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债务爆雷“前夜” 大股东执意套现14亿有何玄机?
湖南

百亿债务爆雷“前夜” 大股东执意套现14亿有何玄机?

2020年11月16日 11:20:22
来源:第一财经

原标题:百亿债务爆雷“前夜”,大股东执意套现14亿有何玄机?

A股市场又现债务违约“黑天鹅”。11月13日晚间,锂业龙头股天齐锂业(002466.SZ)自曝百亿贷款面临违约风险。

消息一出,20万名股东欲哭无泪。截至11月13日收盘,天齐锂业收报24.58元,总市值363亿元。

根据公告,天齐锂业的18.8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4.4亿元)并购贷款将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存在无法及时、足额偿付导致违约的可能性。

面对即将到期的巨额贷款,天齐锂业表示,已向中信银行牵头的并购贷款银团(下称“银团”)提交了调整贷款期限结构的申请,目前尚在审批中。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告发现,如今齐锂业债务“爆雷”的根源是2018年的一笔“蛇吞象”式并购。2018年5月,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买下智利锂矿巨头SQM公司23.77%的股权,贷款35亿美金。彼时,天齐锂业全年营收只有62.44亿元。

在新能源车产业发展规划落地,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期,天齐锂业陷入如此困境令人唏嘘。

风险不止是百亿债务违约

根据公告,天齐锂业于今年6月30日从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获得约6亿元贷款。但公司现金流状况并未得到实质性改善,流动性紧张的局面也暂未出现好转。

百亿贷款即将到期,而天齐锂业甚至连利息都偿还无力。目前,天齐锂业已经暂缓支付2020年内到期的部分并购贷款利息(截至目前,累计应付未付银团并购贷款利息金额约4.71亿元人民币,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76%)。

天齐锂业还表示,如果未来在偿付债务本息方面遭遇困难,公司的业务、经营业绩、资金状况、财务状况及日常生产经营都存在受到重大不利影响的可能性。

实际上,除了125亿贷款面临违约风险,天齐锂业还披露了三大风险,包括重大诉讼、仲裁事项及相关履约风险;项目建设或达产不及预期的风险;控股股东持有公司股份质押率过高的风险。

对于氢氧化锂项目的推进工作,天齐锂业表示,公司正在结合前期阶段性调试工作成果。但若后续各种融资路径未能成功,且无法通过别的融资渠道解决后续建设资金投入,或者因MSP诉讼事项结果不利影响一期氢氧化锂项目调试资金的投入使用,公司在该项目上的前期投入未来可能面临损失或计提减值的风险。

天齐锂业控股股东的资金面亦不容乐观。截至2020年11月10日,天齐锂业的控股股东天齐集团未来一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达35498.35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75.82%,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4.03%。

控股股东不仅帮不上忙,高位减持公司股份更是丝毫不手软。11月以来,天齐锂业股价累计上涨24.14%。天齐集团于11月3、4、5、6、9日,累计减持971.6792万股,单月合计套现2.26亿元。下半年以来,天齐集团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的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3455%,总计套现14.33亿元。

“蛇吞象”式收购引爆债务危机

天眼查显示,天齐锂业是中国锂资源的龙头企业,主要从事锂资源开采、销售和锂盐产品生产制造。

2014年,天齐锂业斥资50亿元收购了澳大利亚泰利森公司,通过该笔收购,天齐锂业掌握了国内锂资源的价格话语权。2014年-2017年,适逢新能源汽车市场起飞,天齐锂业的业绩增长迅猛,被业内视作白马股。

2018年,这家位于中国西部的民营企业启动了一笔迄今为止四川民企最大的海外并购案。

公告显示,2018年5月,天齐锂业贷款35亿美金,以65美元/股的价格收购智利化工矿业公司(下称“SQM”)23.77%股权,交易对价约为40.66亿美元。6倍杠杆举债收购为日后的债务爆雷埋下祸根。

天眼查显示,SQM是美股上市公司,主要开发的智利阿塔卡玛盐湖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卤水储量,是运营中最高品位的卤水资源。股价历史最高报59.01美元,天齐锂业的收购价格较该股价有一定溢价。

2018年,天齐锂业营业收入62.44亿元,归母净利润为22亿元。然而,这笔“蛇吞象”的买卖令天齐锂业的财务压力骤增,资产负债率由40.39%上升至73.26%。

天齐锂业几乎就在全球锂盐价格处于巅峰时收购SQM,此后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一路下行。2019年,SQM的营收、净利润分别下滑14.22%、36.77%,全年股价亦“跌跌不休”。2018年5月-2019年5月,SQM股价累计大幅下跌54%。

据亚洲金属网数据,99.5%的碳酸锂价格(含税)自2018年3月约15.4万元/吨下降至2019年底约4.8万元/吨至5.1万元/吨的区间,行业暴利时代一去不复返,天齐锂业也被负债压得不堪重负。

财报显示,2019年天齐锂业营收同比下滑22.48%。同时,公司对SQM计提减值准备约52.79亿元,导致归母净利润巨亏59.83亿元,抹去上市以来所有利润。此时,公司账面上还躺着高达16.5亿的并购贷款利息,以及31亿短期借款。

2020年,天齐锂业基本面进一步下滑。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26亿元,同比下滑36.09%;归母净利润亏损11.03亿元,同比下滑890%。

2020年3月,SQM股价下挫至14美元,是自2016年3月以来的新低。彼时,天齐锂业的债务风险尚未爆发,而评级机构穆迪再次下调公司信用评级。3月25日,穆迪将天齐锂业信用评级从“B2”下调至“Caa1”,评级展望持续为负面;并将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发行、公司提供担保的高级无抵押债券的评级从“B2”下调至“Caa2”。

穆迪指出,天齐锂业的资本结构非常紧张,原因是公司债务负担沉重,杠杆率上升,流动性疲弱。

三季报显示,迫于财务压力,天齐锂业已经暂停或减缓了所有在建工程项目,下调了全年的成本费用预算。截至2020年9月30日,天齐锂业账面货币资金为13亿元,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达31亿元、133.0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市场有观点讨论称,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300750.SZ)看中了天齐锂业的锂矿资源,或希望以战略投资者的方式入股天齐锂业。

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 “公司和控股股东层面似乎在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宁德时代此前定增120亿主要是瞄准了上游原材料资源,计划打造全产业链模式。即便要入股,但以天齐锂业现在的估值,可能性几乎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