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夜收入几十万的非法采砂 赫山区清零了!


来源:凤凰网湖南综合

凤凰网湖南讯(文/张秋盈)6月,益阳市下达了2018年全市整治非法码头任务表,73条任务中,赫山区没有一个。早在今年4月底,赫山区已经实现了非法采砂、非法砂场的双清零。与之相对应的,是赫山从去年开始率

凤凰网湖南讯(文/张秋盈)6月,益阳市下达了2018年全市整治非法砂石码头任务表,73条任务中,赫山区没有一个。

早在今年4月底,赫山区已经实现了非法采砂、非法砂石码头的双清零。与之相对应的,是赫山从去年开始率先实施的“三长一站”创新河长制。

从2014年的上百家非法砂场,到现在的双“0”,赫山提前实现了30年的目标。但看上去简单的一句话,在河长办常务副主任刘成良的眼中,是一段“回忆总想哭”的经历。

赫山区镜明湖

【非法采砂利润超过贩毒】

非法采砂的利润有多高?刘成良的形容是:超过贩毒!  

他告诉记者:“我们公安局的同志开过玩笑,在益阳城城区,你把所有的毒品生意全部包下来一个晚上,都赚不了偷一晚上砂的利润。” 

非法采砂、非法洗砂、非法砂石码头是湘江流域长期以来的沉疴。利润畸高,打击惩罚力量不够,是涉砂犯罪禁之不绝、死而不僵的核心原因。

用最原始的方法,买一搜几千块钱的报废船,租一台挖机开上去,用挖机船到河里挖沙,盗采者一晚上至少有5万的收入。如果使用先进一点的工具,一个晚上则至少十几万,如果设备再大型一点,那一晚上可能就几十万。

与高回报相对应的却是低风险。被水务发现偷采的犯罪分子,只需“到水务部门去做客”——即在行政执法规定下,做半天笔录,交一万罚款即可回家。

许多偷采的犯罪分子甚至为了弥补这一万元的损失,当天晚上继续偷采。

按照行政执法规定,连续行政处罚两次以上的,第三次可直送公安机关。但偷砂组织钻出了一条政策漏洞。

“水务执法对人不对物,同一条船,我们今天晚上抓到了盗采,船是张三的,明天又找到这条船,就变成李四的,后天它就变成王五麻子的了。”刘成良无奈的说道。盗采分子们通过变换主体,规避了被直送公安的风险。

与偷砂组织进行过长期斗争的刘成良总结说,偷砂的一般都不是普通人,用益阳话来讲,就是兄弟比较多。一般都是一批带有涉恶性质的团伙,随随便便就能动员二三十人。

而最初涉砂执法就只有水务部门,一个晚上如果能够派出4、5个执法队员,那已经叫做局长亲自作阵,一般情况下只有2、3个人。“硬要拼的话,被他们吃了都不知道。”刘成良感叹。

更困难的是,水务部门没有执法船,好多次执法人员站在堤岸上,看到河里有人采砂,用手电照,用摄像机拍,对方根本不理睬。即使一直跟着他去取证,得来的证据也不被公安部门采纳。

“他们组织严密,分工细致,执行力还强,工具也比我们先进。”刘成良自嘲道,他坦言,前期与盗采者的斗争,他们一直是占下风的。

【通过“三长一站”调动全部力量】

事态开始在环保风暴席卷全国后,悄然发生改变。

2017年6月,益阳市赫山区河长制工作委员会成立,区委书记任第一河长,区长任总河长。同时,赫山区将河长制进行了落地创新,建立“三长一站”责任体系。

三长即河长、督察长、警长。由区人大班子担任督察长,区政法委书记任第一总警长,赫山公安分局局长任河道总警长。一站即由民间志愿者组成护河志愿者站。

护河志愿者站民间河长

民间河长巡河,巡河路程有时候一上午五六十公里。

这个创新的河长制度,通过联合人大的监督,政法系统的执法力量以及民间志愿者在群众间的公信力,形成了一把全方位治河利剑。正是这把利剑,劈开了赫山区在非法采砂上的困境。

在2018年1月颁发的《赫山区非法采(洗)砂专项整治“百日利剑”行动方案》中,包括管理船舶的海事局、拥有强制执法权的公安局等15个部门单位全部被列为本次行动的执法主体,由河长办牵头。

“没有部门利益,全部都必须参与进来”刘成良指出。联合机器转动起来后,所谓的“硬骨头”一点不硬了。整治期间,6家非法砂场,只有一家强制拆除。其他五家都是自行拆除。

“这个以前不敢想象,真的不敢想象。因为部门配合到位了。业主的抵抗情绪马上下降了,他们也看到了政策的压力”刘成良说。

按照15个部门联合办案的要求,工商部门可查处非法砂石码头无营业执照行为,税务部门可查处码头偷税漏税;海事部门可控制它的交通船舶;电力部门可合法停止对码头的供电;环保部门可查处码头的固体废物;要是对方对抗行政执法,公安部门还可查处其妨碍公务罪,而且码头没有审批手续,以非法经营也能入刑。

通过“三长一站”体系,所有的工作力量都被调动起来。

河长制公示牌,群众可随时拨打举办电话

【一场大年三十的抓捕】

与非法砂场的自愿清退不同,非法采砂者是被吓住的。

按照“百日利剑”行动方案,属地乡镇、村负责人每天必须巡河,并在盗采重点河段24小时蹲守,发现盗采立即拨打水务值班电话。

水务部门则每天派人机动巡查,24小时接听举报电话。接到盗采线索后,5分钟内报告水务局局长、属地主要领导、畜牧水产局分管领导。

与此同时,水务局值班人员、公安局值班人员、海事局值班人员和渔政船舶驾驶员必须15分钟内出发。这一套快速响应机制,实现了从发现非法采砂到执法人员现场办案,整体不超过1小时。

由于水务部门缺少设备和技术手段。从前,涉砂办案一直非常困难。好不容易抓到了盗采者,也只能带回水务局办公室审讯,刘成良戏称:“他们就坐在沙发上,跟做客一样”。

盗采者也熟悉底细,往往并不交代真实情况。“明明天天都是他,他就说我今天下午刚来,拿他没办法。”刘成良苦笑。

从联合办案开始,所有盗采人员被捕后,将直接送往公安机关24小时审讯室,“一般是凌晨一两点把人送过来,第二天天亮公安直接调查”。这种公安调查和水务局配合的模式大幅提高了办案的效率。

“有的人在审讯室里一坐,政策一讲,汗就流下来了。”刘成良说。

由于春节是盗采的猖獗期,去年底,刘成良安排了水务部门工作人员进行春节值班。大年三十晚上,他原本猜测值班人员或许不会在岗,没想到新年钟声还没敲响,刘成良就接到了发现盗采的电话。

赫山区镜明湖

他随即出门,到现场一看,海事部门、公安部门也早就到了,各部门通过联合执法当场捕获一批盗采人员。

刘成良对记者回忆道:“当时有群众开玩笑说,赫山区的干部不是人,大年三十都不放假。”

就是从那以后,采砂的苗头给镇住了。

“去年的时候,我跟领导说:‘我知道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但是我已经撑不住了。’刘成良回忆道。但实际上他还是等来了黎明。

[责任编辑:袁树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