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湖南八旬退休教师替女寻凶20年:有生之年盼真凶落网


来源:上游新闻

原标题:湖南八旬退休教师替女寻凶20年:有生之年盼真凶落网近日,81岁的湖南岳阳退休教师杨正求在网络上悬赏10万元寻凶,引发广泛关注。20年前的1999年11月4日,中国工商银行湖南省岳阳市北环路支行

原标题:湖南八旬退休教师替女寻凶20年:有生之年盼真凶落网

近日,81岁的湖南岳阳退休教师杨正求在网络上悬赏10万元寻凶,引发广泛关注。

20年前的1999年11月4日,中国工商银行湖南省岳阳市北环路支行职工杨五爱,在该行设在洞庭氮肥厂的储蓄所内被人杀害,时年36岁。她是杨正求唯一的女儿。

警方36小时内向家属宣告破案,嫌疑人是与储蓄所一墙之隔的洞庭氮肥厂职工熊某,此案经侦查、起诉、审判,法院最终以证据不足判决被告人无罪。

杨正求不断向各级机关申诉,决心为无辜女儿讨公道。从案发至今,杨正求至少向上级机关申诉133次。

“我现在得了十多种病,在世的日子不多了,唯一愿望就是找到杀害女儿的真凶。”11月13日晚,杨正求戴着老花镜,面对着一桌子材料,对上游新闻记者说。

11月15日,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政治部工作人员回应上游新闻称,对杨五爱被害案领导很重视,目前仍在侦破中。

84297a9136a585ee15f44404143c5e5d.jpg

▲2019年11月14日,杨五爱生前工作的工商银行洞氮储蓄所旧址,该储蓄所在1999年案发不久后被撤销。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肖鹏

储蓄所内凶杀案

“洞庭氮肥厂储蓄点营业员杨五爱死在营业间内,公安处的同志赶快到现场来。”1999年11月4日14时15分,天气阴,气温15度,岳阳市公安局洞氮公安处处长舒桂生接到了毛缚龙的报案。

毛缚龙和杨五爱均为工商银行湖南省岳阳市北环路支行洞氮储蓄所营业员,该储蓄点业务由两人负责打理。

警方在36小时内向家属宣告破案。

杨正求回忆,当年11月5日晚上,负责侦办杨五爱被杀案件的岳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负责人到岳阳市殡仪馆向家属通报案件进展,内容包括嫌犯信息及简单的案情经过。

经过19个月侦查,2001年6月18日,岳阳市检察院就此案向岳阳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岳阳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描述了案发经过。

1999年10月底,被告人熊某为换散100元纸币,到洞氮储蓄点找当班的杨五爱以整换零,杨五爱以没有零钱为由不肯换,双方吵了几句。11月4日上午下班时,熊某因平时骑着上下班的自行车在几天前被盗,欲盗一部自行车,未果。

此时,杨五爱从外面回储蓄点,熊某一见就生气,想给她一榔头。由于发现张某从仪表车间方向过来,就没有动手。随后,熊某走到储蓄所侧面窗户,看见杨五爱站在里面,就对她喊:“喂,你给我打个电话。”杨五爱问打外线还是内线,熊某说打内线,杨五爱让对方从营业间进入工作间打电话。熊某乘杨五爱不备,从腰间抽出锤子对其头部连击两锤。

熊某怕杨五爱不死,又用锤子在杨五爱的头部打了几锤。杨仍有很沉重呼吸声。随后,熊某用布捂住杨的嘴,再用干粉灭火器喷了两下,尔后逃离现场,并将锤子丢入洞氮生活区0栋附近池塘里。

11月5日下午6时许,公安机关将熊某抓获。

经法医鉴定:杨五爱系钝性暴力作用致开放性颅脑损伤而死亡。

e21c1b5ac9ba02b49d02be8488ac0b64.jpg

▲11月14日,湖南岳阳,81岁的退休教师杨正求(右)和老伴陈欢荣,女儿遇害20年真凶仍未找到的现实,让两位老人无法接受。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肖鹏

“家里顶梁柱倒了”

杨五爱被害的消息,在案发次日传到老家。

杨正求的爱人陈欢荣回忆,1999年11月5日早上,一辆来自银行的面包车开到家门口,来人也没告知来由,只要求夫妻俩简单收拾一下赶快进城。

陈欢荣记不清究竟花了多长时间进城,“我在车上一路哭,直到车子停在殡仪馆。”杨正求还记得,女儿躺在冰棺里,简单化了妆。见到女儿一刹那,陈欢荣彻底崩溃了,往后几天里,在家人多次劝说下,只吃下了一个包子。

此时,距离杨五爱调入工商银行岳阳市北环路支行洞氮储蓄所,仅仅13天。

杨正求记得,案发前,单位还没来得及给新来的员工分房子,杨五爱住在亲戚家中。案发前2天,杨五爱打电话告诉父亲,这个周末就可以安排搬家了。

1986年,杨五爱通过招干录入进入中国工商银行岳阳县支行工作。1999年10月下旬,银行系统改革,杨五爱调入工商银行岳阳市北环路支行洞氮储蓄所。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杨正求感叹。在他看来,女儿就是家中的荣耀,彼时的银行工作是香饽饽。“那时候,家乡的大小企业想要贷款,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儿(杨正求称杨五爱为“儿”)。只要家乡人去了,我儿都客客气气的,他们有困难,会尽力帮忙。”

杨五爱的热心不仅体现在银行业务上,对于解决老家的困难同样如此。

杨正求还提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村里准备拉通一条毛坯公路,苦于没有资金,杨五爱主动找到县委书记,最终财政拨款2000元,自己捐出1000元,把路修好了。

不仅如此,杨五爱还要负担弟弟们的学费。杨正求夫妇育有1女4子,杨五爱排行老大。

“如果有好东西,总是先给我们买。”陈欢荣说,有一年冬天快到了,杨五爱花了600元,给父母一人买了一件呢子大衣,“我们是第一次穿这样的名贵衣服,但是五爱总是说应该让我们先享受。”

杨五爱的三弟杨辉东记得,姐姐的遗体从岳阳市殡仪馆回老家的那天,整个镇上都放起了鞭炮。

3-1.jpg

▲11月14日,湖南岳阳,杨正求在家中整理女儿案件材料。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肖鹏

漫长申诉路

一开始,案件的侦查工作进展得非常顺利。

杨正求记得,在案发后的第二天晚上,专案组组长龙念祖来到岳阳市殡仪馆,向家属通报嫌犯熊某落网及其作案动机。这样的消息,让杨家人悲痛的情绪稍稍得到安抚,他们还向专案组送去了锦旗。

2001年6月18日,岳阳市检察院向岳阳市中院提起公诉。检方在起诉书中称,熊某构成故意杀人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但2002年7月24日,岳阳市中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判决被告人熊某无罪。

法院的无罪判决,让杨正求走上了漫长的申诉控告之路。

杨正求手上有一本申诉控告日记,记录了从1999年到2005年间,为寻找凶手还原真相,他到各级机关申诉控告的记录。杨正求介绍,为了女儿的案件,仅仅这6年,他去过的各级机关不下20个,有记录的申诉控告次数到133次。

杨正求老家位于湖南省与湖北省交界处,有“鸡鸣两省三县”之称。“失去女儿让我伤痛了心,去找人又吃了不少亏。”杨正求说,有时候饿肚子,有时候他带病找人,一直很艰辛。

此外,此案究竟是仇杀还是劫财杀人,这在此后侦查工作中不断出现反复。

2002年8月13日,岳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向工商银行岳阳市分行通报中提到,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警方认为:熊某因找杨五爱兑换零钱未果,发生争吵而产生怨气。熊某产生发泄怨气的欲望而导致故意杀人(但不排除熊某有谋财的可能性)。

2003年12月15日,一份有相关领导批示的《信访呈阅》中提到,公安机关对于凶手作案目的有过“报复杀人”和“侵财目的”的不同结论。公安机关曾认为,“杨五爱被杀害在其工作间内,犯罪嫌疑人选择的侵害目标是国家金融机构,侵害的具体对象是代办点的储蓄员,极有可能以侵财为目的。”

公安机关对案件定性,既直接关系案件的侦查方向,也影响着杨五爱所在单位的善后事宜。

“如果是劫财杀人,我儿就是为了保护国家财产而牺牲,应当评定为烈士。”杨正求认为,杨五爱到新地方上班13天,平日里待人热情,不可能和别人产生争执,他不认可仇杀的结论。

a59592eea830b76e8561dab58c867eb4.jpg

▲11月14日,湖南岳阳市原洞庭氮肥厂,熊某称案发当天他出现在洞氮储蓄所附近,后被公安带走,最终无罪释放,他还申请了国家赔偿。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肖鹏

真凶在哪儿

杨正求说,最近几年他申诉跑得少了,但一有机会,他仍会委托儿子们去向有关部门递交材料。

杨正求说,他和家人多次去找公安机关,对方均口头答复:你女儿肯定是熊某所杀,但因为此案是陈年积案,重要证据缺失,无法将嫌犯绳之以法。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岳阳市中院审理查明的事实有:1999年11月4日中午12时15分左右,岳阳洞庭氮肥厂职工黄某看见被告人熊某站在仪表车间门口;12时20分左右,该厂职工张某出厂经过储蓄所时,看见被害人杨五爱,同时看见被告人熊某站在离储蓄所2米左右的地方,自己同熊某打招呼,熊说在等人;13时许,熊某回到家中,13时45分左右又出去打麻将;14时2分,储蓄所营业员毛缚龙上班时发现杨五爱被害,遂报警。

岳阳市中院判决熊某无罪的理由是:虽然被告人熊某在侦查、起诉阶段多次供述,与现场勘查笔录和尸检报告在多处细节上相吻合,但熊某的供述也有多处与现场勘查笔录和尸检报告等相矛盾之处,且熊某当庭翻供。同时证实被告人有罪的某些重要证据,如犯罪痕迹、作案凶器等未能取获,其他证据又未能形成严密锁链,尚不足以证实是被告人熊某作案。

2d0213b1d6eab83943dd95dec2de8289.jpg

▲11月14日,湖南岳阳,曾经被列为此案被告人的熊某说,他在看守所里双脚患上红斑性狼疮,并遭受过刑讯逼供。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肖鹏

2002年7月24日,也就是判决下发当日,熊某无罪释放。此后,他向法院申请了3万余元的国家赔偿。

今年11月14日,在中国石化巴陵石化分公司煤化工部(原洞庭氮肥厂)化肥事业部仪表车间,上游新闻记者见到了熊某。

“法院已经判了,没什么好聊的。”一开始,熊某拒绝了记者的采访。随后,熊某在车间后门水龙头下洗了一把脸,在与记者面对面站立时,他右手不停地抖动,“那些供述都是打出来的,我说的是刑讯逼供,不是诱供。”

熊某表示自己理解受害者亲属的感受,同时否认自己有强大的社会背景,“如果有这种背景,我还要在这儿上班吗?”

熊某说,自己事发前可能见过杨五爱,但和她不熟悉,“要换零钱,我也不必找她,毛缚龙就是我师母啊。”他介绍,案发当天,他确实出现在洞氮储蓄所附近,但没有进入所内。

11月15日,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政治部工作人员回应上游新闻记者称,对杨五爱被害案领导很重视,目前仍在侦破中。

杨正求在女儿去世20周年所发的悬赏公告中提到,“从案发到抓获嫌犯,公安机关宣告破案仅用了36小时,但我们家属等待凶手伏法已经等了20年。”

真凶在哪儿?

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肖鹏

[责任编辑:张桂琪]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