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租酒店会否成为年轻人的“新家”?
湖南

长租酒店会否成为年轻人的“新家”?

原标题:24小时客房服务,价格比同地段房租低,还不用与房东、中介周旋 长租酒店会否成为年轻人的“新家”?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毕业季。这个暑假,毕业生张睿毅来到北京实习,住进了酒店,租期为两个月。酒店不仅满足了他的日常需求,并且月租灵活、提供早餐、代收快递、有24小时安保和客房服务,价格却比同地段房租低廉。

近几年,在疫情的影响下,酒店行业遭受严重影响。一边是寻觅方便、高性价比居住场所的年轻人,一边是急需纾解困境的酒店,双方一拍即合,长租酒店成为不少年轻人居住的新选择。

房客:租得好不如住得好

张睿毅今年从山东大学毕业,得到北京国贸一家公司的实习机会,“来之前我就听说了长租宾馆,不用再另外准备家居用品,环境也比较好,租期灵活,还比租房划算。”

张睿毅实地考察后,和朋友住进了北京高碑店一家轻奢酒店,离工作地点国贸车程只有十几分钟。宾馆原价1个月8200元,优惠后5298元。而附近的一居室租金普遍在1个月5000元左右,两居室1个月7000元左右。

张睿毅说,租房一般都是“押一付三”,还要交1个月的房租钱给中介,并且水、电、燃气、宽带都要自费,一下子要交两万多元对于刚毕业的他来说压力很大,“而且短租三五个月的话,有的房东也不愿意租给我,要求多特别麻烦。”

“早上吃个免费早餐,吹着空调的冷气,前台代收快递,凌乱的屋子在工作完一天后又是一个整洁舒适的空间。”张睿毅表示,长租酒店让他十分满意。

在社交平台上,不少和张睿毅一样的年轻人晒出了自己“安家”酒店的生活:有的在房间里布置了花花草草,有的把床上用品换成了家用三件套。“酒店就是我的家,我特意买了一个酒柜和各种酒杯。”职业经理人周杰目前住在北京西苑饭店,他没想到五星级酒店也推出了月租业务,月租比日价优惠了2000多元。

“目前,不少酒店都提供月租房,尤其是在一些二、三线城市或热门旅游城市。长租酒店已成为一些消费者的首选,没必要为了租房再与房东、中介周旋。”北京一家宾馆的销售经理洪皓说。

酒店业:长租业务是纾困而非破局

实际上,长租酒店并非酒店业的新业务。一直以来,长租业务都是宾馆酒店的一个细分市场。近期,长租酒店受到年轻人欢迎,主要原因在于其价格的下降。

“五折左右,是疫情期间宾馆给长租客人的常见优惠。”南京市丽巢宾馆董事长巢丽说,她的宾馆属于中高端品牌,四五千元1个月的长租价格以前从来没有,是疫情期间才出现的。

巢丽介绍说,过去酒店业希望招待更多的商旅顾客、旅行者,价格一直相对较高。但当前传统的顾客数量大幅下降,酒店行业面临较大经营压力,不少酒店开始推出低价长租房。价格优势的影响之下,吸引了一些年轻人。

与去年相比,今年酒店整体客单价有所降低。去哪儿网数据显示,今年四星、五星级酒店每晚均价较往年有三成左右的降幅,其余低星酒店的价格也有两成左右的降幅。

洪皓透露,在疫情之前,酒店业品牌同质化问题比较严重,传统品牌的体验感雷同。疫情发生后,外国旅客减少,本土品牌内卷进一步加剧,竞争日益激烈。在此背景下,一些酒店开始重视挖掘长租业务的潜力。

长租宾馆热度或许难以长久

尽管当前长租酒店热度不断提升,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无论是租客还是酒店,都没有将其作为长期选择的打算。

“长期看来,还是会选择租房。五星级酒店40平方米的价格,可以租到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空间更大,而且能做饭,更有过日子的感觉。”周杰表示,尽管酒店各项服务以及安全保障等方面都让他感到满意,但在酒店里“安家”仍有诸多不便。“吃饭问题主要靠外卖、酒店餐厅和速食解决。另外,我还买了洗衣盆和衣架在房间,解决洗衣问题。”

洪皓表示,除了功能完善的高级套房以外,酒店里大多数房间的基础设施都只能满足相对简单的生活需求,确实很难给人以适合长住的感觉。

目前,市场上高端酒店提供长租服务的房间数占比依然较低,总体来看经济型酒店做长租服务的较多。洪皓表示,疫情之下,酒店考虑布局长租或出于应急现金流,但长远来看,长租不会成为酒店的主流业务。

“从收益管理的角度来看,酒店以每天的收益最大化为目的,由此动态调节客源结构。”洪皓认为,经过一段时期的纾困自救之后,酒店提供的长租租期一定会相应地缩短,长租业务规模也会收缩。疫情之后,人员流动恢复,酒店恢复正常价格,长租酒店热或将迅速降温。(记者 周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