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房价上涨引发工程款纠纷 包工头涉嫌杀害建筑商后自杀


来源:澎湃新闻

包工头颜昌勇给自己微信取名“一生平安”,可他44岁的生命却在凶杀血腥中终结——他涉嫌杀害了与自己有经济纠纷的建筑老板,并从现场逃回家乡自杀身亡。

原标题:湖南一包工头涉嫌杀害建筑商后自杀:房价上涨引发工程款纠纷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颜昌勇的亲属出示用手机拍摄的现场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图

包工头颜昌勇给自己微信取名“一生平安”,可他44岁的生命却在凶杀血腥中终结——他涉嫌杀害了与自己有经济纠纷的建筑老板,并从现场逃回家乡自杀身亡。

案发时间是2018年10月29日。颜昌勇留下遗书称,建筑老板周万明拖欠他15万元工程款以及抵扣房产的50多万元“差价”,而他为了支付农民工工资“欠下一身债”。

颜昌勇是湖南省郴州市安仁县人。他在遗书中提到,他曾向同县的谭某买了“三支枪”。据警方介绍,案发后谭某投案自首,已被刑拘;曾与颜昌勇一起去工地寻找建筑老板的黄某,涉嫌故意伤害致死也被刑拘。

11月20日,郴州市公安局宣传科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经刑侦部门调查,颜昌勇的作案工具是一种射钉器,可能经过改装,但不能列入枪支范畴。

包工头颜昌勇与建筑老板周万民,是来自素有“建筑之乡”之称的郴州安仁县的同乡。两人生前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怨恨纠葛?

据颜石保介绍,他弟弟颜昌勇是在屋后的山坡上自杀的。 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图

包工头自杀

丈夫颜昌勇在电话里的哭声,侯姣现在仍记得很清晰。

那是2018年10月29日12点左右,在郴州做保姆的侯姣打电话给丈夫。当时,颜昌勇正驾车从郴州赶回一百公里外的安仁老家。

“他一直在电话里哭。”侯姣事后向澎湃新闻回忆,颜昌勇跟他说“对不起”,要她好好照顾子女,“我说你有什么事想开一点,他说死也要死在家里。”吓得侯姣连忙打电话给安仁的亲属。

颜昌勇的家位于安仁县金紫仙镇井塘村,距县城45公里。颜昌勇的大哥颜石保记得,10月29日中午临近一点的时候,他和妻子、妹妹接到侯姣等人的电话通知,马上赶到颜昌勇家寻人。

颜昌勇的家是一栋普通的两层红砖房,当时大门紧闭。颜昌勇的白色车子停在屋后的坪上,他自己则爬上了屋后山坡的树林里。“我妹妹在下面喊他,他叫我们都不要上去。”颜石保回忆,中午一点多,他去给山坡上的颜昌勇送饭,走到山坡下时突然听到异常响声。

“就听到‘呯’的一声,好像打炮一样,响了一下。”颜石保急忙爬上山坡,在杉树下的草丛边,发现弟弟颜昌勇仰卧在地,旁边有把一尺长左右的“枪”,“他的嘴里、耳朵都出血,喊也喊不应了。”

11月16日,安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段湘淼告诉澎湃新闻,经过调查,初步判断颜昌勇系自杀。

颜昌勇的死亡,震惊了井塘这个1500多人的村庄。

据村主任李丰明介绍,跟村里许多劳动力一样,颜昌勇曾经长年在工地做木工,十多年前开始做工头。“他办事还是可以,做事情也有分寸。”李丰明说,颜昌勇性格直爽,是村民小组的组长。

在颜昌勇的大哥颜石保看来,弟弟虽然名义上是包工头,但只是“小工头”,生活不算宽裕,2007年建的房子至今都没装修外墙。其姐夫李五生记得,颜昌勇曾跟他说过,今年拿到工程款后,准备在自家房屋的外墙贴上瓷砖。

颜昌勇是家里的顶梁柱。妻子这些年在郴州做保姆,儿子一年前到广东打工,女儿正读高中。

今年9月底,颜昌勇曾在家呆了一段时间,他在家门口的坪地铺上一层水泥砂子。10月6日,他在自己“一生平安”的微信号发了一段自拍的小视频,边拍边说:“这是我私人马路操坪,今天终于搞完,好累呀。”

谁也没想到,仅过了20多天,颜昌勇在自家屋后的山坡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位正值年富力强的木工工头,为何走上死亡之路?

建筑老板周万明是在郴州一工地附近的马路边遇害的。 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图

建筑商遇害

颜昌勇自杀的两个小时前,一百公里外的郴州市北湖区发生了一起命案。

案发地点位于北湖区下湄桥街道。在距福城桃源小区二期工程约50米的司马路,58岁的建筑老板周万明被杀害。事发地属于新开发区域,平时过往的行人、车辆不多。

11月19日,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刑侦大队民警陈明告诉澎湃新闻,案发当天上午,周万明的女婿李某走出工地,看见岳父的车子停在路旁,而车门没关。他走到车前,发现周万明一动不动地倒在车内,“流了很多血”。

据陈明介绍,周万明头部受伤。“用器械打伤的,”陈明说,“具体的鉴定还没出来,我们只能称‘器械’。”

周万明和颜昌勇一样,来自有名的“建筑之乡”安仁县。

周万明的老家在安仁牌楼乡彭源村。澎湃新闻记者在村里看到,2015年建成的彭源公堂(祠堂)里,贴着红色的“功德榜”,上面显示,周万明捐款334880元。在许多村民眼里,“有钱人”周万明为人很好,热心公益事业。

“他以前吃了不少苦。”村民曹兰香介绍,周万明7岁时父亲去世,他长大成人后,接替继父到郴州一家建材厂上班。企业改制后,周万明办过陶瓷厂,十年前开始承包建筑工程。

2016年,周万明承包了郴州福城桃源小区的一些工程。该项目开发商、郴州市桃源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李菲(化名)记得,周万明有次来找公司领导,穿一双沾着泥巴的雨鞋,戴一个草帽,衣袖摞起,皮肤晒得很黑。“我看他不像老板,还以为是工地上做事的人。”在李菲印象中,周万明“很有实力”,但为人低调。

据彭源村村民介绍,周万明的儿子有先天性残疾,生活无法自理;女儿前些年出嫁,亲家也是建筑商。

处事低调的周万明,为何在工地附近死于非命?

案发后警方迅速展开调查,曾承包周万明部分工程项目的包工头颜昌勇被锁定为嫌疑对象。办案民警陈明分析,颜昌勇是在郴州作案后逃离现场,驾车回到安仁后自杀。

据陈明介绍,案发当天,一名姓黄的男子与颜昌勇一起到工地寻找周万明,该男子当晚在郴州火车站被抓,警方现以涉嫌故意伤害致死予以刑拘。目前此案仍在调查之中。

颜昌勇的姐夫李五生说,涉案的黄姓男子外号“三毛”,是曾在颜昌勇手下做事的木工。

颜昌勇生前留下了四页遗书,有一页是写给妻子和儿女的。 受访者供图

遗书与“枪”

周万明与颜昌勇的生命历程,都在2018年10月29日这一天划上句号。两人都毙命于特殊的“器械”。

当时第一个到达颜昌勇死亡现场的颜石保回忆,颜昌勇的太阳穴有“枪孔”伤痕,现场有一把“一尺长左右的枪”。

澎湃新闻从死者亲属拍摄的现场图片来看,穿着深色外衣的颜昌勇倒在草丛边,右手旁有一只疑似枪支的器械,手柄部为绿漆色,管部是黑色的。

事发当天,郴州市北湖区和安仁县的公安民警赶到现场。颜昌勇的多名亲属告诉澎湃新闻,民警离开时带走了“三把枪”:一把在颜昌勇遗体旁,一把从他身上搜出来,另一把“长枪”则是在颜昌勇车上发现的。

在颜昌勇的车内,他留下了写于2018年10月14日的4页遗书。侯姣对澎湃新闻说,她后来才知道,丈夫自杀前就通过微信向几个朋友发送了遗书图片。据她证实,字体有些斜歪的4页遗书,正是颜昌勇的笔迹,“他只读(到)了初二,写字比小学二年级还差。”

在遗书里,颜昌勇提到了“枪支”的来源。他写道,2002年他在工地认识了安仁县平背乡的包工头谭某。“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他做了三支枪卖给我,记得是一千多元一支”,“他也卖给了好多人,我记得他姐夫和他老表,还有工地刘老板,都买了他的枪。”

颜昌勇在遗书里还提到,2015年谭某曾向他借款6万元,两个月后就失去联系,一直未还钱,“至今找不到他”。

针对颜昌勇遗书里提及的涉枪一事,11月16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安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段湘淼介绍,警方已展开相关调查,“卖枪”的谭某,已经投案自首并被刑拘。

在被害人周万明的遗体上,其亲属也发现了“弹孔”。

周万明的堂兄周万仁告诉澎湃新闻,案发第二天,他在殡仪馆看到了周万明的遗体。“头部打了两枪,脑浆都出来了。腿上也打了一枪。”周万仁说,他在周万明遗体上发现的“弹孔”,“打进去的弹孔小一些,出来那边的孔就大一些。”

11月20日,郴州市公安局宣传科负责人致电澎湃新闻称,经刑侦部门调查,疑凶颜昌勇的作案工具是装修工地上使用的那种射钉器,“可能经过了改装,但并不能列入枪支的范畴。”

15万欠款以及50万“差价”

包工头颜昌勇与建筑老板周万明,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纠葛?

这两名安仁老乡的相识与合作,缘于郴州福源桃城小区的二期建设项目。

郴州市桃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综合部的工作人员李菲介绍,该项目是承包给郴州市湘安建筑工程公司的,“我们按合同、按进度拨款,没有拖欠。”建筑商周万明及其女婿从湘安建筑工程公司承揽了施工项目。

2016年1月,颜昌勇与周万明的女婿李某签订了《木工劳务承包合同》。在合同上签字的,还有颜昌勇的合伙人贺柏乐。该合同显示,颜、贺两人承包福城桃源二期3、4、5栋的木工工程,建筑面积约37000平方米。

案发后的11月20日,贺柏乐告诉澎湃新闻,上述项目的木工工程于2016年5月左右开工,2017年年底主体完工,今年上半年完成一些“扫尾的事”。他和颜昌勇带领的木工班约有40名农民工,木工工程款共300万元左右。

“我让他们逼得无路可走。”颜昌勇在遗书中写道:“当年房子卖不出,他(周万明)就抵扣两套房子给我。2017年房价大涨,他卖了,房子差价有50多万,不肯给我,还倒扣我十多万元,说我没抵房子。另外该算给我的十五万元工资也不肯给。”

从颜昌勇等人签署的《木工劳务承包合同》来看,工程款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为“基本价”,每平方米76元;另一部分为奖金,每平方米2元。付款方式也分两部分,一是实物抵付,用所建项目的两套房屋抵付部分工程款,二是现金支付,根据施工进度付款。

不过,主体工程完工后,颜昌勇、贺柏乐两名包工头并没有按此前合同获得抵扣工程款的两套房屋。颜昌勇的姐夫李五生称,周万明没有用房子抵扣部分工程款,是因为2017年房产涨价,“开始是每平方米三千多块,后来涨到四千多接近五千了。”

贺柏乐则称,他和颜昌勇2017年结算时均同意“不要房子”,并与周万明达成一致:全部工程款用现金支付,计价方式则从原合同的每平方米78元减为76元。贺柏乐说,目前周万明尚未支付的木工工程款为14.6万元左右。至于原来约定抵扣的两套房屋,因市场变化带来“差价”,贺柏乐觉得发包方“可付可不付”。

为核实情况,澎湃新闻记者打电话给周万明的女婿、女儿,均未接听,后来其女儿回短信称“现在不方便透露情况”。“建筑老板的家属说,就是欠十多万元,但包工头亲属这边觉得欠很多钱。”办案民警陈明介绍。

贺柏乐说,他垫付了20多万元工人工钱,而发包方支付的工程款一直由颜昌勇保管。2018年6月,贺柏乐向安仁县法院起诉颜昌勇,要求付款。从颜昌勇遗书来看,他认为贺柏乐受了周万明“唆使”。

2018年7月,安仁县法院对贺柏乐、颜昌勇工程款纠纷一案作出调解。贺柏乐介绍,根据法院调解,颜昌勇需支付他23万元,发包方未付清的工程款则由颜昌勇去领取。

但颜昌勇与发包方周万明的交涉并不顺利。李五生记得,妹夫颜昌勇曾多次告诉他“老板拖欠工钱”。据其介绍,今年7月左右,颜昌勇向法院起诉了周万明,后来律师和开发商介入调解,周万民同意“不减价”支付工程款,并适当弥补“房屋差价”。于是颜昌勇向法院撤诉了。

“可后来一拖又是几个月,对方又反悔了。”李五生说,领不到工程款余款的颜昌勇十分郁闷。“他的压力很大。”李五生透露,今年春节前,曾有一些农民工到颜昌勇家里讨工钱。颜昌勇只好自己四处借款,至今还欠几个农民工的工资数万元。

“他这个人很爱面子,不想去欠工人的钱。”与颜昌勇同村的教师颜刚(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他曾借给颜昌勇2万元,此外,他还向银行担保帮颜昌勇贷款10万元。

出事前的10月28日早上,颜昌勇来到颜刚家。“平时我们无话不说,这次他心事重重,却没说什么。”颜刚记得,颜昌勇当时告诉他,工程款的事还没办好,“我就提醒他,你不能有理干出无理的事来。”

10月29日上午9点左右,郴州福城桃源小区工地,门口五金店个体户谢意看到颜昌勇进小卖部买了一包槟榔。两人以前相识,便打了招呼。“他递给我一支槟榔,我问他干嘛去,他说准备回家。”谢意没想到,几个小时后小区工地附近发生凶案,而行凶嫌疑人竟是颜昌勇。

案发6天后的11月4日,受害人周万明的骨灰埋葬在其老家彭源村。比他小14岁的颜昌勇,也在同一天下葬。

[责任编辑:石凌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