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通艺术屡屡拍出高价 抢夺二级市场新藏家
湖南

卡通艺术屡屡拍出高价 抢夺二级市场新藏家

2020年11月16日 11:30:39
来源:第一财经

原标题:卡通艺术屡屡拍出高价,线上拍卖抢夺二级市场新藏家

10月刚落幕的保利15周年庆典拍卖会,以超41亿元的亮眼成绩,继续领跑中国艺术拍卖市场。这也让疫情后的艺术拍卖行业,呈现出蓬勃兴盛的气势。

2020年全球拍卖市场的整体变化,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蔚看在眼里。她认为,今年是全球艺术市场的重要转型期,全球市场面临重大变化。世界顶级的拍卖行佳士得、苏富比等,都在征集拍卖资源时加重了其他国家及地区的艺术品比重,全球化趋势更强。香港巴塞尔、英国弗里兹、瑞士巴塞尔等,也多了许多来自东方的面孔,其中不乏来自中国的年轻藏家。

“这些现象释放出一个信号,传统艺术审美的口味在与当代相融合。”她相信,未来国内外的大型拍卖行在征集拍品、制定营销计划、推行艺术教育及客户培育等方面会越来越明显地体现这一趋势,全球化将成为重要的可持续的商业策略。

全球化趋势下,成立15年的保利拍卖与拥有200多年历史的老牌拍卖行富艺斯携手,将于12月3日呈现“20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香港秋拍。在此之前,将在内地三大城市预展。

两大拍卖行罕见联手,是资源的优势互补还是疫情下的抱团取暖?富艺斯中国区总监张文嘉对第一财经表示,这两种情况兼而有之。

富艺斯自2018年进军中国内地市场,今年是其进入亚洲市场的五周年,他们已经看到了亚洲市场的无限潜力。富艺斯在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设计、摄影、版本作品、名表及珠宝各方面均具丰富经验,保利拍卖则在中国艺术品拍卖领域保持国际领先地位,两家公司互为东西方拍卖行业领航者。

“两家拍卖公司的携手,更多是资源的共享,各取所长,发挥优势,综合各自领域的专业优势及业内资源,为藏家提供中西文化交流的新体验。“张文嘉认为,在后疫情时代,这种合作或将为中西方艺术品市场带来新的机会。

艺术品金融化

去年4月1日,美国涂鸦艺术家KAWS创作的《THE KAWS ALBUM》在香港苏富比拍出1.16亿港元,预示着“卡通艺术”、“潮流艺术”已经成长为当代艺术市场最活跃的类型之一。

王蔚注意到,收藏群体的审美风向,不再限于本民族的艺术品。去年,东亚卡通风格的艺术品在日韩及大中华区流行,“一些影像艺术、装置艺术甚至带来了‘网红’级的流量和关注度,而中国新晋的收藏家对此并不排斥”。

在“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上,领衔的拍品之一就是日本最贵艺术家奈良美智创作于1995年的代表作《温室女孩》。此外,已故华人抽象艺术大师朱德群的《构图65号》,以及张晓刚、岳敏君、方力钧、周春芽、刘韡及黄宇兴等重磅艺术家的作品,形成强大阵容。

奈良美智《温室女孩》

奈良美智《温室女孩》

朱德群《构图65号》

朱德群《构图65号》

王蔚认为,随着科技发展,艺术收藏观念的普及,拍卖行业从交易内容到交易形态都将发生较大变化。今年,这种变化尤为强烈。

交易的网络化、藏家的年轻化,使得拍卖行在作品征集、定价、宣传等方面加大投入,甚至会不计成本地培育新兴市场,比如近年被发掘的越南现当代艺术领域。

艺术品的金融化,在高端艺术市场显得越来越重要。王蔚发现,国际拍卖行出现了越来越多具有金融背景和国际时尚品牌经销商从业背景的管理层,他们能打通金融和生活方式的隔阂,把时尚品牌、艺术品收藏和金融配置连为一体。

在拍卖行的层面,为客户提供质押贷款的操作流程也更规范,估值更准确,风险控制更专业。

纵观2019年下半年的整体交易数据,拍卖市场的成交率仅有40%。王蔚认为,之所以有大面积的流标率,问题并非出在作品内容和风格,而是市场对高标高售拍卖策略的抵制。

王蔚说,除了极少数的精品巨制,很多艺术品都应该以低标高卖的策略形成价格,提高成交率,才能提振市场信心,“艺术品只有得到充分的流通和周转,才能实现文化传播、金融和套现的功能。”

抢夺二级市场新藏家

“整个艺术品市场越来越好是大趋势。”谈及富艺斯进军内地的两年时间,张文嘉说,在这个大趋势下,他们从一个初到上海的小团队迅速成长。

今年,富艺斯的内地买家增长了77%,其内地团队也扩大规模,并将于明年在上海设立富艺斯艺术空间。

“从大趋势来说,线上拍卖今年有很大的发展。富艺斯今年一共推出30场全球范围的线上拍卖。香港也有跨部门的线上拍卖,成交率都在90%以上,而且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的新藏家数量。”张文嘉说,像“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的预展就在线上直播,增加更多受众群体。每周四,富艺斯也都有新的线上拍卖。

费尔南多·博特罗《海滩》

费尔南多·博特罗《海滩》

亚洲市场的新晋藏家崛起,藏家越来越年轻化,是张文嘉明显感受到的趋势。

早在三年前,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亚洲主管暨亚洲区副主席柯强声就对媒体表示,亚洲市场对艺术品的需求越来越强烈,而且艺术收藏家的品味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新藏家对西方当代艺术更关注,很多年轻的藏家通常都有海外留学背景,他们更关注西方当代艺术。”张文嘉研究这些新晋藏家时发现,很多年轻人的父辈就是藏家,但通常以书画作品为主,这些“藏二代”相比之下,对现当代艺术更感兴趣。一些因疫情而从海外回国的年轻藏家,也在回国后显示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浓厚兴趣。

抓住年轻人就是抓住未来的市场。据BCG与腾讯合作发布的《2018中国奢侈品数字消费市场洞察》,全球奢侈品销售额的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消费者,50%消费者居住在中国前15大城市以外,30岁以下的奢侈品消费者贡献了42%的消费。

“不仅拍卖行看好90后、00后的年轻群体,在大消费市场,奢侈品行业也相当注重年轻市场的培育。”张文嘉说。

比起上一辈藏家,年轻藏家更容易接受线上拍卖。全球拍卖行积极进行线上布局,自然也成了共识。

“拍卖行业的核心是服务好藏家,经营策略上也在不断求新求变。”王蔚相信,拍卖行的每一次转变,都是为了让藏家获得最好的收藏品鉴服务与艺术品投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