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左宗棠:惩贪养廉,以身作则


来源:文史博览

物质可以化为精神,精神也可以化为物质。当年入疆的西征大军有左宗棠这样公而忘家率先垂范的统帅,有一干廉洁奉公的将佐团队和无数舍家保国的士兵,如此才有了当年收复新疆的辉煌胜利。

原标题:左宗棠的“工资”都用到哪去了

张祖涛

在风气恶浊的晚清官场中,左宗棠是一位十分廉洁的封疆大吏,与历史上那些享誉千载的“清官”们相比,毫不逊色。

左宗棠当了20多年总督,每年仅养廉银一项就有2万两之多,可他临终时的全部家产,只有2.5万两。与他地位相当的李鸿章,“绝世时有私财四千万两”,其间的差距之大耐人寻味。左宗棠的银子都用到哪里去了?

左宗棠不仅分文不取廉俸以外的钱财,而且分内的廉俸收入,90%以上也是被他用于公事,每年只有很少部分被寄回养家。同治八年(1869),左宗棠家乡湖南湘阴水灾,他捐银1万两;光绪三年(1877),陕甘大旱,他捐给陕西1万两,甘肃庆阳3000两。他自费刊印了大量书籍,如“四书五经”“棉书”“种棉十要”等等,分发陕甘各地,以期恢复那里的文化教育,指导百姓发展战后的生产。为了巩固西部的国防,他指挥部下大修兰州城墙,建西门城楼的材料费户部不准报销,他就用自己的廉俸支付了。

左宗棠曾经写信告诫自己的4个儿子:“我以陕甘总督、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年俸二万两(白银),岂不能增置田产为子孙计?然子弟欲成其人,总要在寒苦艰难中做起。尔等只要谨慎持家,不至饿饭。若恣意花销,以豪华为体面,恣情流荡,则吾多积金,尔曹但多积过矣!戒之戒之。”

左宗棠言行一致,说到做到,从其抬棺西征,到他卸任陕甘总督进京赴任,从未任用私亲。他的两个女婿,一个在四川省当道员,一个在湖北省当道员,曾经要求到左宗棠身边谋事,均遭拒绝。左宗棠的4个儿子没有一个留在身边。1879年,他的四儿子左孝同由湖南西来省亲,左宗棠给他定下戒约:在督署住家,只照住家规模,不可沾染官场习气、少爷排场;一切以简约为主,署中大厨房只安两灶,一煮饭,一熬菜;厨子、打杂水火夫各一,此外不宜多用人;三、八日作诗文,不准在外应酬。左宗棠率军驻扎肃州时,他的二儿、三儿曾经去看望他。孩子们返回,左宗棠只发给他们路费,并再三叮咛:沿途只许营房就便照护,不准许地方州、县长官以任何理由设宴招待。

左宗棠在闽浙、陕甘、两江总督任内,惩贪养廉,处处以身作则,对吏治进行大力整顿。在他言传身教之下,左宗棠的身边,出现了一批洁身自好的清官廉吏。

刘典,长期以来一直是左宗棠的搭档,帮办大臣。在陕甘时,由于军饷短缺,他“锐然以减饷自任”。收复新疆的时候,左宗棠驻肃州,他坐镇兰州,西师全军的军饷都由他掌管调拨,经手的款额极大,却从不动用公款办自己的私事。刘典的住处,“环堵萧然,一如寒素”,完全不像一个大官的居所。后来,他病死军中,全家老幼无以为养。左宗棠痛悼不已,从自己的廉俸中拿出6000两银子为刘典治丧并安顿他的家人,没去动用分毫公款,以符合刘典生前的习惯,使他“不污素节”。

接替刘典之后由左宗棠保举出任帮办新疆事务的杨昌濬其清廉也颇为时人称许。杨昌濬从军10余年,除了饷银以及军功赏赐,加上浙江巡抚俸禄,在杭州罢官回来之后,才在家乡修得土砖平房10间和一个简单的家院,购得田产40亩。后来杨昌濬再次出仕,官任陕甘总督兼甘肃巡抚的时候,他的小儿子曾写信给他,说近来乡里一蒋姓人家以平时一半的价格出卖田产,希望家中能再購得田产40亩。杨昌濬回信说:“已有田40亩,山、土若干,再不忧温饱;比旧时、比他人家已属过分,添产何为?但益愆累耳。”

刘锦棠,是进疆清军的中路统帅,新疆建省后的第一任巡抚,后辞官归里。离职前,将朝廷补发所部欠饷400万两“辇致藩库,以备新疆缓急,而不以上闻” 。他回家之后,因贫乏至极被寡居待养的婶母痛骂致病。等到甲午战争爆发,朝廷急需知兵大臣,诏家居多年的刘锦棠进京。他带病上路,病死在途中,时年51岁。人们打开他的遗箧,里面除了几份关于时局的奏折之外,一无所有。

提督高连升,级别也相当于现代军队的中将了,他平时“自奉最约,任实缺提督多年,廉俸均充公用”。由于他“家无担石,两亲尚在,甘旨缺如”,左宗棠和刘典商议之后,打算凑一点钱让他寄回湖南老家,“为之薄谋菽水,聊资赡养,而高连升以欠饷已久,义不可先顾己称,坚辞不受”。

金顺,是进疆清军的北路统帅,1885年,他在伊利将军任内奉诏赴京,死于肃州途中,“身后不名一文,几无以为殓,寮采醵金,丧始归,部伍缟素,步行五千里至京者,达二百人云”。

物质可以化为精神,精神也可以化为物质。当年入疆的西征大军有左宗棠这样公而忘家率先垂范的统帅,有一干廉洁奉公的将佐团队和无数舍家保国的士兵,如此才有了当年收复新疆的辉煌胜利。

[责任编辑:何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