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位湘潭商人为何被称为“湘商之魂”?


来源:湖南文史网

湖南梁辟垣,以华昌公司起家。当其盛时,一公司税入过湖南省款税额三分之一。例应得勋三位,辟垣不屑也。

原标题:这位湘潭商人为何被称为“湘商之魂”?

关于湘潭商人梁焕奎,主张革命以推翻清朝统治的民主革命思想家朱德裳《三十年闻见录》有过这样的表述:

湖南梁辟垣,以华昌公司起家。当其盛时,一公司税入过湖南省款税额三分之一。例应得勋三位,辟垣不屑也。然碧湘街上,甲第连云;一夕樗蒲,盈千累万。梁氏宾客,几如山阴道上,应接不暇。于是华昌公司资本千万,而辟垣亦有财神之目。故南北有两财神焉。

梁辟垣即梁焕奎,当时被称为南财神;北则神则指广东梁士诒,以外债起家,坐拥北京。故民国初期有“南北两个粱财神”之说:南有梁焕奎,北有粱士诒。

一百多年前,梁焕奎创办的华昌公司鼎盛时期年上缴税收,超过湖南省款税总额的财三之一。民国时期华昌生产的双环牌纯锑质量、产量曾经均居世界第一。据有关资料记载,当时湖南纯锑产量已占世界总产量的80%以上,湖南销美的纯锑,占美国进口量的80%左右,而湖南的纯锑,又多出自梁焕奎创办的华昌公司。

湘商存近代中国开始崛起,当时就有南北两大民营公司闻名全国,北有湘商范旭东在天津创办的久大公司,南有湘商梁焕奎在长沙创办的华昌公司。而民族矿业先驱梁焕奎尤为受人关注,他本人也被后人誉为“湘商之魂”。

上缴税收超过湖南省款税总额的三分之一

大约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民间流行“做人要学曾国藩,做事要学胡雪岩”,“当官要看曾国藩,经商要看胡雪岩。官员们大多桌面上放着曾氏家书,暗地里学的却是和珅;而很多商人却是实实在在以胡雪岩为偶像,赖昌星与李纪周、黄光裕与郑少东的案子背后就有胡雪岩和王有龄的影子。这种官商勾结的现代“胡王佳话”,被学者称为“权贵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的趋向是“拉美陷阱”,堕入“拉美陷阱”的国家,和权贵同生共荣的“资本家”们也往往臭名远扬,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在笔者看来,当下对于中国那些真正有理想,不甘堕落的工商业者们,梁焕奎将是一个值得借鉴的榜样。

梁焕奎在中国最艰难的时期,以实业救国的热忱,建立了当时中国最大最现代化的矿冶工业,上缴税收超过湖南省款税总额的三分之一,这是当时中国这个半殖民地社会产生的一个奇迹。古往今来千千万万商人,有谁能达到梁焕奎的这个高度。即使是闻名天下的胡雪岩和荣氏家族当时对国家的上缴税收也没能超过他们所在省份款税总额的三分之一。

对比现在,从奶业危机到竞价排名,从高管天价高薪到灰色产业链,从损民自肥到官商勾结,从垄断暴利到创新不足,从慈善精神缺乏到漠视员工福利,我们感慨万千:梁焕奎那一代优秀企业家的商业理念和精神气度,在当今时代的中国不仅没有被超越,甚至还未曾有人达到过。

一个时代的商业传奇

近代历史教科书告诉我们中国近代民族资产阶级有三大特征:一是轻重工业发展不平衡。近代中国民族资本家缺乏资本的原始积累,也缺乏近代化的投资方式,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因此多投资资金少、周期短、见效快的轻工业。早期中国民族工业基本上是轻工业,但梁焕奎却“逆潮流而动”,从同时代的企业家们想都不敢想的资本、技术密集型矿冶工业开始创业,其气魄胆略令时人惊叹,后人折服。

早期中国民族工业主要集中在沿海大城市。因为这些城市是外国资本王义入侵较早的地区,封建自然经济最早解体,再者通商口岸便于出口和运输,易于取得外国原料和技术设备。而梁焕奎却在处于中国内陆的湖南开矿设厂,开近代中国内陆工业之先河,为扭转旧中国工业发展不平衡和发展湖南经济做出了莫大的贡献。

中国民族工业自诞生之日起,由于资金少、规模小、技术力量薄弱等原因,使得它们不得不依赖于外国资本,沦为洋人们的买办企业。但梁焕奎还敢于与洋商作斗争,当时湖南省矿务局在各地开采的锑矿都由洋商控制销售,为抵制洋人垄断,梁焕奎即命三弟焕彝遍访欧州各国,寻找锑砂提纯的先进技术。工夫不负有心人,梁焕彝在巴黎以七万两纹银的高价购得法国专家赫伦士米德的最新科研成果。并按其原理,结合国内生产实际悉心研究实验,终于创造了从低品位锑砂中提炼高质量纯锑的技术,并申请了专利。华昌公司就是凭借这一最新技术,使自己的“双环牌”纯锑超过了当时号称世界第一的英国廓克逊厂产品,占据了世界第一的位置,创造了当时旧中国一个难以想象的奇迹。

与胡雪岩等只能在国内长袖善舞的“官商”不同,梁焕奎从一开始就与世界接轨,把自己的产品成功打入了国际市场,华昌公司的客户基本上是欧美工业巨头。与同时代的民族企业家相比他意识的先进性在于,和后来中国改革开放的设计师一样,梁焕奎用超越时代的眼光看到了中国民族工业可以借助国际市场的力量来获得超常发展。

南北两个梁财神的不同遭遇

在袁世凯当政时期,梁焕奎和当时的财政部长梁士诒并称为中国“南北两个梁财神”。但是两个财神爷在今日之中国的遭遇却是截然不同。梁士诒,这个袁世凯手下的干将和鼓吹帝制的祸首如今备受其家乡佛山的推崇。他的故居被修葺一新,他的生平被写成传记受到大肆吹捧,他投靠袁世凯、大搞官商勾结的劣迹被佛山历史学家解读成“不得已的务实之举”,佛山还甚至为他修建了一座博物馆。梁士诒俨然成为了佛山的一块“闪亮的名片”。而一心救国的梁焕奎如今却默默地躺在湘潭姜畲一块凄清的墓地里无人问津,就连湘潭老一辈的学者也很少有人知晓梁焕奎的事迹和思想。民国当年两个财神的不同遭遇表现出佛山和湘潭两地对商业人物和商业文化重视程度的差异。“湘潭与发达地区的差距,不仅是经济上的,更是思想观念上的。”毫无疑问,作为全国先进城市的佛山,其战略眼光要远胜湘潭一筹,他们到底是位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看到了商业文化的价值,意识到商业文明对于当今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

清末民初是东西方思想激烈碰撞时期,当时中国产生了一大批灿若星辰的政、商、学界名人,而梁焕奎、王闿运、杨度三位湘潭籍“明星”在当时是扬名全国,备受瞩目。其中商界“明星”梁焕奎尤为时人推崇。他不仅是民族矿业先驱和辛亥革命的推动者,而且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他一生著有《青郊六十自定稿》4卷、《青郊诗存》6卷、《青郊诗稿》1卷。如果不是把实业救国作为自己的人生理想,梁焕奎将会以一位富有文采的诗人或者革命政治家的身份而青史留名。

(作者单位:湘潭县档案局)

[责任编辑:何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