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85岁老兵离世捐遗体 曾叮嘱儿子:莫被世俗眼光禁锢了


来源:株洲晚报

原标题:85岁老兵离世捐献遗体曾叮嘱儿子: 莫被世俗眼光禁锢了 6月7日,端午节当天,85 岁的秦德礼老人与世长辞。当天下午,亲属遵照老人生前的遗嘱,捐献了他的眼角膜和遗体。 【现场】捐献眼角

原标题:85岁老兵离世捐献遗体曾叮嘱儿子: 莫被世俗眼光禁锢了

▲自愿无偿捐献眼角膜纪念证书(受访者供图)

▲秦德礼生前给学生们宣讲红色文化(受访者供图)

6月7日,端午节当天,85 岁的秦德礼老人与世长辞。当天下午,亲属遵照老人生前的遗嘱,捐献了他的眼角膜和遗体。

【现场】捐献眼角膜遗体将成" 大体老师"

7 日下午5 时许,在省直中医院ICU 病房里,秦德礼老人走了。儿子按照老人" 别给他人添麻烦" 的遗嘱,婉拒了远方的亲属、老人生前的同事和部下到医院送别的要求,仅邀请附近的亲属,赶到医院见老人最后一面。

下午6 时,医务人员在现场与家属办好相关手续后,站在老人遗体前默哀,随后摘除了老人的眼角膜并妥善保管。

晚上7 点30 分左右,老人的遗体经过处理后被运往长沙。

秦德礼老人的生命,将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眼角膜将为有需求的患者重新带去光明;遗体将成为医学院学生的" 大体老师";他的名字将被镌刻在长沙一处公墓中的石碑上,供大家纪念……

【见证】13 年前签的捐献申请书上,至今仍有老伴的泪痕

秦德礼的儿子秦湘讲述了父亲的故事。

2006 年,72 岁的秦德礼从电视上看到一则关于遗体捐献的新闻,他一下就动了念头。

彼时,我市的遗体捐献工作尚未开展。秦德礼四处打听得知,长沙湘雅医院已有先例,于是一个人赶赴长沙领取了申请书。

当天晚上,秦德礼将签有自己姓名的" 遗体捐献申请书" 交给了家人,并要求直系家属签字。

" 当时太突然了,我们都反对。" 秦湘说,传统观念是" 入土为安",如此一来,他作为儿子甚至还会被说为" 不孝"。尤其是秦湘的母亲,更是明确反对老伴捐献遗体,甚至连续多日" 冷战",不理睬丈夫。

执拗的秦德礼并未就此放弃,他开始不厌其烦地给家人做思想工作,同时还发动身边老同事一起捐献。

" 我是一名老党员,能将遗体留作医学研究,也算对得起党的栽培。" 秦德礼对家人说。

三个月后,家人在申请书上签字同意。这封申请书上的签名处,明显有浸湿痕迹,字体模糊。秦湘说,那是因为母亲签名时眼泪止不住地流。

【传奇】15 岁参军,学习密电码译制多次与死神交锋

秦德礼出生于陕西澄城一个贫寒农家,父亲曾是地主家的一名长工,后来在土地革命中才得以" 翻身"。

" 解放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是真正为人民服务。" 在父亲的不断教导下,秦德礼自幼向往军营生活。15 岁时,中学毕业的他正式进入部队,后被推选至军事学院,学习密电码译制。

1949 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向西北进军,解放甘肃、宁夏、青海等地。次年,秦德礼上了前线,负责电报的发送与接收。由于电台是敌人攻击的重点目标,他多次与死神交锋。

有一次,秦德礼所在的部队需要进行转移。当时,秦德礼背着发报机和30 多名战友进行穿插。当他们快速行军时,几枚炮弹飞了过来,秦德礼幸运地躲过一劫,可他身旁的两位战友却不幸当场牺牲。

在青海,因为军事工事需求,部队在转移时,除了背负的枪支、弹药外,每个战士还要扛一块近20 斤的青砖。40 里的路程,加之缺氧、劳累,途中有战士晕倒在地,其他战士则搀扶着晕倒的战友,有的则帮晕倒的战友扛青砖前行。

" 当年在战场,子弹就在我面前飞过,都可以感觉一股风从耳边吹过。" 秦德礼经常给晚辈讲述战争年代的往事,要他们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余热】退休后当志愿者,曾是湘江毅行最年长选手

1952 年,秦德礼光荣入党。" 我是一名老党员,要对得起党的栽培"" 国家给了我幸福生活,生前努力工作,生后也应发挥自我价值"…… 这些年,秦德礼除了给子女灌输这些思想外,还经常通过实际行动,为社会作贡献。

1957 年,他转业来到株洲,并成家立业,后在我市多家企业以及多个部门担任要职。

退休后,闲不住的秦德礼组织志愿者,到网吧劝诫未成年人,当社会治安协管员,去学校宣讲红色文化……

2011 年5 月,78 岁的秦德礼报名参加了湘江毅行活动,成为当年最年长的选手。

" 既锻炼身体,也能做公益,一举两得。" 秦德礼当年接受晚报记者采访时说,许多老同事得知他的" 壮举" 后也纷纷加入。

【对话】" 爸爸要我莫被世俗眼光禁锢了"

记者:在你眼中,父亲是一位什么样的人?

秦湘:做事雷厉风行,永不服输。比如当年为了参加湘江毅行,父亲提前3 个月开始训练。趁着凌晨时分路上车不多,他就在建设路上折返跑。

记者:父亲做出捐献遗体的选择时,你当时是什么心情?

秦湘:很复杂,家人也都持反对意见。

记者:那后来怎么都同意了呢?

秦湘:父亲不停给家人做思想工作,我们也知道,他坚持的事情基本没有回旋余地了。我们算是完成了他老人家的遗愿。

记者:父亲的哪些事对你来说印象最深?

秦湘:太多了。父亲因为胃癌晚期住进医院后,经常会跟我念叨捐遗体的事情。他说自己作为个体的人是渺小和微弱的,以前为党和国家的建设努力工作,死后捐献遗体给医学科研事业再做一点儿事情,是他的最后愿望。

今年4 月30 日,因病情急转直下,父亲被转入省直中医院内科ICU。他拉着我的手,用微弱的声音反复叮嘱我,要我不要被世俗眼光禁锢了,一定要帮他达成唯一的遗愿,将他的遗体和眼角膜捐献出去。

来源:株洲晚报

[责任编辑:燕文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