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雷雨垭:古代兵家必争的湘西重地


来源:文史博览

近年来,慈利县委、县政府为加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步伐,不惜重资不仅改造路面,而且打通穿山隧洞,避开垭口和几处拐弯险境,同时缩短一半行车时间。其自然风光、人文景观可与湘西矮寨相媲美。

原标题:雷雨垭:古代兵家必争的湘西重地

柯云 张百华

“淡云斜日过险关,车水马龙盘山转。千年怨声何须记,一页轻翻蜀道难。”这是当年著名诗人于沙过雷雨垭留下的诗句。20世纪80年代初期,湖南全省诗人到雷雨垭上的新丰大队参加赛诗大会,于沙口占三首,均发表在《湘江文艺》上。这首诗是对雷雨垭交通变化的真实写照。

雪后的雷雨垭(局部,摄影/朱经伟)

雷雨垭关与湘西名关垭门关遥相对峙,距离不到百里,且各有特色。一个在澧水北面,一个在澧水南边。雷雨垭是沅水流域的重要关隘和必经之道。

雷雨垭又名雷垭,地处七姑仙山腹部,刀切的绝壁构成一道天然屏障,其垭口是七姑山的唯一大门。不仅地势险要,和垭门关一样都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古为兵家必争的重地。明末就有一例,土家农民起义领袖鲁国道(慈利洞溪人)带领10多个兄弟仅凭大刀和滚木打退千名官兵。民谣日:“雷雨垭,高又险,流星擦肩过,日月挂两边,大刀显神威,滚木破敌胆。”

据记载,在隋朝以前,垭口是无路可通的,山南边的人要进慈利县城,或者山北边的人要进大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绕道30公里走余儿垭,要么冒着生命危险爬绝壁,攀树藤,多年来,死伤人畜不计其数。因此被人们视为“鬼门关”。那绝壁上的石径小道是何时何人开凿出来的呢?无史料记载,只有一个雷公电母的神话传说深入民心。

当地人为纪念雷公菩萨的恩德,在垭门关后边山上建了一座寺庙,名曰“雷雨庵”,正殿上供有雷公和电母的泥塑想象影身,并有守庙僧人。寺庙附近相应开设几家饭店,从此垭口便成了游人眼中的佳境。

寺庙的墙上逐渐出现历代游人的题字和题诗。如后晋周朴的“绝壁奇道自天开,惊破云封雷雨来”,明人于启明的“插云峭壁拥层阴,拂面藤萝犹似锦”。然而因历史久远之故,保存完好以清代诗人的作品居多。如清人刘世琬的《雷雨庵》:“雷雨庵前日西斜,森森古木覆檐牙。隔墙听得僧私语,昨有仙人到雷垭。”“一路寻芳竹影幽,紫云遥接碧山头。僧人识得超凡客,更为殷勤迭唱酬。”又因七姑山系雷雨垭的主峰,关于以七姑山为题的诗不少。如清人王南川和汪士羽的《七姑山》分别为“小住名山不计年,钟声隐约淡含烟。尘心已了仙心静,云气迷离覆岫巅。”“一轮旭日出险关,时有白云共继还。牧唱樵歌声断续,诗情画境展眼前。”“七姑山上七姑仙,山有仙山相继传。欲识此山灵仙处,时看云气覆雷关。”“蟠桃洞里久成仙,雷雨垭上更超凡。我向山中寻神迹,几回惆怅碧峰巅。”

雷雨庵中的诗句多记载于地方史志,笔者系雷雨垭境内的老住户,曾亲自目睹正殿中的诗画原作和“雷雨垭”三个大字,铭记于脑海。

雷雨垭虽有了石径,但仍是难于上青天,行人走路小心翼翼不敢向下俯视,否则就心跳腿软,无法复行。官员们无论官职多大,只能弃轿或下马步行,就连新娘到山前也只好下轿。因而县衙的官员一般不过雷雨垭。故山南的人出山外读书求学的人少,多守田园之乐。土特产也只有自产自用。所以山南的人以吃腊肉而出大名,一般一户人家都杀几头年猪,终年不愁肉食。

又因山高路险,笔者亲闻和亲见过几个有趣的故事。民国后期垭上有个叫姜焕典的猎人,一天在垭口上的森林中打伤一头野猪。山里人都知道受伤的野猪比猛虎还凶残,直从垭口山下逃去。猎人怕野猪冲撞上山的行人,便站在垭口,向山下大声疾呼:“下面的人注意,一头野猪逞路而下,赶快寻地方躲藏。”这时恰好有一汉子正向垭口上来,喊声刚落。只见野猪怒吼而来,他急中生智,面贴绝壁,双手抓住石窝,当咆哮的野猪身临他的屁股时,双腿腾空一蹬,野猪因无横劲“哗啦”一声滚下悬崖。山下的人拾得野豬,净肉380斤。

民国三十二年(1943)秋天,日军进犯慈利县城,准备从雷雨垭突进常德古城。国军74军58师闻知战情,仅安排一个连的兵力,带上4挺重机枪,把守垭口,尽管日军多次轮番进攻,都被国军打得落花流水。后来日军使用重炮,除打掉几块岩石外,国军却毫发无损,阵地巍然不动。

后来,狡猾的日军另选他策,用重金收买了笔者老家同村的一个汪姓兵痞,该兵痞小名叫汪癞皮,带着日军绕道窜到国军背后,国军被逼上绝路,全部阵亡。

抗战胜利后,当地人将烈士忠骨安埋在雷雨垭的寺庙后面,每年清明包括笔者父亲在内的人们给烈士烧香焚纸,这一举动收入汪癞皮的眼中。一天,有人亲眼看见他在垭口碰岩而亡,手中捏着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我为钱财出卖良心,充当汉奸,禽兽不如,以我鲜血祭奠军魂。”若干年来,人们一代传一代教育后人千万莫学这个遗臭万年的汪癞皮。

20世纪70年代末期,雷雨垭这个千年古关,终于改观换颜。慈利县委、县政府为解决垭南人民的交通难题,决定沿着当年的石径凿岩削壁修建公路,经过两年奋战,终于建成一条九拐十八弯的盘山公路,笔者曾写过一首长诗,题为《一条金线》发表在《湖南文学》,最后一段诗为:“改革春风过险关,通村公路遍大山。回首仰望雷雨道,盘绕重山入云天。”但是经过多年实践证明,这条公路由于拐弯太多又路质过低,时有车祸发生,已远不适应当前形势发展需要。

近年来,慈利县委、县政府为加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步伐,不惜重资不仅改造路面,而且打通穿山隧洞,避开垭口和几处拐弯险境,同时缩短一半行车时间。其自然风光、人文景观可与湘西矮寨相媲美。真是“装点此美山,今日更好看”。

不过使人感到遗憾的是千年古寺“雷雨庵”和“雷雨垭”三个石刻大字毁于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现在只凭一些知情老人的记忆而欣赏这些残缺的奇美了。但人就是这样奇怪,越是稀少,越是富有吸引力,要不那些游人为何远道慕名而来一饱眼福呢?

(责任编辑:齐风)

[责任编辑:何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