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致敬这些湖南“老西藏”!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湘藏一家亲”由来已久。建国以来,无数湖湘儿女怀揣支援祖国边疆事业的志向和对雪域高原的热爱驻守西藏。

原标题:致敬这些湖南“老西藏”!他们在雪域高原写下创业史诗

12月3日,湖南·西藏两省区情况交流座谈会在长沙举行。在座谈会上,省委书记杜家毫说:“湖南与西藏尽管相隔千山万水,但‘湘藏一家亲’的情谊将我们的心紧紧联系在一起。”他指出,24年来,湖南始终把对口援助山南作为重大政治任务来完成、作为湖南自己的事情来办好。

“湘藏一家亲”由来已久。建国以来,无数湖湘儿女怀揣支援祖国边疆事业的志向和对雪域高原的热爱驻守西藏。

今天,一起来感受三位湖南“老西藏”的故事,感受他们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艰苦卓绝、奋不顾身的西藏创业史。

长沙人李维汉:历经艰难谈判签订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条协议

(李维汉)

李维汉,又名罗迈,1896年6月2日出生在湖南省长沙县高桥乡八斗冲一个清贫的知识分子家庭。先后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陕甘省委书记、中央党校校长、陕甘宁边区政府秘书长、中央城工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等职。在统战部长岗位上,他工作了13年,为统一战线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51年4月,李维汉受命为中央人民政府首席全权代表,负责同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商谈和平解放西藏问题。

从4月29日开始第一轮谈判到5月23日协议签订,在长达25天的时间里,经过多轮谈判。由于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双方分歧大,各守谈判底线,最有争议的谈判内容,也就是在谈判中的主要问题上发生过激烈争论,曾两度使谈判濒临破裂边缘。

4月29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事宜的谈判,在御河桥北京军管会交际厅举行。中央人民政府首席代表李维汉主持了首轮谈判,他说:“我们是一家人,家里的事情,大家商量着把事情办好。”

(李维汉与毛泽东、刘少奇)

第二轮谈判的主要议题是商谈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的问题。这是谈判的焦点问题,也是整个谈判的基石。双方首席代表阐述了各自的立场,进行了面对面的交锋。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耐心细致地向西藏代表介绍解放军的宗旨和优良作风,并拿出清代历史文献,证明中央有权派军队入藏,而且早有先例。

李维汉在发言中,概括阐述了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历史上长期形成的,中央政权对西藏的主权管辖没有发生过变化。近百年来由于帝国主义侵略和挑拨,西藏地方政府同中央政权之间的关系有所疏远。即使这样,并没有改变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这一根本事实,为保卫祖国安全防止帝国主义侵略,人民解放军必须进驻西藏。

(1951年5月23日,原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阿沛·阿旺晋美、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土登列门和桑颇·登增顿珠与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李维汉、张经武、张国华、孙志远在北京签订《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朱德副主席、李济深副主席、陈毅副总理出席签字仪式。)

谈判期间,李维汉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经过友好耐心的协商,终于顺利地同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达成《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1986年6月22日,当年参与谈判的西藏代表阿沛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良师诤友———缅怀李维汉同志》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这样写到:李维汉“完全是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丝毫没有强加于人的味道。听了他的发言,我们几位代表都感到心服口服......李维汉同志的多次发言和谈心,使我受到极大启发,懂得了爱民族和爱祖国的一致性,懂得了正确处理民族关系的道理和重要性,真正懂得了我们所解决的问题关系到西藏各民族人民的前途和命运,从而把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放在了更加自觉的思想基础之上。李维汉同志是我走上革命道路的启蒙老师。”

株洲人张经武:奋不顾身带领西藏进入第一个“黄金时代”

张经武,共和国的开国中将。又名张仁山,1906年7月(一说10月)出生于湖南酃县(今炎陵县) 沔渡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他由西南军区副参谋长调任中央军委人民武装部部长兼军委办公厅主任。

1950年初,中央人民政府确定了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经过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同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协商,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张经武作为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之一,参加了谈判和协议的签订。至此,张经武也开始了15年的在藏工作经历。他是毛泽东亲自提名、中共中央任命的唯一一任中央驻藏代表,是西藏地区唯一获得三枚共和国一级勋章的将军,也是西藏地区的第一位中共中央委员。

(1951年9月,张经武带着毛泽东赠送给达赖的礼品,到罗布林卡面见达赖。图为张经武在途中。)

1951年10月,解放军进藏部队主力胜利进驻拉萨后,西藏上层反动集团趁解放军供应困难,公开叫嚷“饿肚子比打败仗还难受”,妄图把解放军“困死、饿跑”。这时,张经武旗帜鲜明地提出采取开荒生产、对外贸易、修筑公路等措施,挫败了少数民族分裂分子的阴谋,站住了脚跟。

张经武常常和西藏爱国人士、上层朋友促膝谈心,认真地倾听他们的意见,仔细记下他们反映的情况,帮助他们理解中央的方针、政策。他和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阿沛·阿旺晋美、帕巴拉·格列朗杰等关系十分融洽,感情深厚。

为了贯彻执行党的“慎重稳进”方针,他还亲自下乡蹲点,总结基层开展阶级教育、爱国主义教育和社会主义前途教育的经验,并搜集了大量的西藏历史和社会现状资料,从而为根据西藏的实际情况办事,为后来的西藏农牧区社会主义改造作好了思想和组织准备。这段时期,西藏人心稳定,经济发展,生活改善,人们称颂民主改革使西藏稳定发展。这一段时间,被称为西藏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1955年3月9日,张经武在国务院第七次全体会议上作《关于西藏地方工作的报告》。)

在西藏期间,他经常教育汉族干部要以苦为荣,提倡“长期建藏”的思想。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挂起一块小黑板,拜藏族干部为师,认真学习藏语和藏族人民的风俗。后来,他在同上层人士和群众谈话时,常常使用藏语,使大家感到格外亲切。

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成立,张经武奉调回京,担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在西藏的15年,张经武把全部心血和精力倾注在了西藏这片高天厚土,赢得了西藏人民的热爱。

在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张经武与西藏解放事业》一书中,对他在新西藏建设中的历史地位,做了这样的评价:张经武是西藏革命和建设事业的奠基者、组织者、开拓者,在他担任西藏党政最高领导的15年,西藏实现了从封建农奴制度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跨越。

衡阳人谭冠三:“农民将军”骨灰归藏守望热土

谭冠三,湖南省衡阳市耒阳县人,1901年生,1926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转为中共正式党员,是我党在湘南地区早期从事农民武装斗争的组织者之一。他参加过秋收起义、湘南起义、井冈山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新中国成立初期,谭冠三奉命率部进军西藏。他曾担任西藏军区政委、中共西藏军区委员会第二书记、西藏工委第二书记、监委书记等职。

1950年,由张国华任司令员和谭冠三任政委的人民解放军第18军奉命进军西藏。谭冠三是进藏部队中年纪最大的一位,又受过伤,高原反应最为强烈,一路上常常头痛得像炸裂似的,胸口憋闷,全身浮肿。他坚定地表示:“为了巩固边防,为了西藏人民,我要在西藏革命一辈子,死在西藏,埋在西藏!”他凭着超人的意志,走到了拉萨。

解放军进藏之初,因为公路尚未修通,部队给养供应十分困难,甚至只有豌豆、胡豆、青稞麦粒充饥。1952年8月,在谭冠三的主持下,创办了西藏军区第一个农场——八一农场。后勤大于天,如果后勤弄不好,很可能战士们不会在战场上倒下,却会败给饥饿。谭冠三将军绝不是只做表面工作,而是常住八一农场,和战士、工人、农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

(谭冠三与战友们开垦世界屋脊)

1953年秋收时节,农场丰收了,谭冠三特意邀请了西藏的爱国上层人士到八一农场参观,拉萨河边的荒地上种出了番茄、辣椒、黄瓜、芹菜、菠菜等十几种蔬菜。许多拉萨城的流浪汉、孤儿,也被谭冠三将军亲切收留,在农场中自立更生,过上了新的生活。在这其中,就有藏族著名学者根敦群培先生的妻子和女儿。可以说,这座农场不但改变了拉萨的面貌,也改变了许多流浪儿和穷人的一生。

将军,多以军功为荣。1959年西藏平叛开始时,由于张国华将军当时在北京,最艰难的平叛初期工作是由谭冠三指挥的,他举措果断,指挥若定,一派名将风度。

但他在西藏最开心,也最重要的工作,可能就是开荒、种地、修路、架桥。他没有留下宏伟的纪念碑,留下的却是雪域高原之上的果树、农场、道路。后来因身体原因去内地休养时,他还让人从拉萨带回来一把开荒时磨秃了的十字镐和半截筑路部队用过的钢钎,陪他度过不在西藏的日子。

(谭冠三与苹果树)

1985年,谭冠三将军去世,按照他的遗愿,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八一农场的苹果园内,继续守望着这片曾奋斗过、建设过的热土。

[责任编辑:何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