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乔维谈艺术》之当代美术大家批评——喻继高


来源:北国网

喻继高1932年出生,江苏铜山人。1951年考入南京大学艺术系,1955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1957年参与筹备并调入江苏国画院。

艺术家简历:

喻继高1932年出生,江苏铜山人。1951年考入南京大学艺术系,1955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1957年参与筹备并调入江苏国画院。国家一级美术师,曾任江苏省国画院副院长、中国美协理事、江苏省美协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委等。

出版有《喻继高画集》《喻继高工笔花鸟画集》《名家名画·喻继高》等20余部画集。

《喻继高与当代工笔花鸟画》

乔维

当下书画领域批评的声音尤为稀缺,对画家的介绍,多数都是表扬和吹捧,甚至把某些画家与其作品吹捧到了玄幻的地步,有时候连画家自己都觉得进入了一团云雾里。因从事美术行业的缘由,我对中国画较为关注,在观摩经典优秀作品的架构时,尤为喜欢中国画那种凝练的笔墨语言,也比较欣赏唯美而流畅的线条,简洁有意趣的物象表达方式。那些蕴含意境简练的笔墨,往往涵盖着作者的深层解读,让你透过画面能感知到作品的内在涵义。

花鸟画属于中国画体系里比较能从直观感觉到丑与美的一科,中国画讲究意境,而花鸟画注重形式与结构统一的美,它的艺术特质在于线条与笔墨的立体融合,挥扬出自然与生活的美幻情趣。尽管花鸟画作品侧重写实语言,但我更看重的是画面之外的厚度,以及画面笔墨本身对人性的穿透力。就目前花鸟画的发展现状,从喻继高先生的花鸟工笔作品中,能多少解读出当下花鸟画普遍存在的问题,多数画家都是在繁杂的技巧笔墨上下功夫,而忽略了意识情趣的深度艺术挖掘。喻继高先生的工笔重彩花鸟画有自己的特点,他师承陈之佛先生,其笔墨无形中流露出传承熔炼的痕迹,可贵的是他的作品容纳着生活的感情。从他的花鸟画中我们可感受到自然的蓬勃,体会到自然与环境相融的诗情,然而完美中似乎又有某种遗憾。他不喜欢猎奇和探索性的笔墨,给人一种朴实亲近的乡土感情,他的作品少有古代院体画恬淡幽远的气息,也很少有江湖味的笔墨影子。喻继高先生的作品多以典雅秀丽面世,无论花香鸟语都有着春华秋实般的感觉,探究那种完美中的缺憾,其实就是作品缺失了时代的文化背景。

中国工笔花鸟画发展很快,也出现了不少的花鸟画大家,喻继高先生是比较优秀的画家。读喻继高先生的工笔花鸟画作品,多是被那些自然流泻的线墨韵味吸引,却难以搜寻到可以触动人性意趣的亮点。观赏一幅优秀的工笔花鸟画作品,不仅要看到中国画主流价值的表层,更应触摸到绘画的本质意义,应从整体构图的意象去把握文化的厚度。如果仅仅靠一片花叶或一个枝杈就能感触到意趣,那么往往易被片面的笔墨技巧所诱导。大凡有深度的花鸟画作品,看似随意的墨痕也许能成就经典的画面,因为熟悉生活的画家画的每一幅作品或每一组线条都不会随性而为,而是在刻意追求一种另类的探索。

从喻继高先生的作品中看当代花鸟画现状,经常是持有不乐观的态度,因工笔花鸟画自身的特性,决定着工笔花鸟画发展的走向。他的作品继承了传统工笔画的特点,同时他也在继承中有所创新,就当下工笔花鸟画家的绘画模式而言,多数在继承传统的笔画之外,又吸纳西式的绘画技巧,似乎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绘画路数,但依然无法摆脱守旧的绘画痕迹。尽管他们经过几十年的绘画实践,又不断在实践中探索,但很难改变工笔花鸟民间性的特殊格调。因中国画历史形成的原因,纵观中国工笔花鸟画现状,工笔花鸟画的绘画路数一直沿用传统,即便尝试着跨越和大胆的实践,最终的笔墨又回归到原始的状态。工笔花鸟画不同于其他水墨,韵味与水墨意趣多体现在线条与写实,而写实性又往往制约着墨韵的意趣,较难形成意境宏大而统一的格局。工笔花鸟画在中国绘画体系中犹如小家碧玉,想精致却无法做到博远而有境界,想意趣高大又难表现出唯美细致,所以这是当下工笔花鸟画的软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位花鸟画家能有所突破。

喻继高先生算是当代工笔画的领军人物,他的绘画专业和艺术被业界肯定,有着广泛的市场基础,其文化素养以及绘画理论造诣很深。他的绘画往往表现在民族文化情结上,无论笔墨技巧如何变化,如何尝试着走出自我,创造出自己的艺术个性,始终无力僭越工笔花鸟画守旧的格局。从另一个角度看,喻继高先生在工笔画方面培育了一批优秀画家,他热心教育,对发扬工笔画作出了很大贡献。回顾当代中国画走过的道路,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喻继高先生等一批优秀画家,虽然他们有着独特的民族文化特点,对继承和发展民族传统艺术作出了奉献,特别是传承了工笔绘画方面的精神,但也只是始终走在普及绘画技巧的层面。

工笔花鸟画看似是最容易的一种绘画形式,其实也是最难驾驭的画种,凡是刚刚学习绘画的人大都是从工笔入手。现在绘画界就是一个人人都想当画家而又画不出好的作品的现状,就像现实中人人皆会写诗,但却少有能写出真正诗的人。在美术领域工笔花鸟创作凸显着衰弱,根本的因素在于市场经济让工笔绘画走在荒诞的闹剧里。克隆与跟风形成某种套路,甚至怪异的写实成为艺术市场的亮点。有些所谓的艺术创作在金钱的刺激下,让画家情愿自我堕落而黯然失色,随意浏览某些新潮的工笔画,不难发现所推崇的作品来源于“舶来品”的格式。中西结合的画种流行所带来的效应,给所谓的工笔花鸟画创新贴上了一幅华美的标签,让新潮怪异的形式误导了真正的艺术。

工笔花鸟画尽管需要创新的意识,但它本身就是一门严谨的艺术形式,我们不排除新潮画派的标新立异,如果只是荒诞怪异夺人眼目的创新,那么绝对是花鸟画创作的误区。那些以画面感取胜的作品,即便能表现出磅礴大气,也不代表能站到绘画艺术的高度。就当下工笔花鸟画创作的走向而言,能扣住心弦的绘画语境多数是朴实的,有很强的生命感以及物象意境深度,同时有融入时代的文化痕迹。那些经历岁月洗礼的画面所具备的要素,无不凸显着时代感、凝练感、寓意感,还没有哪一位艺术家靠怪异取胜,以赶潮流的创作风格影响着画坛。

从喻继高先生的创作看当代花鸟画现状,对工笔花鸟画的要求也许不能太苛刻,在浮躁的社会和杂乱无章的美术领域,谁又有资格和实力引领潮流?(作者:乔维/艺术评论学者)

喻继高国画《春江水暖》

喻继高国画《新春》

喻继高国画《春和日丽》

喻继高国画《岭南三月》

免责声明:本文转自网络,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如有异议请联系ifengcom77@163.com。

[责任编辑:石凌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