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葛昌明:只剩1名学生的乡村学校该如何办下去?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草坝村小学,剩下唯一的代课老师和1名学生。这是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一个学生的情况。

原标题:葛昌明:只剩1名学生的乡村学校该如何办下去?

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草坝村小学,剩下唯一的代课老师和1名学生。这是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一个学生的情况。(澎湃新闻10月11日)

1所村校,1名代课老师,1名学生,N年前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翻版为赖贞元老师的“一个也要教下去”,真实而沉重,孤独而荒凉。“麻雀学校”是有的,但小到如此微小,着实罕见。某些时候,我们宁愿相信或者希望像这样孤独的乡村学校自然而然地消失掉,在城镇化社会的变革浪潮中,许许多多的乡村学校正是选择了自然淘汰的命运。然而,在现实的语境里,必须要直面的是:6岁的王龙泽,出生20天时候便失去了母亲,父亲又残疾,家庭贫困。他的读书之地在何处?贫困家庭的子女也要上学。

山大沟深,道远路险。一面是贫困户“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给不了儿子好吃好穿,只想让他有书读。”一面是代课老师“在乡村教书越来越孤单,经济压力也大,课余时间还得在外找活儿做。”贫困地区贫困家庭学生就学难,代课老师生活压力大,可以想象,双重矛盾之下,贫困地区的贫困教育问题更是雪上加霜。

解决贫困地区贫困家庭子女的就学,保障他们就学的权利,保留当地村校乃至教学点,方便学生就近入学,减轻群众负担。这是教育扶贫的基础,也是义务教育法明文规定的要求之一,“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显然,诸如草坝村小学有其存在的合法性与合理性。问题是,村校保留了,如何办好村校,当学生愈来愈少,甚至仅剩1名学生,必须要追问的是这样学校如何办下去?固然,生源减少有其客观原因,但贫困地区贫困教育也确令人堪忧。因此,要抓好乡村教育,办好贫困地区教育,保障贫困儿童受教育权利,这是极具紧迫的重要任务。其中,基础教育设施设备等硬件上要加大改观力度,教师队伍“精神领袖”也必须要抓好。赖占元老师“一个也要教下去”,其教育理想和精神颇令人感动,也很令人尊敬;但作为代课教师他,其身份又备叫人心酸。乡村教师经济压力大,特别是农村代课教师,这又是不能回避的现实问题。

前不久,《光明日报》刊发了一篇题为《乡村教师招聘缘何遇冷》调查报道,报道里讲到:在一些偏远山区小学或教学点,有的学科老师成了“全科教师”,频频出现体育老师教语文、数学老师教科学、语文老师教音乐等“跨界现象”,有的教学点更是一个老师坚守一辈子,其中不乏身残者、带病者。

1名老师,1名学生,赖占元老师何尝不是这样的“全科教师”,何尝不是坚守一辈子的乡村教师。没有老师,教育质量从何谈起?发展乡村教育,让乡村孩子接受公平、有质量的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而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基石,是最重要的教育资源,直接影响着农村教学质量的提高。

目前,国家已制定出台了一揽子包括精准扶贫、振兴乡村教育、加快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等等政策,而如何把这些好的政策落实好,运用好,让政策发力,真正惠及广大农村教师,使广大优秀的大学毕业生愿意到乡村教书,志愿为乡村教育事业服务,扎根乡村教育事业奉献力量,让像王龙泽等贫困地区的儿童享受到较高质量的教育资源,健康成长,得到实惠,共圆“中国梦”,这是考量政策的关键所在。

(作者:葛昌明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责任编辑:张秋盈]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