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麟:乡建需要一体化理念,更需要一体化运营
湖南

孙麟:乡建需要一体化理念,更需要一体化运营

2021年02月01日 18:42:52
来源:乡村相见编辑部 乡村相见villagemeet

原标题:【农创专栏】乡建需要一体化理念,更需要一体化运营

孙麟:乡建需要一体化理念,更需要一体化运营

作者 | 孙麟

乡建需要一体化理念,更需要一体化运营

——农创一体化乡建”理念与运营体系再思考

湖南农道公益基金会 孙 麟

(2021年1月28日)

刚刚过去的2020年,从世界到个人都极不平凡。全球都在与新冠病毒的斗争中艰难前行。在感恩无数在抗疫一线战斗的勇士的同时,我们坚守着致力于乡村建设的目标,一路前行。可以说,回头一看,我是戴着口罩在全国数十个乡村穿行中度过了2020年!从“天涯海角”海南三亚的湾应村,到美丽的新疆可可托海镇;从青海互助县的非遗文化村落,到云南那柯里茶马古道……天南海北,万里横渡;多少感动,无数敬重,既是路上,更在心中!

回望这条蜿蜒的乡建之路,我还是幸运的,我一直心怀敬意的是:一路走来,集聚了一大批热爱乡村、不计得失的同路人。中国乡建第一人孙君老师,是我的乡建领路人,我们还共同设立了农道公益基金会;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刘学文主任,一直鼓励我做乡建,帮助我往前走;湖南省农业委员会巡视员钟正洪,熟悉政府懂政策,热心帮助牵线搭桥;著名音乐人陈越,就像神一般的存在,为我们做出了乡建的理想样本;华民慈善基金会唐宜荣院长,指导我做理论的总结,鞭策我不断前行;云南大学闫效平博士,自愿承担了“乡村相见”新媒体及杂志的系列工作;凤凰网湖南站曾雪封站长和今日女报杜介眉总编辑在媒体上给我们开设了乡建专栏;弘慧教育基金会印亚兰秘书长、华声在线从事数字农业的吕永强等一群互联网创新年轻人,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当然,还有很多部门领导、合作伙伴、亲朋好友等,都在为我们的乡村建设理念探索与实践发展增砖添瓦。大家都在感叹乡村建设这条路很艰难,但我真心想说的一句话是:“感谢大家,一路同行,吾道不孤!”

回望是为了更好地前行。2021年我们必将继续走在乡村的路上,而且要走的乡村不会少,只会多。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喜欢走在乡村的路上,山一程,水一程,绿水青山,心情舒畅。乡村在我们的脚下,更在我们的前面,昭示着人类的未来。我觉得,只要走在乡村的路上,我们才能看到世界更远的地方,看到人类更加美好的明天。尽管乡村的道路,现在有了水泥路、沥青路,但也会有泥泞的,也会有坑坑洼洼。这正如我们的乡建之路,不可能是一马平川,但只要坚持往下走,一定会有一路繁花……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我们需要不断地思考“一体化乡建” 理念的补充与完善,更需要推动一体化运营体系的落地与优化

过去的一年,我们在乡村建设理念探索上做了一些深入的讨论,既有哲学上的追寻,更有实践上的跟踪。在这里特别想说的是,2020年我们在湖南南县的乡建项目基本收尾了。我们打造了通过土地综合整治助推乡村振兴的“南县模式”,开启了“一体化乡建”理念的新探索和新实践。概括地说,我们的“一体化乡建”实践,不再是单一地发展产业,也不是单一地修复生态,而是推出了一套系统化的解决方案:通过土地综合整治,全面提升土地价值,产生的收益用于乡村产业发展、生态修复、文化提升和乡村治理。同时,又以产业发展为核心,规划土地整治方向,完善产业基础设施,改善生态和人居环境,创造持续增加村民收入的发展新模式。也就是说,对“农业、农民、农村”进行统筹考虑,让“生产、生活、生态”实现有机融合,给“兴业、营造、铸魂”全面赋能,从而实现“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村民富裕”的乡村振兴的整体目标。

诚然,我们提出的“一体化乡建理念”还相当粗糙,需要不断地总结与完善,特别是支撑性的项目案例更需要给予客观的评价、归纳与总结。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提出的一些乡村建设理念观点比较有新意,项目的前期规划也比较到位,这是我们的优点。但是,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往往出现走形和变样的问题。比如,土地综合整治产生的土地交易指标,需要我们耗费大量的工作精力去推销,且占用开支,影响了新项目的拓展及乡村风貌提升的工作进度;项目后期的文化提升和乡村治理板块,虽然纳入了“乡村相见”小院工作计划,但由于前期置入不足,后期运营还是不顺畅。也就是说, “一体化乡建理念”的综合设计,并没有完全落实到“一体化乡建”实践之中来。

如果再具体一点地讲,我们提出的“一体化乡建理念”符合地方政府希望解决的乡村建设痛点问题,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既解决了乡村建设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又把土地综合整治、现代农业产业和美丽乡村建设进行打包完成了。相当于当于地方政府只给出政策和机会,我们通过项目组合拳来解决项目实施中的问题,而且效果突出,效益显著。当然,在项目的具体洽谈中,由于要对接不同的单位、不同的部门,各自又有各自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地方财政压力、认知上的磨合、短期需求和长远目标相匹配等问题,需要各个主体进行不断交流、增进理解,在达成共同认知的基础上,共同推动项目的规划、设计、交易、实施、监督与评价,实现项目的综合效益。

乡村建设理念上思考还应当考虑的一个现实问题是,我们如何更加清晰地说明我们的主体身份以及我们的综合价值诉求。比如,一般情况下,项目所在地的政府相关部门首先会把我们看成是一个单一的乡村建设社会投资人。乡村建设社会投资人不可缺位,但仅仅是乡村建设社会投资人,只是传统意义的定位,又是远远不够的。地方政府不仅需要乡村建设社会投资人,更需要一体化乡村建设的运营者。在社会生活中,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现象:公路部门修完路,水利部门又要改水,还得把修好的路挖一遍;农业局主管农业生产,但又不管农产品销路;当地农产品加工厂是经济部门管理,商品流通则是另一个部门管理,等等。没有一个统一沟通、协调的机构或部门。乡村建设本身就是一件综合的事,需要不同部门充分协同,既要协同内部力量,又要协调外部力量,还需要动用规划、设计、产业基金等手段与工具去协同。所以,一体化乡建要真正落地,需要一个“一体化乡建”的运营者,然后才是社会投资人。否则,我们完成的项目可能仍然是一个单一的项目,实现的价值还是单一的效益。这是需要我们不断深入讨论的一个重要的理念问题,更是一个重要的实践问题;我们既需要从工作流程上进行思考,更需要从方法论上进行思考,形成解决问题的综合主张与基本思路,才可能更好地促进我们的乡村建设项目的综合效益的实现与乡村建设价值的最大化、最优化发展。

过去的一年,我们在广西、江西等地也洽谈了一些新项目,感谢项目方对我们的认同,我们更清楚,这也是给我们提出了新的考验。我们的一个核心观念是,在项目方经济社会发展总体原则下,我们运用一体化乡建理念做出的乡村建设构想、规划、思路与实践路径,若要落地实施,更需要一体化的运营。我们的身份定位也必须明确,就是要从社会投资人转型为一体化乡建的协同人,从乡村建设的社会投资人转型为一体化运营者。这种转型既是一种身份转型,也是一种原则转型,需要从思想、理念,到方法、措施,到监督、评价等全面的乡村建设主体意识与行动的转型与发展。作为农创体系的各成员都应当认识和把握这种转型,并自觉推动这种转型。

孙麟:乡建需要一体化理念,更需要一体化运营

二、只有构建和实现一体化乡建运营,才能把一体化乡建理念、一体化乡建方案真正落地,并取得效益

与以往乡村建设团队不同的是,我们给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推荐的是一体化乡建理念,这里结合了国家的大政方针、地方政府的要求,更凝聚了我们对乡村建设的思考与创新。如果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能够接受我们的一体化理念,我们还需要说服他们接受一体化运营的模式。在一体化运营模式里,社会投资方、工程施工方是其中的重要主体,但是仅有他们也是做不好乡村建设的。要做好乡村建设,必然依靠一体化运营机构与团队。

我们按照一体化乡建理念做出了规划,规划里设计了很多要完成的事情,责任重大,工作也非常复杂。如果只给我们一个社会投资人的定位和权利,我们就完成不了一体化运营。地方政府如果不能很好理解我们的理念,满足一体化运营的要求,即使项目在我们手里,我们也很难有所作为。因为仅仅作为社会投资人,我们既不能承接更多乡建项目,也不能真正推广、实施一体化乡村建设理念,更不能完成一体化运营。所以,我们要和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共同组建一体化乡村建设管理运营团队。甚至建议地方政府成立一个乡村建设协同机构,作为“乡村建设一号机构”,由县长、副县长等领导人挂帅,有关部门参与进来,协同实施项目的全过程。建立这样的“一号工作机构”,一定能做好乡村建设“一号工程”。这样下来,社会资本和社会力量就敢于参与进来,而且能够确保项目顺利实施,并发挥综合效益。

当然,推动一体化乡建理念与一体化运营的统一,也是我们乡建团队自身发展的需要。我们的一体化乡建理念来自乡村建设的一线工作思考与总结,尽管还需不断完善,但现在看来,推动落地的价值与意义是明显的。如果一体化乡建理念要在更多乡村实践,我们的资金有限,能力有限,服务水平也有限。所以,对此我们的又一个定位是,我们既做乡村建设的项目,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够输出一体化乡建理念、价值观念和规划方案,主要精力是协调资源、整合资源,推动更多的项目落地、开花、结果。如果我们只是社会投资人,乡建项目动辄数亿、数十亿、上百亿的投资,我们投资一个项目后,基本上就跑不动了。虽然我们的征途不能说是星辰大海,但总不能把自己陷落在一个小点上。我们所希望的是,我们的一体化乡建理念能成为乡村建设的一个好的火种,去点燃乡村建设的熊熊烈火。

为此,回到具体问题上,我们需要处理好至少三个方面的重要问题:

第一,乡村建设资金来源问题。钱从哪里来,始终是一个关键性问题,必须得到切实的解决。比如我们做地方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争取国家计划的指标,按要求整理出土地,接下来我们不能再去包销这些土地,土地交易指标应当归于地方政府,由地方政府优先交易,成为解决乡村建设资金的一个重要来源。又比如,我们和地方政府组建乡村振兴产业基金或乡村建设基金,就应当与政府一起来寻求乡村建设的金融解决方案,但必须明确的是,我们不是金融方案本身。

第二,始终坚守乡村建设项目的合作原则。在现实中我们发现,有的地方政府认为他们就是项目的协同部门。而经验告诉我们,如果地方政府能够协同好乡村建设项目的各个利益相关方,我们就不需要参与到里面去。如果邀请我们去做单一项目,我们就参与相关建设,并收取相关建设款和相应服务费用即可。我们的一体化乡建合作,一定先要明确身份定位,在合作中也始终不能放弃合作的原则与要求。要做好准备,先做最难的事,再做容易的事,不能首先只想容易一点,先把项目和各种要求应承下来,后面的工作边做边协调。事实上,这也是不行的。如果在模糊的条件下推动合作,后边执行不到位,承诺的工作不能兑现,弄得满是怨言,既影响了当地百姓的利益,也影响乡村建设的社会口碑。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避免和排除,否则我们就背离了参与乡村建设的理想与价值。

第三,正确处理好自己投资与寻找合作投资者的关系。作为一体化运营者,我们必须坚持自己适度投资,同时寻找优秀的社会资本,共同参与乡村建设。在任何时候,我们对乡村建设项目进行适当的资金投入是必要的,我们把自己一定的资金投进去,自己才会真干,别人也才会真正相信你真干。但是,我们也不能一股脑全部扎进一个项目里去,需要效益管理与风险管理。

孙麟:乡建需要一体化理念,更需要一体化运营

三、一体化乡建运营的原则、目标与措施等,都要求我们必须调整内部组织架构、完善执行体系

一体化乡村建设理念要求一体化乡村建设运营,这是一个一体性问题。如何才能实现这两者的统一呢?一是要不断完善一体化乡村建设理念,二是不断优化一体化乡村建设运营体系。今天,我们要做一体化乡建运营者,就必须具备一体化运营的能力和资源。至少要达到两个方面的要求:一是我们的团队无论从整体上,还是个体上都要能够达到相关业务要求与链接;二是能够得到合作伙伴和社会的认可。我们的农创体系,一直存在的一个问题是,乡建业务板块是明确的,也是全面的,但是没有形成很好的协同体系,相对比较分散,各忙各的一块工作,各自打理手里的业务,没有相互协同,也就没有产生集合效应。对此,我们在2020年召开了“929体系大协同会议”,目的就是要针对问题,要求各板块之间达成相互协同,资源共享,能力共建,共同完成一体化乡村建设的运营体系,确保取得更好、更大的综合效果。我把这种相互协同叫做“独立发展,相互支撑”。

目前看来,会议之后,农创体系从内到外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相互之间的信息沟通及时了,协同意识、措施、方法也明显改善了,也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是,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这些转变只是一个开始,而且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始终明确的是,我们要构建的是一体化乡建赋能平台,是一体化乡建体系。什么是系统?系统就是一组相互连接的要素。我们体系大协同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让各个“要素”实现“相互连接”,就是要求我们的负责人、项目对接人、一般工作人员等都要为业务合作做出努力。怎样实现“要素”的“连接关系”呢?旅游景点的“花式宰客”现象多,而城市和社区餐馆却很少出现这类现象,就是因为餐馆和顾客的“连接关系”不同。旅游景点的餐馆关注的是一次性消费,所以一定会追求一次的利益最大化。而城市和社区餐馆 关注的是顾客的重复性的消费,追求的是长期利益的最大化。连接关系不同,结果注定不同。“分粥”、“分蛋糕”、“分钱”的道理也一样。如果只是强调主持“分”的人一定要讲公平,要高风亮节,如果让他先选,很可能他会给自己要拿的哪一份多分一些。但是,如果改变一下“连接关系”,一个人负责分,其他人先选,那么带来的结果一定是分匀。这是基本的人性取向,无所谓善与恶。不要什么事都首先上升到善与恶,而应当确定好处理问题的原则与方法。所以,要做好一体化乡建运营平台,我们一是必须明确“连接要素”的方式与方法;二是明确好责权利;三是明确分配机制;四是必须进一步完善我们的机构、组织方式和发展模式。

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是,我们的乡建团队就是做城乡融合发展的一个重要桥梁。现实流通繁忙,需要桥梁,需要大桥梁,需要高质量的大桥梁。桥梁越大,越需要承受巨大的风力、行人、车载等,桥梁的内部结构、材料质量、施工水平等就非常重要。对此,我们需要做的工作十分现实,也十分迫切。我们的乡村建设队伍越来越大,一是我们也到了必须调整和完善体系组织结构的时候了,二是只有练好内功,才能更好的适应新时代的要求,完成新时代赋予我们的乡村建设的机遇与乡村建设的伟大目标。我们不是在这里往大里说,说得好听,客观上乡村建设的使命与要求就是如此。我们要参与乡村建设,就应当拥有这种使命意识与精神!

当然,我们的一体化乡建体系的建立和完善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有一个“认知积累——理念体系——组织管理——落地执行”的完善、超越的过程。经过十几年的乡村建设工作的经验总结,再到最近三年多来的湖南南县“一体化乡建理念”的实践,我们的认知累积、理念体系已经基本具备,与之相适应的组织、管理体系则摆上了目前最重要的位置。一体化乡建系统应当具有与之相匹配的管理架构、组织方式。广西、江西等地的新项目,都需要我们实现在管理体系、执行体系的完善与突破,以确保取得预期和超过预期的乡村建设综合成效。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的一句话是:“菩萨畏因,众生畏果。”为此,我们必须找准我们乡村建设系统内部的因果链。并且,一定要深刻认识的一个问题是,一般水平改变结果,优秀水平改变原因,顶级水平改变模型。所以,我们的乡村建设团队,一定要一起找到“因”,找到根本解,去追求最好的“果”。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实现我们进入乡村建设的初心与满腔热情!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四、一体化乡建运营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从整体的综合成效出发,实现组织架构的调整与各个子系统的协同

我们认为,至少应当从以下五个方面达成共识,并展开实际行动,追求更好的乡村建设成效。

第一,进一步明确我们的目标。乡村建设是一项伟大的事业,我们要讲情怀,但不能只有情怀,还必须有作为、有价值。所以,我们的每一个乡村建设板块不能只有业务事项的要求,没有工作效能上的要求。而且,我们的业务必须符合商业逻辑、市场规律,也必须明确盈利目标。没有盈利能力的乡村建设都是伪建设。没有盈利能力的乡村建设,也不可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更不能繁荣与壮大。

第二,职责也必须进一步明晰。我们的一体化乡建平台,目前主要致力于营建、产业、文化、金融四个方面的赋能。所以,针对每一项赋能,都应当拥有专业的技术团队,且团队之间实现相互协同。如果每一个乡建板块都声称什么都能做,实际上那是不太可能的,也是做不好的。随着科技发展和业务拓展,我们还可能要补充数字科技赋能和营销赋能等专业团队。关键是各个赋能团队都必须职责清晰,相互协同,否则也难以达成共识,共同完成任务。

第三,促进体系内外的资源实现及时、有效的共享。我们每一个乡建团队都做了大量考察,往往是听到了、看到了,然后走了,也就没得下文了。包括我自己在内,有时也是如此。对此,我们应有所改变。一是所有的外出考察、调研报告、合作建议,只有形成正式的文稿、演示文件等,才能与其它板块分享;二是只有对考察项目进行系统思考与整理,才能更好地认识、理解和把握项目;三是时间一长,也有据可查,有证可考;四是所有的考察成果不能只落在考察个体上,还应该落在组织上,否则“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离开了,关系和资源也断了;五是对项目资源的考察、调研与收集、整理、分享都需要在组织架构和制度上作出明确要求,要建立专门的人才和企业智库。而且在实际操作中,每一个乡建项目落地都要有产业可导入的龙头企业;每一个落地团队,要把最熟悉的在地优秀产业提供给金融投资团队;每一个“乡村相见”小院落地,都要有公益组织和商业运营团队对应需求提供服务。所有资源都要实现协同、共享,促进更好的综合发展。

第四,一定要及时补充我们的业务与工作短板。我们的乡村建设一定要注意的一个导向是,一是乡村建设的硬件、软件不可少,但要“轻硬件、重软件”,二是乡村建设的营建和运营都需要,但要“轻营建、重运营”。我们要不断地优化与强化乡村建设的“软件”团队和运营团队。以前忙于基础性事务与业务开展,没有很好地关注这些部门的建设,所以建设项目完成,就没有动力去总结,也没有团队去负责深入研究、挖掘理论与实践价值。即使提出相应的要求,也实现不了。这是机构体系结构存在的问题。所以,只要求“要素”的改变,组织架构的“连接关系”不完善,模式不合理,许多脱节的问题就可能长期存在。比如,我们的营销板块现在已经强化组织结构、强化了队伍建设。以此为基础,我们应当更好地打造我们的乡建交流空间、体验中心,打造特色农产品的“匠心原品”基地和衍生爆品,带动广大乡村农产品的种植、养殖和加工。补短板,会形成大效益;小协同,可能形成大市场。这就是市场经济的本质,只要实现有效连接,就是一片市场的蓝海。

第五,一定要突出重点,集中力量突出四个方面的“抓手”。从互联网做平台的理念和经验看,百度是一个搜索工具,淘宝是一个支付工具,腾讯则是一个聊天和社交工具,都有自己明确的功能、市场定位,在此基础上慢慢聚集了更多用户和数据,才形成一个强大的平台。不管我们做一体化乡建赋能平台,还是“乡村相见”公益平台,都必须有自己的特长和强有力的抓手。目前看来,我们最应加强的是“一体两翼”。一体化乡建体系要“腾飞”,两翼的“翅膀”就必须强,必须硬。所谓“一体”,就是一体化乡建系统;所谓“两翼”,就是配上“乡村振兴产业(建设)基金”和“乡村相见小院”这两个翅膀。为此,我们一定要把(一)金融解决方案、(二)引导产业导入、(三)引入公益力量、(四)加强项目运营等作为我们乡村建设的重要抓手,而且一抓到底、抓出成效、抓出水平。

我们做乡村建设已经20来年,2015年又成立了农创投控和农道公益基金,希望以此为新的起点,建设更大的乡建平台。回头看来,一个完整的5年过去了;向前看看,不管是新的5年规划,还是新的10年开始,我们希望打造中国新时代一体化乡建赋能平台的目标不变。要变的是与之相适应的组织架构,要补的是与之相匹配的资源和能力。目前,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建立和健全“一体化乡建理念下的框架设计”,强化战略决策、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的表述,进而打造出一支业务能力过硬的志同道合的乡建队伍。我们希望在中国新时代乡村建设过程中,我们一定会有所作为,而且一定要有所作为、有所成就!

我们是积极的实践主义者,也拥有适当的理想主义。理想主义是闪烁的星光。星光不问赶路人,自有洞天在前头。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热情、双手、智慧与勇气,能够成功打造好一体化乡建赋能平台,实现一体乡村建设理念与一体乡村建设运营的协调与统一,在国家战略的指导下、在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的支持下,用我们的真诚与付出,与我们广大的农村朋友们共同打造五色相映、五音相谐、五气相清、五味相和、五福相随的美丽的中国乡村、幸福的中国乡村、永远的中国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