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花样年连遭机构降级 创始人发声
湖南

房企花样年连遭机构降级 创始人发声

2021年10月13日 15:09:4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13亿债务还不上!“百强房企”花样年连遭机构降级 创始人紧急发声

官宣2亿美元债违约之后,花样年创始人曾宝宝对内对外都保持活跃,持续发声。

2021年10月8日,曾宝宝向花样年全体员工发《宝爷家书》(下称“家书”),对公司遇到的流动性困难做出回应。

曾宝宝认为,花样年的流动性困难源于,9月29日凌晨,标普突然大幅下调公司评级,致使公司境内外融资交叉严重受限,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曾宝宝还指出,实现保项目高品质交付保公司正常运营是花样年的底线。

曾宝宝称,第一时间与公司管理层就此问题成立专项小组,试图以最大努力走出困境,“然而问题仍未得到解决”。“家书”还提到,花样年“绝不躺 平”,“遇到问题,去解决”。

尽管如此,花样年美元债违约对脆弱的房企美元债市场依然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从公开财务指标以及前期沟通来看,投资者很难预判到花样年会走到违约这一步。

创始人称“绝不躺平”,将流动性紧张归因于标普降级影响融资

此前,在10月4日晚间,花样年发布公告称,对发行的本金总额为5亿美元于2021年到期的7.375%优先票据,此前提出现金要约购买尚未偿还的2021年票据本金。于要约收购完成及注销购回票据后,花样年上述2021年票据剩余未偿还本金额为2.0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28亿)。根据规管2021年票据的契约,所有未偿还本金均于2021年10月4日到期,花样年未在该日付款。

曾宝宝在家书上对花样年所遇到的流动性危机做了一次全面的复盘。

她指出,9月29日凌晨,标普突然大幅下调花样年评级,致使花样年境内外融资交叉严重受限,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

为了渡过这一危机,曾宝宝称,她与公司管理层在第一时间就此问题成立专项小组,试图以最大努力走出困境,然而问题仍未得到及时解决,致使公司未能在10月4日如期支付到期美元债。

家书也披露了花样年目前在处理流动性危机时的进度。

“目前,公司管理层正积极与政府部门、境内外金融机构、合作伙伴诚恳磋商,力争控制和消弭风险,早日走出流动性困境。恳请大家给予公司时间与信任。”曾宝宝表示。

曾宝宝在家书中也表明态度,称“花样年绝不躺平,这是我和公司管理层的态度,也是每一位花花对业主、对合作伙伴及投资人的承诺。实现保项目高品质交付保公司正常运营是花样年的底线。”

花样年还公告称,公司已委任华利安(中国)有限公司为其财务顾问,以评估集团的资本架构、评估集团的流动资金及探寻所有缓解当前流动资金问题的可行解决方案,并尽快为所有持份者达成最佳解决方案。

回看花样年本次美元债违约,可以说在最后一刻到来之前,投资者都较难从公开信息中预判到这样的结果。

今年房地产行业大环境低迷,房企销售回款周期都比较长,花样年又在此时遇上偿债高峰,这样的环境决定投资者对它的态度会趋于谨慎。今年以来,花样年美元债多次异动,市场对其的担忧早已存在。

为了让投资者安心,花样年管理层在此之前与投资者也一直保持积极沟通,对于偿债计划也做了明确的披露。

花样年此前对外公布的偿债计划显示,针对10月到期的2.1亿美元债券,已准备好资金到期偿还;针对12月到期的美元债券,将通过自有资金偿还,资金来源包括已有资金及出售大宗资产;针对12月到期的9.5亿人民币债券,已经启动再融资工作。

而针对2022年和2023到期的美元债券,花样年也称将提前通过要约回购和交换要约等手段对其进行管理,改善公司的债务年期结构。

不仅有清晰的偿债计划,花样年在2021年9月份还多次启动优先票据回购动作。2021年9月22日,花样年发布公告称,“近日,花样年注意到若干媒体报道称公司未有全额偿还其已到期的离岸优先票据。公司谨此澄清,截至公告日期,花样年发行的已到期离岸优先票据概无逾期还款。公司经营情况良好,运营资金充裕,不存在任何流动性问题。”

如果从财务数据来看,花样年的负债结构和持有现金也并不算差。

根据贝壳研究院统计,截至2021年6月底,花样年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2.7%,净负债率为74.8%,现金短债比为1.59。由此,花样年2021年中期指标一项超阈值,保持“黄档”行列。

根据花样年2021年中期业绩报告,其银行结余及现金为272亿元左右,而本次违约的本金也不过13亿元,的确让投资者料想不到。

公司遭三大评级机构下调评级

在出现债券违约之后,花样年连遭国际评级机构再下调评级。

9月14日,标普将花样年控股的评级展望由“稳定”降至“负面”,确认“B”评级。9月29日,标普又将花样年控股的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和债务发行评级从“B”下调至“CCC”,并将上述评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

9月16日,惠誉将花样年控股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IDR)从“B+”下调至“B”,展望仍为“负面”。就在10月4日逾期当天,惠誉再次下调花样年控股评级,将其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高级无抵押评级均由“B”下调至“CCC-”。惠誉表示,鉴于其离岸流动性头寸紧张,调低评级反映公司即将到期的美元债券的违约风险。

9月27日,穆迪将花样年控股企业家族评级从“B2”下调至“B3”。穆迪分析师表示,评级下调反映了融资渠道收紧和高额债务到期增加了花样年控股的再融资风险。

标普点评表示:尽管花样年控股报告称公司手头有充足的现金,但未能偿付债券本金凸显了其流动性紧张局面。据公司管理层表示,现金余额中包含控股公司层面约100亿元现金,其中约15亿元位于境外。但随着融资环境恶化,现金有可能被用于偿还其他债务或无法动用。同时,公司的资产处置进程慢于预期,未能及时带来流动性资源。

要把物业服务卖给碧桂园

值得一提的是,9月28日深夜,碧桂园服务公告称,公司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碧桂园物业香港与花样年控股的彩生活服务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收购彩生活服务的核心资产邻里乐100%股权。根据公告,交易总代价不高于33亿元。

有分析认为,彩生活服务此次的出售,或许与其母公司花样年控股的财务情况有关。

在花样年控股披露逾期后,碧桂园服务10月4日当晚发布公告称,彩生活服务控股股东花样年控股有较大可能出现对外债务违约,并称彩生活未能偿还碧桂园物业香港于2021年9月30日向其借出本金7亿元人民币的等值港元并于2021年10月4日到期偿还的贷款。

碧桂园服务表示,根据双方于9月28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条款,若彩生活服务及花样年控股有较大概率出现债务违约时,碧桂园物业香港有权要求彩生活服务无条件将根据协议质押予碧桂园物业香港的目标股份转让给碧桂园物业香港(或其指定的代理人)。

据悉,2020年,花样年合约销售492亿元,并连续12年获评“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

截至停牌前的一个交易日,花样年控股股价报每股0.56港元,年内已下跌55.47%,现总市值32亿港元。

房企融资的“至暗时刻”?

在当前脆弱的市场情绪作用下,花样年的美元债违约也对整个由房地产企业发行的美元债市场产生一定的影响。

房地产企业发行的美元债近期波动剧烈,融创中国、佳兆业、雅居乐等高收益美元债均创下较高跌幅。

据华尔街见闻10月5日统计的数据,当日佳兆业2024年到期、票息为9.375%的美元债每一美元面值买价下跌5.5美分,至68.2美分。时代中国2022年到期、票息为5.3%的美元债每一美元面值下跌2.1美分,至95.8美分;当代置业2022年到期、票息为11.8%的美元债每一美元面值下跌3.9美分,至88.5美分,两者均迈向纪录最大收盘跌幅。

这样的市场走势也已经影响到境内债市场。今日,阳光城、中国奥园所发行的境内债券也录得大跌。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21世纪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日多家房企美元债齐跌,一方面是受美元流动性收紧与市场对内房股基本面普遍信心不足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近期花样年等美元债违约等因素综合影响所致

柏文喜认为,这会影响行业融资环境以及各家房企的流动性,会让房企的美元债融资环境进一步恶化,融资难度和融资成本会进一步升高,必然会加大各家房企的运营压力并推高企业整体风险。

据财新援引评级机构穆迪在早前的一份报告中称,疲弱的销售情况和收紧的融资环境,将会增加高收益债发行房企的流动性压力,而低迷的投资者情绪,更会对那些财务能力本就偏弱的开发商产生负面影响,融资将更加困难。

从融资规模来看,房企当前的融资环境并不乐观。据克而瑞统计,2021年第三季度,房企的融资规模创2018年以来新低。据克而瑞数据,2021年前9个月100家典型房企的融资量为10919亿元,同比下降21%。其中,第三季度的融资额为2872亿元,同比下降38%,环比下降24%,融资额创201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从2021年各个季度的融资表现来看,呈现直线下降的趋势。今年以来融资政策持续保持收紧,房企融资受限;与此同时,三条红线进一步推动企业降杠杆,企业债务偿还力度加大,部分房企动用自有现金偿还到期债务,导致2021年上半年多数房企的筹资性现金流净额呈负,新增融资额持续下降。”克而瑞分析认为。

克而瑞预计,29 日央行和银保监会联合召开房地产金融工作座谈会,再次提及之前提出的 " 两个维护 ",由此看来未来按揭贷款可能边际放松,有利于房企加速销售回款。本月政府对于房地产金融的表态较为密集,但暂时没有推出实际的政策措施,未来房企的融资环境仍将继续维持低位运行。

部分内容来源:中新经纬、公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