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朱汉民:理学的人生追求与生命智慧


来源:国学践行

11月3日,在第31期国学践行公益研修班上,岳麓书院原院长/博导、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人极书院院长朱汉民以《理学的人生追求与生命智慧》为主题开讲,给学员带来关于人生境遇、价值追求、生命境界、人格理想的思考与启发。,,

一袭青衣,斯文儒雅。11月3日,在第31期国学践行公益研修班上,岳麓书院原院长/博导、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人极书院院长朱汉民以《理学的人生追求与生命智慧》为主题开讲,给学员带来关于人生境遇、价值追求、生命境界、人格理想的思考与启发。

什么是理学?朱汉民院长从历史维度、哲学维度和文化维度分别展开讲解。从历史维度看,理学是中国儒学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中国儒学总体发展大致经过了三个阶段,即原始儒学、汉唐儒学和宋明儒学。宋明儒学吸收了佛家和道家的理论精华,着重解决人的心灵和信仰问题,是儒、释、道三家相互融合的产物。从哲学维度看,理学又是一种哲学化的儒学。哲学谈的是宇宙和人生最根本的问题,但原始儒学和汉唐儒学均未涉及。从文化的维度看,理学是“儒家文化圈”的思想主体与内核。

讲清什么是理学,朱院长又谈到天理与人性。他举例说宋明理学倡导“存天理,灭人欲”,在现代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个具有贬义色彩的词,认为这是在遏制人的发展。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解。理学所倡导的“存天理,灭人欲”本义是指革除超出人基本需求的欲望。相反,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却违背这些至理。有些人每天大鱼大肉,山珍海味,既浪费了资源,也无益于身心健康。

关于理学的人生境界,朱院长说,我们人不仅力求活着,而且要力求体面地活着,要有意义地活着。力求过一种高尚的生活,这就涉及到人生境界的问题。朱院长引述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先生依据理学的思想传统将人生境界的划分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具体来说,道德境界是指明白我们是社会的一员,要利益社会,做事是为了“正其义不谋其利”,所做都是符合道德标准的。但是,这还不够,还要有天地境界,在超乎社会的整体范畴之上,要看到更大的整体,即宇宙。要明白我们不仅是社会的一员,还是宇宙的一员。要做利益宇宙的事,要为自己的灵魂找到归处。

那么,当人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境界,前面的境界就要摒弃吗?朱院长说,并非如此。理学家认为,人在追求更高的境界时,不应该否定、放弃基本的功利追求和道德精神追求,而应当努力将功利、道德、天地境界统一起来。周敦颐有句名言:人希士、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这就告诉我们,人活在不同的境界之中。只有不断学习修炼自己,才能让自己走向更高的人生境界。

接下来朱院长重点讲述了理学的人格理想——两宋时期士大夫普遍追求的“圣贤气象”。什么是“圣贤气象”?首先,在宋儒的眼中具“圣贤气象”的士大夫,必须能够关怀社会、心忧天下,以天下安泰为己任,积极参加经世济民的活动。佛家讲“苦”,基督教讲“罪”,儒家讲“忧”。范文正公所倡导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担当精神,正是宋儒所推崇的“圣贤气象”的核心价值。

其次,宋儒对“孔颜乐处”甚为热衷。朱院长说,周敦颐作为程颢和程颐的老师,在史料中未看到周子教过二程多少具体的东西,只是教他们寻找孔颜乐处所乐何事。我们很多人都读过,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他们的生活条件是非常艰苦的,而且非常不得志,在礼崩乐坏的东周春秋末期,孔子和他的学生推行“仁”道,认为“仁”道可救天下苍生。然而他们周游列国推行“仁”道却不受待见,其境遇用孔子自己的话来说,有如丧家之犬,但是孔子仍然说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这就是孔颜乐处,积极救世,不辞劳苦,胸中洒落,如光霁月。

朱院长还说,一个人既要承担社会责任又要保持个人的身心自在,既有忧患意识又不能放弃闲适心态,既能坚守道义情怀又具有洒落胸襟,这就是“圣贤气象”的内容。

朱汉民院长讲课的第五个方面的内容,讲的是理学与命运,在古代,理学家往往通过《周易》来思考命运,《周易》作为中国百经之首,之前是一本算卦的书,预测吉凶祸福,求之于神明。成为儒家经典之后,这个神明便不复存在了。实际上是把它哲学化与理性化了。算卦,有抽到的可能是吉,也可能是凶。靠什么转化呢?靠德行,哪怕现在处境不好,但是德行很高,很有智慧,按照内在的德行,用一定的智慧去把握这个变化的局势的话,劣势也可以转化为胜势。这就是主体德性能力,可以扭转时势之发展,导致“元亨”之结果。

即使德行仍不能转化,也应有乐观的想法。朱院长以他们那代的人为例解释说,小时候经历三年困难时期,上学时经历文化大革命,到了找工作的年纪,又遇上“上山下乡”,当想要生孩子时,又遇上计划生育。如果是悲观的人就会想,这一生过的太不容易,太苦了。但是乐观的人会想,这一生是多么的丰富多彩,这短短的几十年是中国几千年都没有经历过的,可谓是波澜壮阔,快意人生。

关于命运,朱汉民院长很推崇王船山的观点:乃惟能造命者,而后可以俟命,能受命者,而后可以造命。首先我们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造命”,实在改变不了,然后才可以“俟命”。

因为课程时间的关系,朱院长还有两个方面的内容没来得及讲,但还是给了现场听众提问的机会。有位学员问,现在的中国正处于数百年来未有之大变革中,我们应如何与时俱进?如何把握好自己的命运?

朱院长从春秋战国、先秦时代说起,指出那也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正是因为这个大变革时代产生一群了不起的人,正是这群人才构成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体系,从而塑造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基本精神,并影响至今。到如今,人们还一直在受益,我们学习经典,重读经典,从那里得到启蒙与智慧。那么如何把握这大变革时代?朱院长认为大变革一定要有大继承,大继承之后一定要有大发展。对于文化的继承朱院长反对两执:太保守,或太激进他说,从20世纪到21世纪人类思想变化是前所未有的,各种各样的思潮,各种各样的价值观,各种各样的信仰让人无所适从,我们面临着一个重新选择和重新创造的问题,对于中华传统文化,我们不能简单的去责怪或者简单的去赞颂,应该把这些文化作为保护的资源。这个时代是需要巨人也应该产生巨人的时代,他们将引领中华文化的崛起。我们不指望全世界统一于中华文化,但是中华文化经历经五千年磨难,应该发展得更好,发展得更宏大。践行国学应是我们当下要做的事。

人物介绍:

朱汉民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原院长、博导;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湖南省社科联副主席;人极书院院长;湖南践行国学公益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

[责任编辑:石凌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