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的网红打卡地为何从未“凉凉”
湖南

中国最早的网红打卡地为何从未“凉凉”

2021年08月15日 20:20:08
来源:潇湘晨报

原标题:中国最早的网红打卡地为何从未“凉凉”

很难想象,一个并不起眼的山城,用一片绝美山水,成为世界级流量担当。就是这样“天赋异禀”的张家界,却是个勤奋的“好学生”,不断地刷新着自己的履历,保持着自己“国际张”的流量和担当。

张家界武陵源核心景区,雨后云雾飘渺,神奇的峰林掩映在云海之中,如梦如幻,胜似仙境。图/邵颖

张家界武陵源核心景区,雨后云雾飘渺,神奇的峰林掩映在云海之中,如梦如幻,胜似仙境。图/邵颖

不是湖北张家界,但曾经很常德

最近,有机构将张家界误写为湖北的张家界。其实,位于湖南西北的张家界确实与湖北相邻。

张家界,东接常德,南邻怀化,北抵湖北。数百年来,虽然张家界版图多次“更新”,但不曾归属过湖北。

张家界,为旅游而生的名字。在此之前,它叫大庸,是个历史悠久的名字。

庸国,是春秋时期的强国。史载:“惟庸人善战,秦楚不敌也。”秦、楚、巴对其忌惮,联合起来攻打庸国。庸国战败,部分庸人逃至张家界天门山一带,重新建立庸国,称为“下庸”,都城就在今大庸溪与澧水交界处的金三角平原。

对于张家界之名,最早见于明崇祯四年《张氏族谱》序言。它记载了指挥使张万聪镇守大庸有功,朝廷就把某一片山地赏给了他,张氏家族世代镇守在这里,慢慢地就把这里叫成张家界。

在张家界市成立之前,现张家界市城区永定区(原大庸县)和桑植县隶属于湘西自治州,慈利县隶属于常德市,武陵源区当时不存在,只是慈利县下辖的军地坪镇。为了统一管理,1985年大庸县撤县设市(县级市),1988年又升级为地级市,同时将原常德市慈利县、原湘西州的桑植县划入大庸市管辖,并设立永定区和武陵源区。1994年,大庸市又改名为张家界市。

有人说张家界“很常德”。地域上,它们是邻居,同属澧水流域,而张家界话跟常德话都属于北方语系-西南官话,只是语速稍快,多了些儿化。其实,从西汉初年开始,直到1949年,常德所辖的区域一直就是现在的常德、张家界、湘西以及怀化的大部和现属于岳阳的华容、益阳的南县与沅江等地。其间各个朝代虽然有所变化,但是大致范围还是差不多的。虽然“常德”几经变化,但常德话的范围几乎没变,分布在沅水、澧水流域。喝同一江水,语言又相通,“很常德”也在情理之中了。

岁月沧桑造就的高颜值

张家界市很年轻,只有27岁,它又很古老,几亿年的沧海桑田塑造了如今的张家界。

约3.8亿年前,张家界还是一片汪洋,大陆源碎屑物不断流入。此后,张家界经历了不断的地质演变,形成了如今独特的张家界地貌。

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下,张家界地貌的石英砂岩逐渐演化成如今的平台、方山、峰墙、峰丛、峰林、残林等地貌景观。“劈山救母”“神兵聚会”“猴帅点兵”“南天一柱”“五朵金花”……栩栩如生的奇峰胜景就是张家界的传奇历史。

张家界地质复杂,地下也有一片神奇世界。张家界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区,降雨量丰富。纵深的河谷,广阔的砂岩,为温泉形成提供了天然温床。最著名的莫过于江垭温泉,水温常年在54℃左右,富含多种矿物质元素,堪称地下宝藏。温泉依山傍水,瀑布飞溯其间,一幅水墨画卷。

在几十万年的活跃地壳运动和沉积作用下,张家界拥有了丰富的岩层结构,受流水侵蚀,形成了美不胜收的溶洞。有“世界溶洞全能冠军”之称的黄龙洞是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貌,它庞大的立体结构洞穴空间,藏着幽深的暗河、悬空的瀑布、密集的石笋,洞里石乳、石柱、石笋等乳石形状各异,异彩纷呈,如水晶般琳琅满目。尤其洞内高达20米、最细处直径只有10厘米的“定海神针”,堪称钟乳石柱奇观。

被称为“世界奇穴之冠”的九天溶洞,洞因天生有九个天窗与外界相通而得名。洞分上、中、下三层,最下层低于地表400多米,是真正的地下世界。洞内石林密布,钟乳悬浮,20多米的流泉飞瀑倾泻而下,洞内外的世界同样精彩。

张家界的“绝世容颜”,是时光雕刻出来的,数亿年间,变化从未停止。

可能是中国拥有“世界之最”最多的城市

踏上张家界的土地,几乎随处都能碰上“世界之最”以及各种“吉尼斯纪录”。

据不完全统计,张家界有15个“世界之最”,可能是中国拥有“世界之最”最多的城市。“世界之最”最集中的地方在天门山,这里汇集了天下第一公路奇观、世界最高的自然穿山溶洞、世界最长的高山客运索道、世界上最长的峡谷玻璃桥……众多的世界之最,让张家界成为全球冒险家的圣地。1999年12月,张家界举行人类首次架机穿越自然山洞:在世界首次特技飞行大奖赛上,匈牙利特技大师彼得·贝森耶架机成功穿越天门山的天门洞,世界吉尼斯代表现场颁证。每年的翼装飞行世锦赛,更是极限运动挑战者的盛事。

天门山索道,全长7454米,高差1277米,连接张家界城区和天门山山顶,是世界上最长的高山索道。28分钟的索道乘坐时间里,抬头是云雾缭绕的仙境,低头是蜿蜒盘旋的水墨画,从“人间”到“天上”,一次绝美的邂逅。世界上最长的峡谷玻璃桥,全长370米,高400米,脚底下有万丈深渊,挑战着游客的胆量和勇气。“世界上最美丽的峡谷”金鞭溪,婉转迷人地绕行其间。沈从文说她是张家界的少女,吴冠中认为这是童话般的世界。金鞭溪的幽谷中呈现出不同层次的绿,宛如一颗沁凉的薄荷糖,连心脏和呼吸都变得清爽起来。

除了自然界的赠予,张家界也很会“造”。它创造的“世界首台山水实景剧”《天门狐仙》是世界上第一台以高山奇峰为舞台背景,以山涧峡谷为表演舞台的山水实景演出。

世界上最贵的空气、世界落差最高的天然石桥、世界最美峰墙、世界上最高的商业蹦极台、世界最险梯田……作为中国最早的网红打卡地,这些“世界之最”让张家界保持了自己的流量不衰,始终是被人仰望的“国际张”。

张家界城区。图/魏贤彪

张家界城区。图/魏贤彪

为何韩国人喜欢来张家界?

在张家界,韩国游客占据着境外游客的绝对优势,常年占据着张家界入境客源榜首。

韩国观光公社2017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张家界和长白山一起成为了韩国人最想抵达的中国目的地。而最近的韩国旅游网站上,张家界已经成为“韩国人喜爱度第一”的中国景点。甚至主打釜山夜景的龙头山公园,在自我介绍时也要蹭“张家界”的流量。

为什么韩国人对张家界情有独钟?

在朝鲜民族的神话传说中,有许多关于高山湖泊的故事。传说中朝鲜民族的发源地白头山,与张家界十分接近。张家界镶嵌湖泊、小巧秀丽、盆景式的山地景观契合了韩国人的审美情趣和文化传统,受到了韩国人的格外青睐,甚至将张家界当成精神原乡。

韩国人喜欢爬山,因为境内山多,韩国70%土地被山地和丘陵覆盖。在韩国,爬山即是生活,爬山也成为他们的全民运动,且融入了民族性格中。韩国人多爱爬山,就有多喜爱张家界。

对于韩国人说,旅行并没有那么复杂,风景秀丽、便捷、便宜才是最细心的考量。他们选择来张家界,因为到这里能感受到宾至如归。在张家界景区,曾有近三万人为每年60万来到这里的韩国人服务。随处可见韩文指示牌,韩国餐厅,一些酒店为方便韩国游客与国内联系,专门在酒店客房为韩国客配置了韩式电话,安排了韩语服务员,甚至街边的小贩都能说上几句简单韩语。

2019年,张家界直飞韩国首尔、釜山、清州、大邱等地的航班开通,韩国与张家界的距离只有三个多小时路程,几乎可以纳入到韩国人的周末旅行计划中去。

“国际朋友圈”玩大了

在2021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上,张家界排名235名。

而作为湘西北的小城,张家界从不自卑,甚至在“十四五”规划中提出“要把张家界加快建设成世界一流旅游目的地”。这是“国际张”的野心。

30多年来,张家界一路奔向“国际化”,从它的口号变更中都能窥见一二。从旅游发展之初,口号是“地球上只有一个张家界”,而电影《阿凡达》上映后,口号又改为“阿凡达很远,张家界很近”,再到后来的“绝版张家界,惊艳全世界”和“走遍全世界,还是张家界”。

为了实现“国际张”,张家界一路从“烂泥湾”发展到立体的“路铁空”,从遍山“无人区”到小型“联合国”……表现出极大的决心。“十三五”期间,张家界境内公路总里程达到9205.8公里,已经有张桑高速、安慈高速、长张高速、张花高速等四条高速。交通的升级,大大缩短了游客和张家界的距离。

为了吸引更多国外游客,作为湖南省第二大民用机场的张家界荷花国际机场也实现了升级。2020年,荷花国际机场累计通航国际(地区)城市增至31个,国际国内航线达到88条,入境吞吐量有99.8万人次。

张家界四门洞开,不再是一座“世外孤城”,四面八方的游客纷至沓来。

自2005年韩国河东郡成为张家界第一个国际友好城市以来,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城市都向张家界抛来了“橄榄枝”。张家界先后与韩国河东郡、美国圣塔菲市、泰国芭提雅市、法国艾克斯莱班市等建立了国际友好城市关系。围绕“一带一路”,张家界又在俄罗斯、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共建立22个“丝路驿站”,开创地市州在海外设立旅游合作联合机构的全国先河。

张家界利用旅游资源优势“逆袭”,创办国际乡村音乐周、国际诗歌旅游节、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世界特技飞行表演等国际性比赛,吸引更多外来游客。2019年,张家界接待游客数8049.3万人次,入境旅游人数达137.04万人次,其中境外客源国家和地区达到109个。就连疫情严重影响旅游的2020年,它的游客量也是全国山岳型景区中恢复最快的。相信受今年疫情波及的张家界,将以如画美景,与你重逢。

实力派张家界:少数民族文化异彩纷呈

山水雕刻的绝美风光是张家界的面子,它真正的内核藏在大山深处。

作为少数民族聚居的山城,这里住了33个少数民族,分布15个民族乡,他们彼此交融又互相独立,一起塑造出张家界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张家界少数民族中,土家族人口最多。土家族人不仅保留着古老的村落,还留存着古老的风俗。在永定区石堰坪村,有着明清时期的土家吊脚楼182栋,这是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原生态土家村寨之一。而离该村落不远的关水坪村,已经存在了近千年,这里是土家歌谣的发祥地之一。现在传承下来的有山歌、情歌、寿歌、放排歌、哭嫁歌等数十种。桑植洪家关白族乡,是湖南最大的白族聚集区,他们的寨子和土家族一样,保持着古老、原始的模样。

张家界慈利龙潭河镇“板板龙灯”。图/吴三友

张家界慈利龙潭河镇“板板龙灯”。图/吴三友

少数民族之间只有语言,极少留存文字,他们用对歌的形式来表达喜怒哀乐。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哭嫁。和汉族嫁女的喜庆不同,土家族嫁女时的哭嫁显得格外隆重。自男方送了日子起,待嫁姑娘便不再出门,而是在闺房架方桌,置老茶十碗,邀请亲邻九女围坐唱哭嫁歌。哭嫁的内容大致有追忆母女情、诉说分别、感谢养育恩等等。

在张家界这片山水中,不仅留下粗犷的国家非遗桑植民歌,还有“打溜子”这种古老交响乐。在桑植的土家族聚居地,“打溜子”还被西方国家的专家称为“东方最完善的交响乐”。土家族爱跳摆手舞,这是一种最原始的祭祀方式。族人们在摆手堂聚集,或围着大树,或者自觉围成圈上贡品祭祀,再跳舞。这种舞蹈大多模仿生活中打猎、干农活等场景。一场摆手舞,一场盛大的聚会,人们热情奔放,跳至天亮。

少数民族聚居地这些独具特色的习俗都带着些许粗犷、豪放和悲壮,这正是张家界人的底色。

张家界除了遍地葱茏的绿色,还是一片红色热土。它是湘鄂西、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发源地和中心区域,是红二方面军长征出发地。贺龙元帅从这里走上革命之路。

如若再次踏进张家界,喝杯当地白茶,走进它的“内心”,就不难理解“国际张”的勇气和担当。

撰文/记者伍婷婷 实习生袁航 冯子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