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二次收费屡禁不止 不交费纳入“黑名单”
湖南

快递二次收费屡禁不止 不交费纳入“黑名单”

2021年03月25日 15:21:07
来源:新湖南XHN

原标题:明明买的是包邮商品,到快递点取件却还要交一道钱

快递二次收费为何屡禁不止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肖祖华

工业品下乡,农产品上行,快递进村已经成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一环。但是,目前的农村快递市场,二次收费现象仍屡禁不止,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影响了快递进村的进程。

2020年,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湘问频道和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共收到关于快递二次收费的投诉240余条,全省14个市州都有,中通、申通、圆通、百世汇通、韵达(以下简称“四通一达”)和极兔等快递品牌均存在二次收费问题。湖南省邮政管理局数据显示,2020年针对快递二次收费立案99起,对“四通一达”、极兔等快递公司都进行过处罚。但是,处罚之后,二次收费之风仍然盛行。其原因何在?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

强制收费,不配合会被打入“黑名单”

吉首市矮寨镇的龙女士投诉说:从2020年开始,矮寨镇“妈妈驿站”以托运费的名义,向每一位前来取快递的村民收取每个包裹2元的费用。不愿意付费的客户,将被登记信息,快递点不再为此客户提供去市里取件到镇上的服务。

“因为拿快递被收费,我投诉快递站,结果,快递站把我列入‘黑名单’,我的快递只能自己到县城去取了。”家住隆回县荷香桥镇的刘先生投诉说,他家附近这个名为“最后一公里”的快递站,按照快递大小收取每件至少2元的费用,经营超过3年了。

“购物时明明都说是包邮的,可到了镇上的快递站,每件却要收费2至10元,我每个月取快递都要花费100多元。”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平茶镇的赵女士也气愤地向记者表示。

记者梳理发现,快递二次收费投诉主要来自农村地区。因为快递二次收费,各地已经发生多起矛盾纠纷。

派件费过低,快递公司“甩锅”终端网点

其实,对于快递二次收费,终端网点也有话要说。

吉首市矮寨镇“妈妈驿站”负责人诉苦说,快递点为个人自主经营,镇上的快递都是他们出车去市里运回来的,快递公司没有给他们任何费用,如果不收费,他们纯粹是亏损。“我们更多的是为了乡亲们方便,否则他们要自己去市里拿快递。”

记者调查发现,情况确实如矮寨镇“妈妈驿站”负责人所言。“四通一达”、极兔等快递公司大多采取加盟制,加盟网点大多只限于县城,乡镇和村级快递配送站点多为私人经营,快递公司没有给这些终端网点任何派送费,终端网点只能通过二次收费来维持经营。

网友“湘阴人”还投诉称,今年过年后,湘阴县圆通、韵达、百世汇通、申通等快递公司已经不送货上门了,各快递公司的县级加盟商联合起来,合并成一个公司。为节约成本,该公司要求承包片区的快递小哥不要送快递上门,强制收件人到自取点取件。

据了解,我省是快递业务大省,日派送件达1200余万件,而近年来快递行业价格战愈演愈烈,派件费逐年递减,派件营收压力很大,这成为快递公司转嫁成本给终端网点的根本原因。

管理部门将在全省开展专项督查

针对二次收费问题,记者采访了“四通一达”、极兔等快递公司,公司方均回应称有明文规定,严禁网点对消费者进行二次收费,消费者如果发现终端网点二次收费,可以拨打客服电话举报,公司会对网点进行处罚。

湖南省邮政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自2018年以来,我省每年都会开展针对快递二次收费的专项执法行动,并列入了各市州局领导工作重点考核内容,一旦发现有二次收费情况,查实后就会对相应快递企业进行处罚。2020年,共立案查处99起,罚款近200万元。

对于二次收费屡禁不止问题,湖南省邮政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快递行业缺乏专门立法,并且属于多部门管理,监管存在难度。凡是采取加盟制的企业,基本都存在这个问题,而顺丰、京东、邮政等采取自营模式的快递企业相对问题较小。另外,目前的顶格处罚也就是3万元,震慑力有限,很多加盟商不在乎,受罚后仍然收费。要改变这个局面,还是要从企业经营模式和规范派件费方面努力。

今年的全国邮政管理会议上,已经提出要治理派件费过低等问题。据悉,湖南今年将从前端遏止和加强执法两方面努力,引导快递企业从“能到达”向“能送达”转变,推动快递进村既快又好发展。今年,湖南快递进村覆盖率将提高到80%-90%。

记者还了解到,3月初,湖南省邮政管理局已经对“四通一达”和极兔进行了集体行政约谈,要求严格管理二次收费问题,下一步将在全省开展专项督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