宁海与天台的分界线。那天我们过了逐步村后还一路前行,不久又到了一个村庄,停车一问,方知已是天台境内的银板坑村。

清水溪

清水溪

后来2015年5月下旬,我曾连续两个周末来逐步村,均住村中农家乐。第一个周末,是和宁海的昆虫摄影爱好者胡老师一起来拍照的。村子里有不少几百年树龄的古树,如柳杉、南方红豆杉、榧树等。其中,那棵有800年树龄的柳杉被称为“柳杉王”,被列入“宁波古树之最”。

逐步村中的“柳杉王”

逐步村中的“柳杉王”

清晨7点,鸟鸣声声,满山皆绿,云雾缭绕,空气清新,令人神清气爽。我们出发拍昆虫,在山路边拍到了漂亮的鹿蛾、瘤鼻蜡蝉、中华虎甲、沫蝉等昆虫,还拍到了在树叶背后睡觉的中国雨蛙。野花也拍了不少,最好看的,有“中国的母亲花”之称的百合科的萱草、清秀脱俗的小花鸢尾、花如焰火的尖叶唐松草等。

瘤鼻蜡蝉

瘤鼻蜡蝉

沫蝉

沫蝉

小花鸢尾

小花鸢尾

萱草

萱草

尖叶唐松草

尖叶唐松草

那天,印象最深的,则是和胡老师一起,走进了一条极为幽深、原始的小溪。在某个小瀑布附近,在暗红的巨岩底下,有一个极清澈,水色却极黑的水潭。

当时,我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身上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寒意,心生畏惧,不敢往前多走一步,唯恐一不小心滑入水潭。胡老师说,这是黑龙潭,很小,却深不可测;他作为当地人,且是资深驴友,曾很多次来过这里,从未见潭水变浅过。

他还讲了一件亲眼所见的事儿:曾有一个驴友不小心让戒指滑落到了潭中,此人胆大包天,仗着水性好,死活不听大家劝,执意潜入水下摸戒指。结果,当他重新冒出水面的时候,竟是面色煞白,一脸惊惶。众人赶紧把他拉上岸,他打着寒战,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水底下太黑太冷了,还隐约看到一个白白的东西,吓坏了,赶紧浮了上来。”至于戒指,自然是没有找到。

清水溪

清水溪

下一个周末,约了奉化的中草药达人邬坤乾老师再来逐步村。白天,我们在清水溪边寻找特色植物,发现了多株野生的百合。

虽说未到花期,但其植株的特征很明显,即叶腋间生有一粒粒黑色的“小豆子”,说明这是卷丹百合——因其花色火红,花瓣多斑纹且明显反卷,故得“卷丹”之名。

在某个偏僻的地方,居然见到大花无柱兰和白芨这两种兰科植物长在一起,当然,它们的花期早已过了。当时我就感慨,要是能把这两种野生兰花拍到同一个画面中,那该多难得啊。邬老师说,这还是有可能的。因为,大花无柱兰在本地的花期在3月底到4月上旬,而白芨的花期主要在4月中旬至5月上旬,因此只要一个开花略晚一点,另一个略早一点,就可以了。

大花无柱兰

大花无柱兰

是夜,也住在农家乐里。晚饭后,我独自到村外的小型梯田中夜拍,结果大丰收。时值初夏,田中蛙鸣阵阵,十分聒噪,仔细一听,至少有三四种蛙在叫。

果然,拿手电一照,我找到了叫声如“给!给!给!”的弹琴蛙、“啪,啪,啪”如轻轻的鼓掌声的斑腿泛树蛙、“阁、阁、阁”音量颇大的黑斑侧褶蛙。

至于响亮的“嘎、嘎、嘎”声,则来自小个子的饰纹姬蛙。水田中,还有泥鳅、黄鳝等。在梯田旁的小溪中,则见到了武夷湍蛙、棘胸蛙等蛙类。

中国雨蛙

中国雨蛙

抱对的斑腿泛树蛙

抱对的斑腿泛树蛙

5年后,再探清水溪

今年清明过后,忽然又想起了邬老师的话,即关于两种兰花有可能在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开花,于是我再也按捺不住。尽管因为事务繁忙,我没法像以前一样悠闲地夜宿逐步村,还是决定再探。

那天上午,我独自驱车,离开从宁波通往台州的214省道后不久,就进入盘山公路。

人间最美四月天,一路驶来,湖光山色,风光绝美,令人深深为之陶醉,忘却了驾车的疲劳。沿途山花烂漫,最显眼的有两种,均是杜鹃花科植物。花色鲜红的,是映山红,花色淡紫或粉紫的,是马银花。我惊叹于沿线的马银花之多。

溪边的马银花

溪边的马银花

经中央山、榧坑、里天河、张辽等村庄,终于来到逐步村,我发现这里的盘山公路比前几年好多了,全是新修的平整的柏油路,再也不怕颠簸了。经过逐步村,我没有停车,而是直接往山下开。到了清水溪附近,找一块空地停车,然后带着相机往下走。

溪流的对面,就属于天台县石梁镇地界。

由于比较偏僻,这地方平时很少有人来,那天也只有我一个人在山中乱走。掌叶覆盆子的花,洁白而大,朵朵低垂在枝条下,果然像是一个个白色的倒扣的盆子。到了5月下旬,就可以品尝到它那甘美的果实了。我选择了一条以前未曾走过的荒僻小径,一路滑滑跌跌,好不容易来到溪边。

春山静寂不见人,但闻溪水淙淙流。溪边石滩上,黄堇丛生,无数别致的黄色小花惹人怜爱。岸边,浙江溲疏也处在盛花期,洁白的小花淡雅可人。

说起“溲疏”这个名字,也实在是好笑,因为“溲”即便也,所谓“溲疏”,就是通便的意思!也就是说,这种植物可药用,能利尿通便。

浙江溲疏

浙江溲疏

我还找到了3种百合科植物,即荞麦叶大百合、卷丹百合和玉簪,前两者都是花朵很大的百合,但我还没有拍到过它们的花。看来,得在盛夏时节再来一趟这里。

不过,夏季草木非常茂盛,且多蛇虫,届时我能否再走到这个地方,还真的是一个问题。正走着,忽见浅水处有动静,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秉志肥螈受到了我的脚步的惊扰,钻到了水底的烂竹叶下面。

秉志肥螈

秉志肥螈

若不是我事先看到水花,还真难以把它跟竹叶相区分呢。过了一会儿,它觉得安全了,才又游了出来。这是一种蝾螈科的小动物,只生活在水质非常好且多砾石的溪流中。

一只斑纹黑黄相间的胡蜂在石头上趴着,似乎身体状态不好,不能起飞。它的体长近5厘米,我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胡蜂,后来请教了朋友,才知是金环胡蜂。

金环胡蜂

金环胡蜂

继续往溪流深处走去,寻寻觅觅,在石缝里见到不少处在花期末尾的大花无柱兰,但没有见到白芨。神奇的是,当我原路返回的时候,忽然看到石壁间的草丛里有一朵紫红色的花。

这不正是白芨吗!我又惊又喜,赶紧趴下来拍摄。这个角度那个角度,一会儿用广角镜头,一会儿用微距镜头,为了这么一朵花,折腾了大半个小时。

有趣的是,在发现了这朵花后,紧接着居然又发现了好几株开花的植株。此前路过的时候我怎么一朵都没有看到!

白芨

白芨

拍完,心满意足起身返回,才发觉饥肠辘辘,原来那时已是下午3点多,真是乐而忘饥。回到车子旁,狼吞虎咽吃了点干粮。眼看还有点时间,就又往上游走了走,在路边见到了开花的天目地黄。

天目地黄是一种有名的中草药,在浙北的天目山很常见,但在宁波却难得一见。

天目地黄

天目地黄

然后,又在溪边拍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清丽野花,花色有白有红。后来请教了熟悉植物的朋友,方知她有个美丽的芳名,叫做“半边月”,为忍冬科锦带花属的灌木。

半边月

半边月

那天,我回到家,已是快晚上8点。很累,但很值得。我甚至想,最好每个月都抽空去一趟逐步村,持续关注、拍摄那里的动植物。

村子外的黄牛

村子外的黄牛

最后,给想去逐步村寻幽的朋友一些小提醒。

一,尽管进山的道路已经过修整,非常好开,但毕竟山路起伏多弯,尤其是在长时间驾车后容易疲劳,请放慢车速,谨慎驾驶,沿途风景秀丽,可在村庄或观景台附近适当停车休息。

二,逐步村内有民宿,前两年是每天每人120元,含住宿及三餐。

三,清水溪上原来有一个“清水营地”,有吊桥可过溪,但目前吊桥已经拆除,雨后水情复杂,不建议溯溪。

四,春夏草木茂盛多蛇虫,野外行走安全防护务必要做好,不熟悉地形的话,不建议在深山中乱走,以防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