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湖南:农村客运经营“一县一公司” 加强道路管养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湖南:农村客运经营“一县一公司”,高技术手段加强道路管养

澎湃新闻记者 张若婷

“目前城市客运价钱已经很低了,但在农村,越偏僻的地方百姓收入越少,但客运价钱却越贵。”9月11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湖南省交通运输厅了解到,湖南正推进以县市区为单位,由一家管理规范、实力较强的公司经营行政区域内所有农村客运线路,即通过“一县一公司”的实践规范管理、降低成本。

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肖文伟表示,目前湖南省内的城市客运价钱已经很低,但农村客运由于运力较差、路程长、乘客少等因素导致票价偏高。在“一县一公司”的总体原则下,公车公营,农村客运车辆全部由经营公司出资购买,产权属公司所有,车辆和驾驶人统一由经营公司调配管理,杜绝挂靠经营、承包经营等模式。

在这方面,湖南省还加大了财政补贴力度,明确农村公路客运最长里程票价不超过6元。

肖文伟称,农村“出行贵、出行难”首先在于道路不便,其次在于车辆养护费用高。肖文伟表示,湖南省交通厅对农村通组公路建设进行财政兜底,并落实公路客运落实奖补政策。2018年以来,两批示范县共安排资金3.37亿元,其中省级示范县按车辆数分别给予每县1200万元和每县1000万元,国家级示范县每县1500万元。

以湖南宁乡市道林镇龙泉湖村的村组路为例,记者在龙泉湖村了解到,该村组路长1.36公里,贯穿4个村民小组,由当地群众投工投资整理出合格的路基,交由长沙市路桥公司建设,投入资金约80万元,于2019年4月完工通车。

宁乡市道林镇的农村公路图澎湃新闻记者张若婷

龙泉湖村由56个村民小组组成,共6813人,是长沙农村的桥头堡。长期以来,由于当地交通设施滞后,农民收入不高,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

村民朱战武也曾是“离乡者”中的一员。

2000年,他从广州务工回到家乡,做泥工、搞建筑,一年收入只有约3万元。随着村里公路从无到有,朱战武的收入也有了飞跃。2018年,他种水稻、经营鱼塘和农家乐,一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而2019年4月村里通硬化路后,他包下了50多亩的果园种植黄桃,谈及今年的预计收入,朱战武自豪地对记者表示“大约在30万元左右”。

村民的收入增加、生活质量提高,靠的是村组道路建设的有力推进。据了解,宁乡市自然村项目实施统建统管模式,由长沙市级交通运输局统一招标,长沙市公路桥梁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统一建设、县(市)级交通运输局统一管理,工程实施零利润,除省市补助外,剩余缺口资金由县级财政兜底。

近年来,湖南加大力度推进交通扶贫,2019年就实现了具备条件的建制村100%通客车。

值得一提的是,在农村通组道路的建设上,湖南先行先试,多措并举筹资约153亿元,其中省补资金46.48亿元。自2017年11月以来,湖南启动了3.6万个25户/100人以上自然村通水泥(沥青)路建设,总规模约4.37万公里。目前已完成规划目标任务,建设进度符合预期,工程质量、投资控制总体良好,全省基本实现农村通组道路全覆盖。

同时,湖南也在应用高技术、智能化手段加强农村公路监管,解决农村客运“开得通、留不住”等问题。

在农村道路监管技术方面,湖南在示范县市区强力推进农村客运车辆安装智能监管设备,按50万元/县的标准,对智能监管设备安装给予奖补。

湖南省交通运厅农村公路建设处处长喻波对记者介绍道,新技术在农村道路养护上的应用一是科学制定规划,交通部门利用手持式GPS仪实地采集自然村点位和路线,利用高分卫星影像技术逐条审核确定,进而全面摸清了农村通组道路建设底数。

二是在农村道路的质量监管、养护方面,交通部门自主开发了照片采集APP,施工人员、“护路员”、村民等都可以随时随地拍摄道路情况并上传,有利于负责单位动态掌握农村使用、项目建设情况。

喻波还向记者透露,这一农村管理系统将利用北斗导航的精准定位,把省市县乡村这5级全部打通,对乡镇和县一级的农村公路养护管理带来实质性提升。喻波称,该系统的全省推广和大范围应用预计于明年上半年完成。

[责任编辑:张桂琪]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