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以我血荐轩辕—几则湖南民众抗日杀敌的故事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抗日战争时期,湖南人民与入侵敌寇展开了殊死抗争,作出了巨大牺牲,在三湘大地谱写了一曲曲感人的英雄赞歌,展示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

原标题:我以我血荐轩辕——几则湖南民众抗日杀敌的故事

文丨仇壮丽

抗日战争时期,湖南人民与入侵敌寇展开了殊死抗争,作出了巨大牺牲,在三湘大地谱写了一曲曲感人的英雄赞歌,展示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

“四牛皮”奋勇杀敌

“四牛皮”,岳阳县黄沙街人,本名周志德,排行第四,平时好吹牛,人称“周四牛皮”。他自己常说“白天不怕人,晚上不怕鬼”。他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常在外面闯荡,也算是“见多识广”。“四牛皮”在乡公所报名当了乡丁,专门与那些日本鬼子过不去。

1941年9月,日本军队打到新墙河,一支日军在玉华村邹大屋场驻扎。从此此地不得安宁,三天两天就有鬼子出来扫荡。老百姓有的躲进深山老林,成天提心吊胆;老弱病残留在村子里,听天由命。

有一次,“四牛皮”发现,鬼子兵把八匹高头东洋大马拴在屋场前的树桩上,派三个哨兵看守。“四牛皮”在农家屋子里拿了把菜刀,藏在腰间,准备夜间去摸哨。天黑后,“四牛皮”趁着星光,潜伏到山下。没想到鬼子警惕性很高,在山下安排了两个哨兵。两个鬼子轮流着休息,一个站岗,一个打盹休息。慢慢地已经到了下半夜,是人最想睡的时候。其中一个哨兵撑不住了,就把枪放在旁边,蹲在树旁打盹。这时,“四牛皮”眼疾手快,冲过去,对准打盹的鬼子的脖子就是一刀,小鬼子就呜呼哀哉了。另一个鬼子兵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只见眼前一黑,也死了。

摸黑走了一段路后,“四牛皮”在梨树坡又遇到两个鬼子哨兵。鬼子在树下抽烟,火光在暗夜中一闪一闪。 “四牛皮”顺着坡底绕过去,轻手轻脚借着烟头的微弱光亮靠近鬼子兵。他屏住呼吸,慢慢地靠近。这时,有个鬼子吸完了烟,站起身子来,摇晃着躲到梨树背风一面去解手。“四牛皮”眼看机会来了,追上去,一刀一个,一连干翻两个鬼子兵!

“四牛皮”连杀四个鬼子哨兵后,来到邹大屋场的地坪里,看见了栓在一起的东洋大马。“四牛皮”解开缰绳,牵了一匹马就往外走。没想到,“四牛皮”刚走出几十米,马蹄声惊动了鬼子。鬼子从房里冲出来慌乱开枪追赶。“四牛皮”把缰绳丢开,趁着夜色回到了乡公所。

胥乾初刀劈日兵

胥乾初出生在岳阳县鹿角镇先锋村,从小就身强体壮,父亲觉得他是块练武的好料,便找来把式教他习武。胥乾初长大后乐善好施,平日里爱打抱不平,每每遇见不平事,敢于挺身而出,乡亲们非常敬佩他。

1944年秋天,抗日游击队员易四生(岳阳县城关镇枫桥村人)来张家冲招兵,找到胥乾初,向他宣传抗日事宜。胥乾初血气方刚,当即应允,表示愿意为抗日贡献自己的力量。加入抗日队伍后不久,胥乾初获悉驻扎在附近的日军士兵土屋一郎要出来“打掳”(意为抢劫)。而此时的易四生正招兵扩大队伍,急需枪支,就找到胥乾初商量杀敌之事。胥乾初欣然应允。

为迷惑土屋,胥乾初借来屠宰工具,把自己扮成屠夫,挑着一副屠篮,篮子里放了几块猪肝、几斤猪肉和一把分肉的刀,准备妥当后迎面朝鬼子走去。贪婪的土屋见到他挑的肉,喊他站住并弯腰在他屠篮内挑选瘦肉。胥乾初趁其弯腰选肉之时,操起扁担,猛向其头部敲去。土屋挨了一闷棍后并没有晕倒,当即从腰间拔出手枪反抗。见此情况,埋伏在附近的易四生立即冲上去顺势夺了土屋的手枪。但易四生不敢开枪,怕招来日军同伙。情急之下,胥乾初操起砍肉刀,朝土屋后颈用力劈去,土屋来不及哼叫就一命呜呼。砍杀了鬼子后,他们迅速掩埋尸体,然后跑到河西投奔抗日部队去了。

易玉涛手刃仇敌

易玉涛是湘阴人,世代务农。除种地之外,还兼营屠宰业。1939年9月,日军侵占营田,大肆烧杀,他的房子及全部家产被烧毁,他的妻子被日军杀害,他时时寻机复仇。

一天,一队日兵进村了。易玉涛手持屠刀躲在门后,当一个日兵持枪入室,他从门后跃出,手起刀落,将鬼子的脖子砍断,将尸体拖入房中。随后又有一个日兵进屋,他又用同样的方法结果了日兵的性命。第三个日兵见两个同伴都没有出来,心中大疑,端枪慢慢走进来。易玉涛从门后扑出,举刀猛砍,但日兵有所防备,只削去其手臂,砍伤其臀部,这日兵慌忙退出屋外,大声哀嚎并鸣枪示警。几个日兵赶来抓住易玉涛,乱枪打死。

戏剧家田汉到岳阳采访时,听到了易玉涛的英勇事迹后,深为感动,捐资将易玉涛夫妇合葬于故宅之后,树碑“易玉涛勇士夫妇之墓”,并赋诗道:“九月廿三日,敌来武穆乡。将士殊战死,人民纷逃亡。易君独不去,磨刀待豺狼。两儿伏山后,妻子倒短墙。易君隐门后,奋刀歼敌双。旋敌大队来,血泊沉鸳鸯。一抔黄土隐,千秋白骨香。人人易玉涛,中国永不亡”。

曾翠轩以武制暴

1944年秋,日军攻陷邵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制造了邵阳惨案、五峰铺惨案、白仓惨案、筱溪惨案等,对邵阳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日军的暴行,激起了邵阳人民的强烈反抗。

邵阳老百姓有习武的传统,人人从小练习武术,都有一点功夫傍身,平时强身健体,乱世保家卫国。邵阳沦陷后,很多人以武制暴,打击日军。酿溪镇赤水村的曾翠轩,自幼跟随武师学习梅山武功,膂力过人,武功高强,远近闻名。学成之后他自己开设武馆,教授徒弟,弟子遍布邵阳城乡。一天,他在九头岩渡口船上遇到两个打掳回队的日兵押着几个挑担的民夫。一日兵蛮横无理对一民夫拳打脚踢。看到同胞受辱,曾翠轩义愤填膺,一个箭步上前,飞起一脚将那个日兵踢入河中。另一日兵举着刺刀嗷叫着冲过来,曾翠轩一闪身,躲过刺刀,从后拦腰抱住,使出横练功夫,冲向船舷,两人同时滚入河中。曾翠轩不仅武功高强,而且水性极佳。两人在水中撕打,曾翠轩揪住日兵头发,提起来,又淹下去,数十个回合之后,将日兵溺毙。

女巾帼舍命杀敌

1941年秋,日军侵入长沙县。在关王桥附近的何家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老板娘,她在当地开一个饮食店。老板娘长得胖胖的,能说会道,做事麻利,与人和善,生意非常好。这次敌军入侵,她来不及逃避。日军每到一处,都要凌辱妇女、捣毁家俱、抢掠财物。这一天,老板娘听到外面传来骚乱声,她就知道鬼子已经进村了,于是拿了菜刀,藏在门后。许久之后,有一个鬼子进了她的店。横竖是死,她拿菜刀结果了一个鬼子,把尸首拉到门侧的屋角下。等第二个鬼子进来时,她还有从容的时间应付。但她毕竟是个女人,加上屋子太小,鬼子的身躯大,屋内几乎没有掩藏尸首的地方。“手酸了,刀子钝的很!这是第七个。”隔着一堵墙的老奶奶,透过干草遮掩的孔隙,听到这位老板娘的叹息声。

同伴的接连失踪,让鬼子们起了疑心,一个鬼子探头探脑进来时,看到满地鲜血,以及藏不住的大皮鞋,吓了一跳。“不好,这是中国的便衣队!”话还未出口,一阵寒冷的刀锋,已经劈在其后脑上。站在门后椅子上的女杀神,抽回刀子一阵乱砍。鬼子顾不了许多,一把揪住其胸襟,把她从椅子上扯了下来。两人扭打在一起,鬼子力气大,夺过刀砍向老板娘。两人遍地乱滚,纠缠在一起。

门外的鬼子集合起来,看到两个血人,大声吆喝着助威。伤重的鬼子挣扎了几下,手足都不动了。老板娘衣服被扯烂,咽喉的血一滴滴流下,她颤颤危危地站起来,似乎还要向那一群看热闹的鬼子扑去,鬼子们急忙向她补上一枪,一缕英魂就此销亡。

(作者系省档案馆科技信息部主任)

[责任编辑:曹云帆]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