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讲述丨难忘搜集翦伯赞史料的时光


来源:湖南日报

1992年10月,笔者以农民作家身份,当选政协汉寿县第四届委员。于是,我便将政协文史资料的搜集和写作,视为履行职能的重要使命。

原标题:讲述丨难忘搜集翦伯赞史料的时光

朱能毅

1992年10月,笔者以农民作家身份,当选政协汉寿县第四届委员。于是,我便将政协文史资料的搜集和写作,视为履行职能的重要使命。

三赴桃源集得珍贵细节

中国著名历史学家、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翦伯赞(1898—1968),是湖南桃源县人。1992年11月,我两次自费前往他的故园——桃源县枫树乡翦家岗采访。由于当时被采访者忙于上班,又见我面孔陌生,只匆匆提供了一些史料梗概,缺少能触摸到人物内心的故事和有温度的细节,而这点恰恰是文史史料需要的:只有独特感人而又具体生动的记述,才会再现那个真实存在的“过去”。

为实现这个想法,那年12月底,我第三次去桃源县,找到时任枫树维吾尔族回族乡乡长的翦象友。他回忆说:

1956年5月,翦老作为全国人大湖南视察组成员,抽空回到离别17年的故园翦家岗。当他来到儿时读过书的小学堂大门口,看到我们百多个孩子欢呼雀跃向他聚拢,这位满头白发的老校友面朝学堂大门,对着欢迎的师生立定,随后一躬到底,眼泪哗哗流出,动情地说:“感谢!感谢你们啊!”随后他走进教室,见我就坐在他曾经坐过的位子上,当场戏称:“你是我的校友呢!”并与我这个同辈分的“小弟弟”(翦伯赞系21世孙,族谱上名翦象时)拉家常。那时,翦老60多岁的继母李梅英尚在,他回家看望了继母,又到翦氏祖陵拜祭了祖父母、父母坟墓,前后仅待了3个钟头,便匆匆告别了故园……

那次,翦象友还向我提供了一个重要细节:1966年8月,翦象友串联去北京,趁空看望已经身处逆境的翦伯赞。翦伯赞没有谈论时局,只向翦象友聊起自己与郭沫若感情交往中的一件旧事:

1952年春天,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虽然事务繁忙,仍然抽空应约为翦伯赞已经病故三年的老父亲题写了碑铭:横额为“数学专家”,竖条为“翦奎午之墓”,落款是“沫若敬挽”。翦伯赞动情地说,当时自己瞅着郭老那熟悉而颇有特点的行书字,良久无言,禁不住清泪长流:既是为亡父致哀,更是为好友的真情感动。后来翦伯赞将郭老题写的碑铭,托当时从中央民族学院毕业回桃源县的学生翦必成、翦万友,交给老家翦家岗的亲属了。

说完旧事,翦伯赞特意询问起亡父墓碑的近况。当翦象友如实秉告已被造反派毁掉后,翦伯赞陷入沉默中。那一刻,这位史学家深知:历史的褶皱里,总有阳光照射不到的灰暗。

结束对翦象友的采访,我又赶往桃源县农校,再次找到翦伯赞的堂弟翦象阳老师。也许为我的诚心所动,翦老师提供了两个独特的细节:一是20世纪50年代中期,翦伯赞将自己心爱的橡木古椅赠给郭沫若,致使他“谢甚谢甚”不已;二是在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郭沫若多次在出国访问前或出访归来后,亲临北大燕东园28号翦舍,与老友翦伯赞叙谈。逢就餐时,郭沫若上桌后喊声“吃”,就动筷子了。翦伯赞吃饭离不开小朝天辣椒佐餐,荤菜中尤其少不得放辣,因此夫人戴淑婉做菜偏重于辣。而郭沫若只选适合胃口的菜,一个劲地吃;且先吃先放碗,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和。正所谓“大人物也有小生活!”

没有细节,就写(讲)不好故事;没有故事,后人从史料获取的唯有空泛、雷同与乏味。上述故事情节和细节,此前的任何资料和文献中绝无记载,如果不是出自翦伯赞的直接亲属之口,不是出自与他促膝交谈过的亲历者之口,局外人是无法知晓的,也不可能想象、推理得出来。它是文史资料的“骨骼”和“血肉”,有它,史料就有了支撑,就鲜活了。

两上长沙再获真实史料

為使翦伯赞史料更为真实具体,1993年1月和2月,我又两次赶往长沙市长郡中学,寻访到翦伯赞侄子、退休教师翦天予老人。老人把保存的一幅照片送给了我,是1957年3月13日晚上,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接见翦伯赞。他还提供了翦伯赞次子翦天聪(第七、第八届全国政协常委、农工民主党中央副主席)教授的联系方式。

我第一次与翦天聪通信时,他因与我素不相识,不愿提供家父生前的史料。我第二次去信时,特意寄去了从桃源县《翦氏族谱》复印下来的有关照片。他看到几十年未见的曾祖父母、祖父母们的遗像后,激动不已,亦为我的诚意感动,欣然寄来我所需求的资料,还提供了一份他父亲与民盟等民主党派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史料——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5月8日,远在香港的翦伯赞,很快在《华商报》举办“目前新形势与新政协”座谈会,做了题为《拥护新政协的召开》的发言,出席的民主人士和有声望的文化人达数十人。月光斟满了志士的酒杯,诗情激荡着文人的胸怀,他们已然眺望到一个崭新中国的曙光……

梦里依稀常见智者善容

我通过艰辛获取的第一手史料,为后来写作翦伯赞系列文史稿打下了厚实基础。随着时间的推移,搜集史料的增多,先贤翦伯赞清癯的形象经常出现在我梦境里。那是一位亲善、可敬的智者!我进入一种与他神交的境界,这是难得的写作佳境。

后来,我相继写出翦伯赞系列文史作品《“雄才今日识秦皇”》《建国后的郭翦之交》《历史的天空,回荡的湘音——毛泽东与湘籍史学家翦伯赞》及中篇纪实文学《南维魂——翦伯赞故园行》。这些篇什受到读者好评,也有外地统战部门领导、文史研究专家来电来信,给予我赞许和鼓励。2003年、2014年,常德市政协先后两次聘请我为“文史资料征集研究员”。

今天,为我提供翦伯赞史料的多数人(如翦天聪)已经作古。我在感念他们的同时,也体味到:历史人物和事件是无法复制的,政协文史资料带有抢救性质,如不及时去搜集、挖掘整理,它就一去不复返了,造成永久的损失和遗憾!

难忘搜集翦伯赞史料的苦乐时光,也感恩政协文史写作的心路磨砺。是它,开启了我的视野,提升了我的品格,亮丽了我的履职生涯。 

[责任编辑:曹云帆]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