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两行心酸泪 只为寻根梦


来源:当代商报

人生自古风雨愁,坎坷红尘悲欢泪。

原标题:两行心酸泪 只为寻根梦

人生自古风雨愁,坎坷红尘悲欢泪。有这样一个历经生死劫难的家庭,经历了一个又一个人生渡口,感受了一个又一个惊涛骇浪,他们从生离死别、支离破碎中走过来,奔波中丢失了故土,漂泊中遗失了亲情。几十年的寻觅奔走,几十年的守望等待,只为找回兵荒马乱岁月的遗憾,唤回遗失沉睡的梦境,只为圆一个愁肠百结的寻亲梦。

“我的根在哪里?我的亲人,你们现在何方?”任职于湖南长沙某高校的曾玉清面对记者,忆起父辈们关于对祖父的深深怀念,潸然泪下。

铁道边上埋忠骨 奶奶坟茔何处寻

在姐姐李青和妹妹曾玉清、曾玉玲、曾银水等人依稀模糊的记忆里,爷爷蔡方烈是一个义薄云天、有情有义的铁血汉子。据詹云青《我在五战区政治部工作漫忆》等文史资料记载,蔡方烈出身黄埔军校四期,做过国民党第五战区高官,也统管过湖北银行和武汉印钞厂。蔡方烈的第二任妻子李彩球生前曾经跟随丈夫参加过“徐州会战”,因积劳成疾病逝于徐州。李彩球临终前要求蔡方烈将她埋葬在徐州的铁道边上,坟头面朝湖南衡山方向,以此来了却她想回老家落叶归根的念想。

李彩球有个胞妹叫李慕兰,1926年9月出生于湖南省衡山县一个没落地主家庭,1943年前在衡山、鄂南大源读书;1943年至1945年1月,跟随姐姐李彩球及蔡方烈去鄂南大源,后入行政干部训练班受训。1945年2月,李慕兰随丈夫杨言钊加入了由王震将军领导的八路军359旅,1945年2月至1946年9月,先后在平江县政府、湘鄂边区鄂南专署税务局、湘东北军区、中原军区第九税务局工作。

1946年10月至1947年8月,李慕兰在随359旅北上途中,被敌人俘虏,关押在西安集中营;在关押期间,她在狱中党组织领导下积极抗争,展现了一个革命战士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出狱后,她利用汉口市财政局科员身份,受豫鄂地委领导进行地下工作;1949年6月,经组织介绍来湖南,先后在湖南省交通厅、卫生厅工作;1952年调入湖南制药厂。

在肃反及文革期间,因被俘虏历史问题,李慕兰受到了错误处理;1981年落实政策,平反昭雪,恢复公职。李慕兰的一生坎坷曲折,她在青年时代就追求进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投身了抗日救国的斗争,解放战争时期又在白区恶劣环境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不遗余力。在被错误处理的20余年里,她始终坚信党的信念毫不动摇,精神思想乐观豁达,充满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离职休养以后,她仍然关注企业的改革和发展,并积极献计献策,不遗余力的发挥余热。

据李慕兰口述,蔡方烈共育有4个儿子,长子蔡效忠,次子李效正,三子曾伟,四子曾庆华。解放前夜,蒋介石派人给蔡方烈送来了几张机票要他去台湾,然而蔡方烈却以续弦老婆彭金娥怀有身孕为由拒绝赴台。

其时,蔡方烈拒绝赴台有几个方面的考虑,一是怀有身孕的老婆彭金娥想回衡山落叶归根,从此隐居田园不再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二是认为自己抗日有功、未向人民欠下血债,政府会对他网开一面。然而,不幸的是,1951年,由于衡山县执行土改政策过左,蔡方烈因为李彩球的死而受到牵连,尽管李慕兰极力展开了营救,给时任湖南省政府省长王首道打电话说明了李彩球因患肺病死亡的真相,但迟到的“刀下留人”还是没有能够挽救到蔡方烈的性命。

离散亲人今何在 众人寻亲泪花流

2017年3月19日,曾玉清去长沙市地矿医院探望因病住院的姨奶奶李慕兰老人。李慕兰告诉曾玉清,蔡方烈死的实在太冤屈。老人只知道姐夫蔡方烈是江西三江口(音译)人,在江西结过婚,与结发妻子育有一个孩子名叫蔡效忠。李慕兰眼含热泪地告诉曾玉清说,蔡效忠是你的亲大伯啊!老人回忆道,她也一直没有见到过蔡效忠,只是隐约知道蔡效忠潜心于书画,成为了一名画家,传闻说是去了香港,但一直渺无音讯。

李慕兰对蔡方烈的死感到无比悲叹。因为她清楚记得,她姐姐李彩球的死根本不是蔡方烈害死的。那一年在徐州,李彩球不幸患了肺病,蔡方烈对她进行了多方医治,但终因病情恶化撒手人寰。老人还说,李彩球病逝后,蔡方烈经人撮合与衡山县女子彭金娥成亲,1948年11月生下曾伟,后又再次怀孕,这便是曾庆华。

李慕兰清晰的记得,蔡方烈不仅高大魁梧,英气逼人,而且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他还喜爱读书,也喜好京剧,二胡拉的极好。后来蒋介石安排他去了武汉银行,由于日军进犯,银行迁往了鄂南,她也随姐姐李彩球一起去了鄂南大源。

解放战争时期,蔡方烈寻找借口回到湖南省衡山县文庙附近的岳园居住,他的身边一直跟随着两个勤务兵,一个叫余德生,另一个叫黄明忠。据蔡方烈大孙子李炳(李校正之子,现居长沙)和二孙子曾永衡(曾伟之子,现居衡山)回忆,蔡方烈去世后,余德生和黄明忠依然对蔡方烈的后人不离不弃。李校正回长沙,余德生就一路跟到长沙;曾伟、曾庆华回衡山县,黄明忠就一直追随他们到衡山,一直对他们默默无闻悉心照料到九十年代。

曾玉清告诉记者,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那时家里很贫穷,黄明忠爷爷经常偷偷拿些鸡蛋之类的东西给她家,许多感人的细节令她心头潮湿。余德生爷爷曾经数次对蔡方烈的后人说,蔡将军为人襟怀坦荡,礼贤下士,谦逊和蔼,如果有来生,一定还要跟随蔡大哥。

2018年4月12日,92岁高龄的李慕兰在弥留之际对李青说,孩子,你爷爷蔡方烈可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啊,你们一定要找回他的尸骨,带着他的尸骨去寻根问祖,代我也看一下他的江西祖脉。老人想了想又说,你们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到你们的大伯蔡效忠,他也是蔡方烈念念不忘、至死也不能瞑目的亲生骨肉啊。

最后,李慕兰叮嘱李青:江苏徐州铁道边上埋着我的姐姐,她可是你们的亲奶奶啊,你们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李彩球的坟茔,给她燃几炷香,烧一些纸钱……

情天恨海难阻隔 何惧千山和万水

人生漂泊,不管走多远,故土是不变的情怀,亲人是最执着的守望。“我是从哪里来,我的根在哪里?千万次的问自己,千万次的在脑子里萦绕,连做梦都想见到亲人,人生于世,我不能像无根的浮萍,不能像断了线的风筝!”供职于长沙某高校的曾玉清告诉记者,不管天地有多大,也不管寻根的路有多艰难,我们会将一如既往、义无反顾坚持下去。

曾玉清说,随着网络信息的飞速发展,随着社会爱心人士的公益帮助,我们坚信,只要不放弃,我们就一定会找到我们的血脉和我们的根……

曾玉清和她的姐妹们早就开始筹划了寻亲之旅,她们想要到祖籍地江西“三江口”等地寻根问祖。但岁月蹉跎,物是人非,她们会不会无功而返?她们多方打听与江西“三江口”谐音的地方,准备去走访那里那些还健在的老人,要从老人遥远的记忆里找回那个魂牵梦萦的“三江口”和那个从“三江口”走出去的蔡方烈将军。

曾玉清告诉记者,近年来,随着微信朋友圈的广泛应用,她们试图从中获取一些有用的线索,许多群友也伸出了援手,但至今未能取得进展。尽管困难重重,她们并没有放弃,一次又一次的激动,可伴随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落。

每每说起蔡方烈、蔡效忠、李彩球的名字,曾玉清和她的姐妹们都泪水长流,放声悲泣,寻根、寻亲成了她们一家人最大的心愿。由于她们的寻寻觅觅如同大海捞针,无奈之下给记者打来求助电话,希望能借助媒体的力量,实现她们寻根的愿望。

但愿能够完成她们的夙愿,寻亲的接力将会继续下去。亲爱的读者朋友,如果你正好认识一个叫蔡效忠的画家,或者他正好就是黄埔军校4期的蔡方烈将军的后代,又或许你知道旧时江西一个叫“三江口”的地方今在何处,欢迎拨打电话18973635159或13787106138与黄记者联系。

文/图记者黄飞

[责任编辑:王海琦]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