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寨大桥:深山飞出彩虹桥
湖南

矮寨大桥:深山飞出彩虹桥

2021年03月21日 11:02:20
来源:凤凰网湖南

凤凰网湖南讯(文/图 尹嘉悦)3月15日,登上矮寨大桥底部的观光通道,在烟雨中俯瞰村寨中的袅袅炊烟,远望“三姊妹峰”上的凌云松柏。355米的垂直高度下,油菜花、梨花竞相开放,云中桥与谷底寨交相辉映,崖上路与道边花相映成趣。

云雾中的矮寨大桥

云雾中的矮寨大桥

矮寨大桥位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境内,是包头至茂名国家高速公路在湖南省境内的一座特大钢桁梁悬索桥。它主跨1176米,于2012年正式通车,是长沙至重庆通道湖南段吉(首)茶(峒)高速公路中的控制性工程,也是目前世界上跨峡谷主跨度最大的钢桁梁悬索桥。

横跨在德夯峡谷上的矮寨大桥,见证着8年脱贫攻坚的乡村巨变,给湘西的青绿山水抹上一笔朱砂,也给湘西的民生经济带来一份希望。它既是科技之桥,也是致富之桥,更是一座让湘西传统文化“走出去”的文化之桥。

科技之桥,四年铸造桥梁奇迹

矮寨地处云贵高原山脉断层处,山高坡陡,地势陡峭,山崖中更是有大小溶洞18个,在这里,无论是修路,还是造桥,都有不小的难度。而矮寨大峡谷是吉茶高速公路的必经之地,如何跨越天堑,是当时的难点和焦点。

在大桥通车以前,始建于1935年的矮寨公路承担了大部分的车流量,是湘西交通中最险最堵的咽喉要道。为了打通湘川公路,保卫抗战大后方,2000多名民工栉风沐雨奋战7个月,用一凿一锤修建了这条长6.25公里,有着13道急弯的公路,200余名修路工人长眠于此,山顶的“开路先锋”铜像铭记着这条传奇之路上的血泪。

“开路先锋”铜像与矮寨大桥遥相呼应

“开路先锋”铜像与矮寨大桥遥相呼应

矮寨大桥建造期间,蜿蜒盘旋的矮寨盘山公路成了物资运输的唯一通道,但庞大的交通流量使得这条“生命线”不堪重负。“每天堵车是常态,不堵车是少有。运材料上山,有时候会堵一天”,湖南路桥矮寨大桥原工区长苏巧江介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运输材料会挑选晚间时段,交通部门也会帮忙疏通交通。但由于山间能见度低,冬天路面湿滑,送货危险大,很多送货司机不愿意来。”

面对如此多的难题,设计者们攻坚克难,在技术上创造了四个世界第一:主跨1176米为通车时跨峡谷悬索桥最大;首次采用塔、梁分离结构,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峡谷的生态环境;首次采用碳纤维岩锚吊索结构,为解决传统预应力岩锚体系的耐久性难题提供了一种方案;首次采用“轨索滑移法”架设钢桁梁,突破传统工法的局限,解决了山区主梁架设的难题,为世界贡献了悬索桥架设的第四种方法。

检修工人在检修桥梁螺栓

检修工人在检修桥梁螺栓

四年时间里,“路桥湘军”们在艰苦的条件下铸造了桥梁奇迹。苏巧江介绍,2008年遇到了冰灾,当时山上无水无电,技术人员带着干粮和水,在山上一呆就是一整天,这种生活持续了2个多月。湖南路桥二级总监、矮寨大桥原项目经理左宜军回忆到:“那时员工宿舍还未完全建好,早上起来发现雪已经把屋顶压塌,当时条件艰苦,但是现在看来非常值得。”

2012年3月31日,矮寨大桥正式通车,国家8条西部高速公路大通道之一的湘渝高速全线贯通。以前从长沙到重庆16个小时的车程,自此仅需8小时。如今,大桥被美国国家广播公司评为“十大非去不可的世界新地标”,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时代名片。

致富之桥,旅游助力精准扶贫

“交通+旅游+脱贫”凸显了矮寨大桥的经济效应与社会影响。这座彩虹桥像链带一般,串联起矮寨、凤凰、十八洞村、张家界、芙蓉镇、边城等湘西美景,也见证着这片土地脱贫攻坚的乡村巨变。

“百年路桥奇观,千年苗寨风情,万年峡谷风光”,矮寨大桥旅游观光项目自2015年11月营业以来,已接待客人量300万人以上。湖南高速文旅公司旅游事业部部长张志说明,今年9月,景区将开启高桥蹦极,高桥秋千,云中漫步等高桥体验极限项目,让游客既能看风景,又能满足体验需求。

矮寨大桥一角

矮寨大桥一角

据了解,矮寨大桥的日均车流量超过了14000台/次,旅客车流以及农产品货运等物流运输车辆约占比40%。其临近村寨都依托矮寨奇观景区发展了“链带”旅游产业,探索农旅融合模式,直接带动1000人就业,间接带动5000人就业和3万人脱贫。

矮寨镇排兄村的龙秀成和家庭村的石大林就靠着开农家乐和民宅脱贫致富。龙秀成表示,大桥没开通前,老百姓在家里做农活、做工,年轻人都在外打拼,收入仅能维持生活。开通后,游客进来了,村里的年轻人也回来了,在家卖零食、水和农副产品就能赚钱,年收入有六、七万。大桥开通带来大量的游客资源,他的农家乐最忙的时候需要请人帮忙,从早上10点一直忙到晚上8、9点。

茶农在茶园里采摘新鲜茶叶

茶农在茶园里采摘新鲜茶叶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距离矮寨大桥十五公里的十八洞村首次提出“精准扶贫”。8年后,矮寨大桥附近的县市都因地制宜发展了各自的农旅产业,逐步实现脱贫摘帽。马颈坳镇隘口乡从2009年开始选择种植湘西黄金茶,采用“商户+支部+合作社+农户”的模式,让茶农不再担心茶叶的销售问题,随着矮寨大桥的开通改善了交通运输条件,湘西黄金茶实现了从卖不出去到不够卖的转变。据乡支书向天顺介绍,隘口乡的人均年收入已达2万元,到2025年,有望实现人均10万元的年收入。

文化之桥,自信谱写盛世华章

“德夯”,意为“美丽的峡谷”,是天下闻名的苗鼓之乡。逢年过节,苗族儿女会登上问天台,在辽阔宇宙间击鼓鸣唱,默念祈福口诀,让祝愿随着鼓声飘散于天地自然。现在,德夯苗鼓通过“鼓文化节”与世界各地的鼓舞同台竞技,各国游客来到这里都要一睹苗族鼓舞的风采。

在问天台上敲响苗鼓

在问天台上敲响苗鼓

第四代鼓王龙菊献表示,老一辈的苗鼓动作不多,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发扬苗鼓文化,就把传统与舞蹈动作融合起来,再通过肢体语言去表现苗族人民的劳作生产。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学校都会开设苗鼓课程,她也常受邀出去教学生们打鼓。

除却全国的鼓王大赛,德夯里的各个寨子都会自己组织苗鼓比赛,过年时,大家会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和银饰穿戴出来,整个广场上红绸带翻飞,那便是每年最热闹的时候。

矮寨大桥开通后,湘西传统刺绣——苗绣在得到传承的同时,也带动着湘西的扶贫工作。湘西七绣坊的负责人石佳,就是一名在大桥通车后回到故乡的苗族姑娘。2017年,她请了四个苗绣非遗传承人给当地妇女带薪培训了三个月,发展包括绣花、种茶、制鞋在内的一二三产业,让外出务工的妇女回家就能找到工作。2019年,七绣坊的苗绣登上国际时装周,中国苗绣的影响范围扩大到欧洲与非洲等地。

绣娘在展示苗绣

绣娘在展示苗绣

石佳表示,矮寨大桥通车之前,交通困难,她曾12年没有回家。通车后,为了完成母亲传承传统文化的心愿,她回到花垣县发展苗绣产业。从不愿意回来,到和绣娘们一起学习传承,她在发展苗绣中提高了文化自信。

矮寨镇家庭村的秧梅开也在外出打工6年后回到了家乡。2020年,她建立民族文化手工作坊,展览、制作、加工和出售传统民族服饰和传统手工刺绣,带动村妇女在家就业。像这样与苗绣相关的扶贫车间在湘西还有很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通过矮寨大桥回到这里,在传承文化的同时,给当地经济发展注入活水。

德夯苗寨里,苗布挂在竹竿上随风飘扬,阿婆坐在竹椅上安静地编着腰带,苗鼓上红丝带翻飞,光着膀子的汉子在钢火中舞动腾龙。矮寨大桥上,过往车辆川流不息,用仅仅1分钟的时间,跨越千万年峡谷的时间沉淀。矮寨不矮,时代标高,高高的桥与矮矮的寨之间,是交通上的便利,是人民生活的富足,也是文化自信的树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