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边有一条文化小径 很多人居然都没走过
湖南

西湖边有一条文化小径 很多人居然都没走过

2021年04月23日 15:51:47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西湖边有一条文化小径,很多人居然都没走过

蒋瞰

一提起“栖霞”二字,多数人第一反应在南京。也难怪,在南京,“栖霞”是一整个区域的名字。而在杭州,“栖霞”是一片山岭,在葛岭西面、岳王庙后面。

相传,岭上旧时多桃花,春日盛开,犹如满岭彩霞,故称栖霞岭,岭下小路名为栖霞小径。

和居民共处的栖霞文化小径   本文均为 作者 供图

和居民共处的栖霞文化小径 本文均为 作者 供图

栖霞文化小径的简介

栖霞文化小径的简介

有意思的是,很多杭州人对栖霞岭都有一种莫名的感受:知道大致方位,似乎挺熟悉,却没有真正走过。

栖霞小径指的是栖霞岭1-67号,不到500米。始于岳坟出口处,快要进入宝石山林区前,小径结束。

既然是小径,就要有小径的样子。石头铺成的小路,窄窄的两车道,适合散步的样子。但当一边划上了车位后,小径顺势成了单车道——寸土寸金的西湖景区,从来不会有多余车位。

小径虽短,人文景点分布得却很密集,也就有了“文化小径”这一雅称。

岳飞庙自不用说,一直是西湖北线的打卡景点。

往前走几步,栖霞岭18号是杭州华北饭店,和香格里拉饭店、岳飞庙一样,有着统一又具有标志性的砖红色外墙。开设于1953年的华北饭店原是浙江省军区第一招待所,接待过十大开国元帅中的6个,以及军內外政要名人、英雄等,至今有警卫员守着大门。

因为年代久远,虽地处极好位置,房价并不高。鲜为人知的是,里头有个防空洞改造而来的酒窖,约3000平方米。

栖霞岭32号是中国美术界国画宗师黃宾虹旧居。1948年秋,黄宾虹先生应杭州国立艺专之聘担任教授,从北平来到杭州,定居栖霞岭。一开始,黄宾虹住在岳庙旁栖霞岭19号艺专宿舍,4年后的春天才迁到现在的地方。

 黄宾虹纪念室外观

黄宾虹纪念室外观

旧居为独门小院,坐西朝东。庭院呈方形,中央置汉白玉黄宾虹塑像。主体建筑为一幢砖木结构西式楼房,现在就是黄宾虹纪念室,陈列着先生生平事迹。

1955年3月27日公祭黄宾虹先生的时候,他的夫人及子女宣布遵照其遗嘱将遗作及所藏文物等全部献给国家,包括古今名画、古印、铜器、玉器、瓷器、砖瓦砚、碑帖等。

五四宪法历史资料陈列馆外观

五四宪法历史资料陈列馆外观

再往前走几步,栖霞岭54号是“五四宪法历史资料陈列馆”栖霞岭馆区(主馆在北山街62号)。杭州是我国第一部宪法的起草地,这个馆区主要普及宪法基本知识。

场馆由几栋独立又相连的房屋组成,人字形屋顶依山势逐渐升高,外观乍一看是高级的山地排屋,还有白墙黑瓦掩映在水杉和枫树中,春夏静谧,秋日火艳,落地玻璃映出屋里的浩繁卷帙。

事实上,这里原是老杭州人的街坊里弄式住宅群落,名为“紫云里”。建于上世纪20年代,坐北朝南,屋顶是老式瓦片,开了老虎窗,整齐、有规模却也极为简陋。居住者大都为西湖船工及服务于西湖的普通劳动者,他们依靠井水和煤炉过日子。

栖霞岭59号四合院民居

栖霞岭59号四合院民居

斜对面栖霞岭41号的门头上刻有“香山精舍”四个大字——北山路一带以“精舍”为后缀的房子很多,最出名的是菩提精舍和石函精舍。这个香山精舍有点不同,刚进门,凉风嗖嗖,原来是个洞,名为“香山洞”,是杭州市文物点。洞内崖壁上有续范亭将军挥毫题写的“尽此一报”。

1936年5月-11月,抗日爱国将领续范亭在香山精舍疗伤,后应杨虎城之邀赴陕西共谋大计。临别杭州前,写下了《别西湖》:“烈士英雄西子宫,山川草木并昆虫;西湖拜别从军去,征讨将军逐犬戎。”“尽此一报”四个字也在同时题写。

再回过来说香山精舍。

1911年,僧人止安、心圆在洞旁资筑有香山寺,雅号“香山精舍”。在6.8亩的面积上依山取势,构筑了大小60多间房,除了僧人自住,也对外出租一部分房间。后来,香山精舍开办了西湖佛学图书馆,成为佛教图书集散地。1949年后,香山精舍先后成为华东美术学院宿舍,以及西湖区政府第一招待所。

香山精舍贴隔壁是一个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四合院民居。

和方方正正的京城四合院不同,民居两面是山墙,两面是房间,如今是民宿锦上云宿·西湖北院,共有5间客房。最抢手的是院子里两张用老船木做成的长桌——住店客人喜欢在这里悠悠地用餐,或是闲坐聊天。

香山精舍和如今的锦上云宿•西湖北院

香山精舍和如今的锦上云宿•西湖北院

老船木是这栋民房特有的材料,战船沉海后经过多年海水冲刷后形成,因长久抵抗了海水的腐蚀,有着无比坚硬的内核。

虽说是民宿,却常被人当作文化景点,来来去去登山的人经过时都会忍不住张望一眼。店长小牛是敦煌人,在不影响现有客人的前提下,她从不拒绝这些过路客,反倒是跟他们介绍起了房子的历史。在她看来,这才是民宿的意义,不是关起门来只接受线上预定。

再往前走,山林逐渐密布,脚下的石头路变成了登山道,意味着进入宝石山林区。严格意义上说,文化小径到此为止。

民宿里的织布体验

民宿里的织布体验

单单是这些文化景点,文化小径还不够文化,得要有人间烟火为其加持。

层高最高的栖霞岭社区让老杭州人拥有傲人的居住资本,就算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些房子的劣根性——梅雨季潮湿,蚊虫多,那也没关系,住在这里就是有优越感——游客们挤破头皮要看的东西,他们看了一辈子。沿栖霞小径登至宝石山,到初阳台看日出是他们的日常。除此之外,练声、溜鸟、打牌、闲步……就是住在西湖里的生活。

栖霞岭35号民房

栖霞岭35号民房

除了社区居民房,小径一边,也就是栖霞岭35号是一排极为吸睛的平房,主人们将其打理得极为精致。光是走廊上的花草,就是一幅生活家做派。一早,老头儿打开房门,边喝酸奶边浇花,羡煞一早就被导游喊出来赶路的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