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湘股中报|五矿旗下三家在湘上市公司 唯独株冶集团最“操心”


来源:凤凰网湖南综合

如今,“造血”功能不全的株冶集团,依然在“失血”状态,而且还是在大出血。

导读:如今,“造血”功能不全的株冶集团,依然在“失血”状态,而且还是在大出血。

撰文|黄文成

编辑|暮云

正文共1364个字,预计阅读4分钟

五矿集团在湖南共有三家控股的上市公司,分别是株冶集团、五矿资本、中钨高新。这三家公司曾是ST板块的“常客”,其中,株冶集团一度还出现过连续6年扣非净利润为负。

今年,与其他两家公司业绩回归稳定增长不同,株冶集团在摘帽四年后再度陷入业绩亏损的漩涡。公司给出的解释是,—生产用地被收储,政府补偿不足。

同时,主营业绩不佳也让株冶集团的经营情况雪上加霜。

三兄弟中株冶集团最“败家”

今年7月28日,株冶集团发布2O18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63.6亿元,同比下滑3.3%;净利润亏损13.6亿元,同比下滑近200倍。

对此,该公司给出的解释是,生产用地被当地政府收回,政府给予的13亿补偿不足以弥补损失,还需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3.6亿元,这对利润造成巨大影响。

四个月前,其发布的一季报显示,2018年前三月实现营业收入27.79亿元,同比下降15.85%;净利润-3212.78万元,同比下降1251.18%。

连续两个季度的亏损,株冶集团也成为五矿旗下在湘办公的三家上市公司中最败家的公司。株冶集团的亏损与株洲清水塘生产用地被收储存在较大关系,但扣非后的净利润依然亏损3个多亿元,就是其自身的原因了。

连续两季出现亏损,这也引起了母公司五矿集团的重视。今年4月份,中国五矿董事长唐复平到公司调研,并要求五矿集团包括有色控股及相关部门,要认真对待和研究株冶提出的问题,支持株冶迈过这道坎。

由此可见,五矿集团对于株冶集团拖整个集团“后腿”的情况非常重视。

2016年国资委公布的国企改革试点名单中,就有五矿集团,而作为其旗下的控股子公司,株冶集团出现了13.6亿元的亏损,这无疑会影响到整个五矿集团的改革进度。

同时,这也不符合五矿集团在2017年提出发展方向和奋斗目标,即到2018年底,实现利润200亿元,比2017年再翻一番,完全回归经营本质,完成“止血”到“造血”过程,实现匀加速发展,完全具备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功能。

如今,“造血”功能不全的株冶集团,依然在“失血”状态,而且还是在大出血。

高负债率存在较大的财务风险

长期的高负债率也成为了株冶集团一大潜在风险。2018年半年报显示,株冶集团负债率高达93.11%。

实际上,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株冶集团的负债率便一直维持在90%以上的高水平,并且多数报告期内的负债率更是在97%以上。

高额的负债不但给公司带来巨大的财务成本,而且还会很大程度上拖累公司业绩。用句通俗的话来说,株冶集团努力赚钱,只是在为银行打工。

对此,公司也承认,由于铅锌产品价格处于相对高位,公司的正常业务开展占用资金相对增加,加上转移项目正在建设当中,均需要有大量的资金投入,近年来公司资产负债率持续偏高,造成融资能力减弱,资金和财务风险较大。

自己贷不到款了,就采取曲线救国的措施,请关联方湖南有色来贷款。作为“同胞兄弟”,一方有难,另一方自然出手相助,毕竟湖南有色也是五矿控股的公司。

今年6月9日,株冶集团公告,公司拟与湖南有色、交通银行长沙溁湾镇支行签订协议,由湖南有色委托交通银行向公司发放永续型委托贷款,金额为人民币15亿元,贷款为无固定期限。贷款用途为:补充株冶集团流动资金。

至公告披露之日止,公司实际接受湖南有色提供的贷款余额为13.43亿元。

此外,公司在环保方面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公司表示,随着政府和公众对环保的要求不断提高,环保风险不断加大,公司又面临转移转型升级工作的推进,可能对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影响。

其实,株冶集团清水塘地区土地收储,即是环保方面所带来的风险。

IF话题

对于株冶集团,你怎么看?

[责任编辑:王海琦]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