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制造|“中国梦”托起的“单项冠军”
湖南

长沙制造|“中国梦”托起的“单项冠军”

2021年02月01日 18:42:13
来源:凤凰网湖南综合

凤凰网湖南讯(文/袁树勋 张文婷) 三一重工18号厂房的展览墙上,写着一句话——“两大旷世机遇:中国梦和第四次工业革命。”

要理解这句话,18号厂房生产线上的混凝土泵车,是一个很好的参照物。该系列产品,不久前入选工信部颁发的制造业“单项冠军”名单。

1

时间倒回上世纪90年代末,世界混凝土泵车王者,是德国普茨迈斯特。它和另一家德国企业施维因,基本上垄断中国的混凝土泵车市场。此时的三一重工,进入这个行业还没几年。论市场份额、技术积累、品牌形象,三一在绰号“大象”的普茨迈斯特面前,都只能算只小不点。

故事的结局是,小不点迅速进化成长,吞掉了大象。时间是2012年1月30日,三一重工宣布收购普茨迈斯特。

当时,业界也有不少质疑声。毕竟,“蛇吞象”被撑死的案例并不少见。对三一重工来说,得继续壮大自己的体量,才能更好地“与象共舞”。

此前的若干年里,三一重工不断壮大,最大的借力是中国的快速城镇化。准确的说,是城镇化的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对工程机械设备有旺盛需求。三一收购普茨迈斯特的2012年,正好是中央领导班子换届之年。中国经济政策接下来往何处走?是企业家们高度关注的。

三一混凝土泵车(供图/三一重工)

三一混凝土泵车(供图/三一重工)

2

当年11月,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首次阐述了“中国梦”。

“中国梦”的一个基调是,“坚持发展就是硬道理,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断夯实实现中国梦的物质文化基础。”这个定调,足以让企业家们吃下“定心丸”。

当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发出的信号,更让工程机械行业振奋。会议首次把“城镇化”单列为主要任务,并提出“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城镇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得益于积极的城镇化战略,中国对混凝土机械设备的需求持续占据全球市场总量的半壁江山。坐拥本土之利的中国工程机械企业,不断收复失地、更新迭代,并陆续占据行业内的多个全球制高点。

拿三一重工的混凝土泵车来说,其产销量已连续11年全球第一。会不会被“大象”卡住喉咙的质疑,早已烟消云散。

城镇化带来的基建大潮,也催生了很多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位于长沙经开区的湖南五新隧道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一例。这家公司生产的隧道(隧洞)衬台浇筑车,在很多高速、高铁隧道(隧洞)施工现场大显身手,市场占有率居全国前列。该产品,也入选2020年评出的第一批湖南省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产品。

五新隧装生产的隧道(隧洞)衬台浇筑车(供图/五新隧装)

五新隧装生产的隧道(隧洞)衬台浇筑车(供图/五新隧装)

3

按工信部颁发的制造业“单项冠军”评选要求,长期专注于制造业某些细分产品市场、生产技术或工艺国际领先、单项产品市场占有率位居全球前列的产品,才有资格入选。三一混凝土泵车不仅市场占有率全球领先,在底盘等关键技术上也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当选“单项冠军”,正在情理之中。

2020年的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有8个是湖南制造。长沙占了其中4个,蓝思科技入选单项冠军示范企业,三一重工的混凝土泵车、中联重科的履带起重机、中联环境的清洁车辆当选单项冠军产品。

另有一批长沙企业或产品,入选湖南省级制造业“单项冠军”。

这些企业及其冠军产品的背后,都有“中国梦”的力量。比如,湖南星邦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的高空作业平台。

2013年,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在解析“中国梦”湖南篇章时说,“不要带血的GDP”。那一年,“星邦智能”正驶入发展快车道。它生产的高空作业平台,用途是替换掉脚手架、吊篮等不安全的作业设备。在更早之前的国内大环境中,这种设备算不上“刚需”,市场前景不被很多工程机械企业看好。但“星邦智能”的两位创始人相信,更安全环保的生产方式是未来发展主流,而且这个未来不会太远。

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如今,中联重科等一批巨头也进入了这个细分领域。

这个故事说明,“中国梦”对社会经济发展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继而催生新的市场需求。对企业来说,这就是商机。类似的故事,在三一重工推出的4轴混凝土搅拌车上也能找到。

星邦智能的高空作业平台(供图/星邦智能)

星邦智能的高空作业平台(供图/星邦智能)

4

以智能制造为重要组成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到来。

不顺应潮流就被淘汰,是前三次工业革命的基本规律。比如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贝尔电话公司没跟上有线通信向移动通信、互联网通信转型的浪潮,百年基业毁于一旦;诺基亚没跟上2G向3G转型的浪潮,最终在手机行业中消失了。

贝尔电话公司是20世纪前中期的通信业霸主,诺基亚是20世纪末的“手机之王”。它们在各自领域达到的高度,至今没有多少中国企业能比肩。但在时代大潮前,王者溃败也就是十来年间的事。

第四次工业革命中,“顺昌逆亡”的效益只会更明显,这让很多中国制造企业充满危机感。三一重工就在18号厂房的展览墙上写了这么一句话,“全力推动三一数字化转型,要么翻身要么翻船”。

反过来说,只要抓住了转型机遇,就能迎来一片广阔的蓝海。这也可以解释,三一重工为何又把第四次工业革命视为“旷世机遇”。

三一18号厂房一景(供图/三一重工)

三一18号厂房一景(供图/三一重工)

5

制造业向智能制造转型,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条主线。

在这个领域,中国制造企业有两个重要优势。

一是随着国内大循环的构建,本国市场足够广阔,足以支撑中国制造企业的产品更新换代。

以工程机械产业为例,欧洲很多老牌巨头在本国市场一年也卖不出几台设备,自然没有升级产品的动力。背靠中国这个世界最大工程机械市场的中国企业,则是另一番境遇。以至于,很多工程机械类“单项冠军”企业有种感觉——国外同行的智能化转型步伐不如自己快。

二是智能制造已成了“中国梦”的必经之路,中国上下一致推动制造业智能化转型的决心,世界上很少有国家能相比。

拿湖南来说,其核心发展战略“三高四新”,第一条就是“打造国家重要先进制造业高地”;湖南省会长沙,更是把“三智一芯”列为经济建设首位。在政策实施过程中,湖南制造企业也表现出了高度决心,“单项冠军”们只是其中代表。

“中国梦”的实现,设置了两个时间点。第一个,是20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第二个,是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

第一个阶段基本走完,很多制造企业都充分享受了“中国梦”的红利。在第二个阶段开启之际,中国制造企业更应该坚定一个信念,“圆中国梦,就是圆自己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