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永学:做客昆明


来源:长沙晚报

原标题:散文| 做客昆明

作者:刘永学

我对昆明的了解,一半是关于吴三桂的事儿,一半来源于汪曾祺的书。后来,女儿到昆明读书,往返昆明多次,自然是去之愈多,情系愈深。此后经年,我又结识了三门博士。其人大才,经史子集几乎无所不通。春秋数度,电话往复,三门每次都不忘叮嘱:“来昆明啊。”音韵悠长,浸透了那方山水的流光秀韵。

应邀启程, 同道者利民、蒋慧、彭琦均是三门在湘的好友相知,三门闻讯大乐。是日昆明大雨滂沱,雨幕中三门笑言:“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这是《易经》里的话,三门此时陈言,是在说相同特质的东西会彼此吸引相互感通,吾等闻之,岂能不快意非常?

雨稍住,进翠园。汪曾祺曾说过,没有翠湖,昆明就不成其为昆明了,湖不大,也不小,正合适。微风在湖面上四处闲荡,大片大片的荷叶像一团团绿云,缓缓拂动,闪烁出深色的光芒。一枝枝荷花随风摇摆,歌唱起来,喧闹起来,诉说起前程往事: 李政道、朱光亚、邓稼先、华罗庚、梁思成、林徽因、闻一多、朱自清、冯友兰、陈寅恪、 沈从文……在一池荷花的吟诵中,我们眼前呈现的是那所只存在了8年的“最穷的大学”,中国教育史上高耸的珠穆朗玛峰。“西南联大群星璀璨,光照千年啊”,三门喃喃自语。转道莲花池,看到陈圆圆的石像。当年清廷撤藩,吴三桂反,陈圆圆不知所终。汪曾祺在书中曾写过陈圆圆石像已于“文化大革命”中被毁掉了,其实还在,只不过左上角已经残缺,更显出世事的沧桑。

到昆明,要领略一下云南的文化。云南著名的斑铜工艺制作达人李洪刚先生在工作室热情接待了我们。斑铜是云南特有的传统民间手工艺品,因褐红色的表面呈现出离奇闪烁、艳丽斑驳、变化微妙的斑花而独树一帜。李大师是创意达人,云南航空公司的徽标,进入中南海的小熊猫香烟商标均出自其手。在他的“莲花仓库创意空间”里,各种斑铜作品神采毕现、琳琳琅琅,令人目不暇接、爱不释手。其内有斑铜猴作品三,分别作捂眼、捂嘴、捂耳状,寓意不看不听不说。我已一把年岁,遇事少说为佳,购一捂嘴猴;利民相识众多,耳边甚是聒噪,购捂耳猴甚佳;蒋慧看中了一对爬着蜘蛛的小脚丫,捧回了知足常乐喜悦;彭琦是学艺术的,一架相机把仓库的作品一网打尽。至于那只捂着眼的小猴倒是被冷落了,因为人间虽是驳杂,还是睁大眼睛看看为好,君不见历代的皇帝老儿就是被蒙上了双眼,看不见世道人心,才落得呼啦啦大厦坍塌,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下场。

诚月师傅和赵慧成老师俱为三门的好友。慧成制点茶,诚月吹尺八,二人在其业内均是昆明市的顶级高手。应三门之邀,为我们一行助兴添彩,展示才艺。慧成一袭缁衣制茶,诚月一身素服奏乐, 茶香乐涌,如此情景,疑入幻境,不禁联想起《红楼梦》里贾母赏乐之言:“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地吹起来就够了。”老太太不简单,果然是个精通音律的高手。

三门朋友极多,也让我们大开了眼界。昆明城区不断扩大,原有的村民都进入了城区,但是住在城里的村长还是管着同样住在城里的村民的事儿。村长闻知三门有朋自远方来,即唤三五村民带上小竹篓,上山捡菌子。昆明雨季各类菌子极多,一上山便收获不菲。当天下午,在城郊一农舍支上一个大铝盆,清水中放入老母鸡一只,文火慢炖,直至烂熟,再依次加入牛肝菌、青头菌、黄赖头、鸡枞菌、干巴菌,煮到15分钟后即可捞出就食。个中滋味,一如汪曾祺所说,味道鲜浓,不可方物。

菜香酒美,花艳风清。天亦解人意,傍晚的天空上突然横贯出两道鲜艳的彩虹,久住云南的三门也啧啧称奇。是夜酒意袭人,我早早入睡,半夜醒来,看见手机里我们“云南听雨群”尽是道别之言,挺身坐起,随手打油一首:仓促入梦,夜半复醒。昆明别话,俱是离情。翠湖荷秀,斑铜性灵。点茶浓郁,尺八仙声。山庄听雨,正切此行。美哉昆明,难忘三门。歌以咏之,情系双虹。

[责任编辑:曹云帆]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