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贴自拍机”翻红 愿花钱找情怀吗
湖南

“大头贴自拍机”翻红 愿花钱找情怀吗

2021年04月13日 22:54:51
来源:新湖南XHN

原标题:“大头贴自拍机”翻红,愿花钱找情怀吗

三湘都市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黄亚苹

“一组照片4张,但间隔时间太短,没来得及摆造型机器就自动开拍了,总体来说挺好玩儿。”4月10日,在长沙市岳麓区某科技公司担任行政助理一职的鲁小姐约上闺蜜,在海信广场4楼的粉红自拍屋内,花费36元拍摄了一组颇具年代感的大头贴自拍。

占地仅1.5平方米、搭配搞怪眼镜和头纱等自拍工具、选择喜欢的边框和底色就可自助拍照……相对于影楼动辄上千元的拍摄花销,这种自带美颜且无需预约的“街拍机”,吸引了不少年轻市民回忆尝鲜。

体验

38元15分钟,可选相纸边框及背景

“帘子一掀,配上‘杀马特’的背景图,就有了2005年前后在金满地商业街拍大头贴的感觉。”鲁小姐介绍,在点评软件上看到自拍屋的推荐后,便约着闺蜜找年轻时的回忆,“进去之后,也像拍大头贴一样,镜头左右都有白光灯光,还能选美颜风格和滤镜,肤色在镜头中看起来挺不错。”

10日傍晚,三湘都市报记者在太平街一家大头贴照相馆内看到,店内有一整面摆着复古电话、胶卷、收音机等物品的、用于顾客拍照的背景墙,商家还免费提供搞怪眼镜、森系头纱、动漫发箍等“凹造型”小道具,尽管已临近店铺闭店时间,仍有3对结伴而来的顾客在等待使用自拍机。

“大头贴38元拍一套送一套,可拍摄8张照片,一共打印16张;使用拍立得相机拍照8-10元一张,5张起拍。”每每有消费者进店,店主便热心地介绍门店收费标准及服务项目。

等待约30分钟后,记者进入这种颇受欢迎的“自拍屋”内体验,开始拍摄前,店主会要求顾客选择拍摄边框及背景;拍摄时,页面会显示15秒倒计时,若拍摄不满意,每张照片有一次重新拍摄的机会。10分钟后,记者结束拍照,支付38元拿到了16张照片。

走访中,记者发现,坡子街、海信广场、五一新干线、鸿铭中心等写字楼内均有“四格大头贴”自拍机,有的自拍机被放置在拼豆手工坊或猫咖中,丰富了消费者的选择;有的门店则摆放了数台自拍机,收费均在30-50元不等,拍摄时间则限制在30分钟内。

市场

激发“颜值消费” 但行业不成熟

鲁小姐回忆,大约在2005年前后,金满地商业街便有数家大头贴自拍馆,“桌上摆着十几本相框模板,拍照前先在白色纸条上写下对应模板的编号,拍摄不限时长,根据尺寸大小按张数收费。年轻时能在里面拍上一下午,收费也比现在便宜得多。”

与彼时留着“杀马特”造型,摆出搞怪或卖萌剪刀手的拍照模式不同,如今的自拍馆能提供拍照道具,在人脸识别技术的帮助下,祛斑祛痘、大眼瘦脸、面部重塑等美颜功能,给顾客带来更好的成片效果。不过,自拍馆单次收费更高且有相对严格的拍摄时长控制。

“一台美拍机一天营业收入在500元左右,以女性、年轻消费者为主的商场为最优选址。影响营收的最大因素还是人流,其次是人群构成。”自拍馆店主介绍,尽管客单价高,但大多数消费者都是抱着进店尝鲜的态度来体验,很少有多次消费的顾客。

此外,尽管美拍机迎合了消费者的个性需求与私人定制趋势,也降低了成本及经营门槛,但无法帮顾客调试出良好的拍摄效果,设备稳定性不佳等仍是“无法忽视的”硬伤。“如今,手机自拍APP的功能已经十分强大,如果想要效果专业一点,消费者就会选择去拍写真。”业内人士认为,颜值消费驱动下,年轻女孩们对美的追求以及在社交媒体上晒图的欲望,催生了拍照打卡风潮,也成为商家瞄准自拍馆商机的原因,但自拍机“赚快钱”的属性,很难培养复购消费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