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震与谭家述、尹保仁的革命友谊


来源:史志株洲

战友是在军营中同甘共苦,在战场上同仇敌忾、同生共死的人。战友情是寒冬里的一缕阳光,是秋雨中的一把小伞,是夜行中明亮的恒星,时空割不断,岁月不能催。今天段立新先生为我们讲述王震与谭家述、尹保仁的深厚革命情谊。

原标题:王震与谭家述、尹保仁的革命友谊

文丨段立新

史志之声:

战友是在军营中同甘共苦,在战场上同仇敌忾、同生共死的人。战友情是寒冬里的一缕阳光,是秋雨中的一把小伞,是夜行中明亮的恒星,时空割不断,岁月不能催。今天段立新先生为我们讲述王震与谭家述、尹保仁的深厚革命情谊。

王震与茶陵籍将士谭家述、尹保仁在革命战争中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我就要看!

1934年8月7日,红六军团一行9000多人,在任弼时、萧克、王震、谭家述等人率领下,离开湘赣边,踏上了艰苦卓绝的西征征途。

王震年轻时的照片

红六军团一路向西,经过一系列激战之后,成功突破了敌人的防线,胜利到达了桂东县以南的寨前圩。

在寨前圩,红六军团受到了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所有的将士们也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

这时,身为红六军团政委的王震和参谋长谭家述(兼十七师参谋长)并肩走在大街上。他们一边走一边兴致勃勃地谈论着。突然,谭家述被前面横过来的木头碰了一下。他一个趔趄,身体随之摇晃,差点要跌倒。王震猛地跑过去,稳稳地扶住谭家述。只见谭家述双手按着胸部,痛得龇牙咧嘴。

“怎们样?碰到伤口了?”王震焦急地问。

谭家述揉着左胸部,好一阵之后才说:“老毛病,就这个地方娇里娇气。不过,老伙计你放心,过一阵就好,过一阵就好……”

这话让王震有点急了。他一连声地说:“让我看看,让我看看……”说着就要解开谭家述的衣服。

谭家述:茶陵县人,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谭家述一边摇手,一边往后缩,说:“不就是一个伤疤吗,有什么好看的。”

王震更急了,他一个快步上前,扶住谭家述,说:“我就要看看!”这时,一条红红的疤痕赫然出现在王震面前。不错,这是谭家述胸部受伤的位置。

这时,王震突然记起了医生说过的话:子弹伤到了谭家述的左肺。

王震与谭家述是一对相识相知已久的老战友、老搭档。1930年10月上旬中国工农红军湘东独立师(次年2月改为湘东南独立师)成立。当时,谭家述是该师第三团团长、王震是第三团政委。这是王震、谭家述第一次合作。

湘东独立师建立之初,王震、谭家述这一对好搭档于11月26日率领原本计划攻打萍乡的部队主动出击皇图岭,一举取得了皇图岭大捷。

1931年2月、3月,王震、谭家述率领部队,奉命两次南下迎接红七军。在返回根据地途中,两支部队合作,在尧水将军山击败国民党十九师一个团,取得将军山战斗胜利。

红军将军山战斗遗址(老照片)

1931年4月到9月,湘东南独立第一师三战永阳镇,三战三捷。在战斗中,谭家述负伤,他的左肺几乎被子弹击穿。伤愈后,落下了后遗症:爬山,走路,动作稍微快了,或者时间稍微长了,伤口就会隐隐作痛。王震多次叮嘱谭家述要好好地养伤,待枪伤好利索了再返回部队工作。

1932年1月,新独立师成立,谭家述任师长。不久,独立师就奉命开赴湘南地区开展武装斗争。此时,谭家述的伤还没有完全养好。王震惦念着谭家述,他问谭家述:“你的伤还没有完全养好,领兵打仗有没有问题?”谭家述担心的是失去战斗机会,他连忙说:“你放心,早好利索了,没问题。”

这一次,一根木头竟然使谭家述“早好利索了”的伤口这样疼痛,王震严肃地说:“你看看,你看看,你这个人!都说伤好了,分明是碰都碰不得!听我的,你还得好好养一养……”

红二、红六军团部分干部合影

谭家述笑了,赶紧放下手,说:“嗨,不就是痛一下子嘛!革命军人,怕什么!你看,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王震也笑了。他一边笑一边摇头,说:“你这个人!我还不晓得!真拿你没办法……”

死也要跟着部队走

1936年2月30日,红六军团接到上级指示,准备北渡金沙江,到康藏地区与红四方面军会师。

3月的一天,红六军团第十八师五十三团在云南宣威县新场地区与国民党樊崇甫部激战。战斗中,身为营长的尹保仁肺部受伤。战后,红六军团领导作出决定:部队修整两天后再出发,所有行动不便的伤员一律就地安置。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尹保仁不愿意留下来,坚决要求随部队继续前进。

他强忍着伤痛,咬着牙往前寻找部队。他要去找老首长王震,希望这位老首长能批准他随部队北上。见到王震的尹保仁放声痛哭:“王政委啊!你不能把我留下,我死也要跟着部队走。”

尹保仁:茶陵县人,为人民解放军西进和新疆的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眼前这个尹保仁,王震太熟悉了:他是茶陵火田庙背人,1929年参加红军部队,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又随红六军团参加了长征,今年3月与国民党樊崇甫部遭遇,他率领全营战士消灭了敌军一个短枪营,缴获了近200支德造驳壳枪,俘虏了几百个敌人,受到了军团的通报嘉奖。可惜,在战斗中,他受了伤。这是一个对党、对革命赤胆忠心、敢打硬仗、不怕牺牲的好同志呀。

王震一边安慰尹保仁,一边说:“保仁同志,我们哪里愿意把你一个人留下来呢!可是,那么多跟你一样负伤行动不便的同志,他们都留下来了呀。还有,尹保仁同志,前面还有敌人,我们要随时准备打仗。你们留下来,这是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我们总有一天会取得胜利的。请你放心,那时,我再接你回部队,你看好不好?”

没等王震说完,尹保仁哭得更伤心了,他一个劲儿地说:“我不能离开部队,我不能离开部队……”

尹保仁的伤心恸哭让王震感觉很难受。对于自己的战友,王震是有感情的。王震本来就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是呀,尹保仁自参加红军队伍以来就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猛将,自己不是叫他“保仁猛子”吗?这样一个好同志,好战友,他愿意跟随部队就让他跟着吧。王震挥了挥手,让尹保仁骑上自己的骡子。尹保仁明白,这是首长同意了自己的要求,尹保仁开心的笑了。就这样,伤未痊愈的尹保仁随部队一道前进。王震与谭家述、尹保仁的深厚革命情谊。

[责任编辑:曹云帆]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