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兴盛、橙心、十荟团、多多等社区团购平台乱象 买菜都不省心
湖南

调查:兴盛、橙心、十荟团、多多等社区团购平台乱象 买菜都不省心

2021年01月13日 07:48:05
来源:938潇湘之声

原标题:霉大米!无生产日期虾仁!兴盛、橙心、十荟团、多多买菜都不省心

橙心优选不显示产品关键信息

将调制牛腩当纯牛腩卖

长沙市民谢先生:2020年12月28日,谢先生在滴滴旗下的社区团购平台——橙心优选花了59.7元购买了三盒“恒都牌牛腩块”。但是第二天,谢先生去自提点取货时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正宗的牛腩。“这牛腩是魔芋粉、氯化钾,还有碳酸钠等很多东西勾兑出来的。”

图片

图片

此外,在这款牛腩块的外包装盒上,谢先生发现上面详细标明了配料、生产日期、生产厂商等产品的详细信息。而且,在外包装盒上,还能清楚地看到“速冻调制生制品”的字样。这就说明这款产品并不是纯牛腩。但是这些产品的关键信息,在橙心优选小程序的页面上全都没有显示。这让谢先生认为橙心优选是有意欺诈消费者。“这个产品本身的外包装信息都是齐全的,但是平台上的图片却没有显示任何的产品信息,也没有标明是调制牛腩。如果当时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些信息,肯定就不会下单了。”

随后,《为民热线》记者将谢生生反映的问题,反映到橙心优选湖南分公司所在地的雨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十荟团出售发霉大米

10次拨打客服电话无人接听

长沙市民彭女士:2020年8月5日,彭女士在十荟团上花了77.5元购买了一袋某知名品牌的大米,但是在第二天收到货打开包装时,让彭女士大吃一惊。“发现都发霉了,应该是他们的储藏有问题。”

之后,彭女士拨打了长沙市12345政务热线。经过监管部门协调,最终商家退还了77.5元,并向彭女士赠送了2袋价值50元的大米。

柳女士:柳女士是十荟团的一名团长。2020年12月24日,她在十荟团上支付了69元下单购买了一支唇膏。但是到了第二天并没有收到货,商家要求柳女士退款。但柳女士原打算是将这支唇膏送人,不好取消订单,坚持让商家发货。“我向运营的工作人员问售后客服的电话,根本问不到。我打十荟团的全国客服电话,打了不下10次,一直是等待,根本就没人接。”

兴盛优选一商品无生产日期

维权4个月都无法解决

长沙市民熊女士:2020年9月5日,熊女士花了5.99元在兴盛优选平台上购买了一包“速冻三鲜虾仁玉米”,但是在拿到货之后,熊女士怀疑产品存在质量问题。“我发现包装上没有生产日期。我买这个东西是给小孩吃的,连个生产日期都没有,对产品质量很不放心。”

图片

在发现了产品可能存在质量问题后,熊女士立即拨打了兴盛优选的全国客服热线,但是对方并不受理投诉,必须要通过社区团购的团长向兴盛优选专门的售后客服反映问题。但是在提交了产品照片等相关证据后,熊女士投诉的问题直到现在都没有得到解决,维权之路十分艰难。“客服刚开始说是打了钢印,接着又说是喷墨,之后说因为产品是冷冻包装,生产日期可能被水渍给浸掉了。最后就把我丢给厂家去处理,兴盛优选就不管了。”

兴盛优选买货容易,退货难

李女士:李女士通过兴盛优选平台购买了一台取暖油汀,收到货后并不满意,于是就联系商家退货,但遭到了商家的拒绝。最后,长沙高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介入协调,商家进行了退货。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5条规定:经营者采用网络、电视、电话、邮购等方式销售商品,消费者有权自收到商品之日起七日内退货,且无需说明理由。

6次申请退款都遭拒,多多买菜退款难

黄女士:今年1月1日,黄女士在拼多多旗下的多多买菜平台下单购买了5斤猪肉、1斤橙子。但黄女士第二天去自提点拿货的时候,才发现团长已经取消了跟多多买菜的合作,两件商品一件都没有拿到。“3日,我在网上申请了退款,当天1斤橙子的钱退了。但是5斤猪肉,大概是109元却一直没有退回来。我前后在平台上申请了6次退款,都退款不成功。找平台的客服,都是机器人客服,根本就没有人工客服。后来打了5次客服电话,也一直没有人接,投诉渠道根本不畅通。”

一分钱买8个鸡蛋一分钱买600克香蕉

一分钱买650克土豆

龚女士:龚女士家住长沙开福区湘江世纪城,以前一直是在楼下的店铺买菜买水果。但最近这几个月,由于各大社区团购平台的出现,她改变了消费习惯。“最近在团购平台上买了些冰糖橙、青菜,价格比外面的实体店的要便宜些。”

图片

但眼下社区团购平台上的商品之所以价格低廉,除了这一商业模式本身的成本优势之外,更多的是由于互联网巨头杀入之后掀起的价格补贴大战。

以阿里的淘宝买菜为例,1月7日,记者登录APP,映入眼帘的是各种价格极低的商品。平台不仅设置了限时秒杀活动,对于新客而言,还能够一分钱买8个鸡蛋,一分钱买600克香蕉,一分钱买650克土豆。

社区团购平台大打价格战

菜贩生意下降一半

周大姐:社区团购以明显低于成本的价格吸引客流,这直接对广大的小商贩造成了降维打击。周大姐从2013年起就在湘江世纪城小区租了个店面卖菜。但最近,她的那些老顾客再也没有在店里买过菜,生意一落千丈。“老顾客都看不到了,他们都去社区团购平台上买东西了。今天上午,我的营业额就300多块钱,去年同时期,一个上午能有六七百、七八百的营业额,下降了一半。”

社区团购平台大打价格战也损害了供货商的利益。近期,华海顺达等多家供货商就向经销商发布通知,禁止以低于终端零售价给社区团购平台供货。

业内人士赵萍指出

“为了保持销售环节的低价,在进货环节利用大规模采购这样的优势,过度压低进货价格,使得像蔬菜、水果等等一级批发商无利可图,甚至可能会进一步影响到更上游的农业生产环节,从而损害农民生产的积极性,这对于整个供应链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而且从长远来看,广大消费者最终也并不一定能从这场社区团购价格补贴大战中获益。社区团购一旦形成寡头市场,便再无价格优势可言,更难以避免出现“杀熟”等不良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