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青海高原上的“原住民”


来源:南方周末

青海高原上的“原住民”作者:图、文刘逢安(列游志)青海可可西里是世界上仅存的古老、原始而又完整的生态环境之一,人迹罕至。2017年,这里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2014年7月

青海高原上的“原住民”

作者:图、文刘逢安(列游志)

青海可可西里是世界上仅存的古老、原始而又完整的生态环境之一,人迹罕至。2017年,这里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

西王母瑶池(刘逢安/图)

2014年7月,在青海格尔木期间,到昆仑山口、可可西里、野牛沟“侦察寻觅”了一番,有幸见到了栖息生活在这里的藏羚羊、藏原羚、藏野驴和藏狐四种“藏字头”野生动物。

藏羚羊(刘逢安/图)

藏原羚(刘逢安/图)

藏野驴(刘逢安/图)

藏狐(刘逢安/图)

藏原羚、藏野驴和藏狐,都是在野牛沟遇见的。那天早晨9点左右,我们驱车抵达野牛沟,沿着土砂路向野牛沟深处挺近。走了大约10公里的地方,看到20多只藏原羚在距离道路右侧1公里左右的草地上觅食。

藏原羚,又叫原羚、小羚羊、西藏黄羊和西藏原羚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典型的高山寒漠动物。

我们开车慢慢靠近,它们只是时不时警惕地抬头看看我们,然后慢慢地边远离我们边觅食。我们一点一点再靠近,它们也一点一点疏离我们,在确定没有威胁的时候,它们也不怎么疏远我们了。

在距离藏原羚60米左右,我们停下车,慢慢将相机镜头通过车窗伸出车窗外。这一举动,很多藏原羚都看在眼里,立刻停止觅食,抬起头警觉地看着我们,在确定“没什么大不了”的情势下,它们继续觅食,但显然提高了警惕,抬头观察我们的次数明显增多。

拍了一会儿,想再近一点。车子刚一发动,它们立刻纷纷奔跑而去。我们只好停车拍了几张藏原羚奔跑的镜头。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再往前走一公里左右,一群60多头藏野驴正从右侧的另一条土路上由西向东奔驰而过,我们赶紧驱车靠近,一幅幅“俊驴狂奔图”跃然镜头之中。那奔腾的姿态,那疾驰扬起的尘障,那棕红色的背影,在晨光的照射下,形成一道若隐若现的彩带,向荒野大漠深处伸展漂移。

藏野驴是所有野生驴中体型最大的一种,平均肩高为1.4米。外形似骡,体形和蹄子都比家驴大很多,显得矫健雄伟,当地人们常常把它们叫做“野马”。

藏野驴极耐干旱,可以数日不饮水。听觉、嗅觉、视觉都特灵敏,能察觉数百米外的情况。据说藏野驴还有个极特殊的习性,就是喜欢与汽车赛跑。有人做过实验,当汽车驶入有藏野驴活动的地方,远处的野驴会好奇地注视着逐渐接近它们的汽车。当汽车与它们比较近时,野驴随即朝前猛跑,并竭力与汽车保持平行。它们耐力极好,一口气可跑40至50公里不休息。

聪明的藏野驴在干旱缺水的时候,会在河湾处选择地下水位高的地方“掘井”。它们用蹄子在沙滩上刨出深半米左右的“大水坑”,当地牧民称为“驴井”。这些水坑除了它们自己饮用外,还为藏羚、藏原羚、鹅喉羚等动物提供了水源。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继续前行5公里左右,发现右前方两公里左右的山坡上,有一只狐狸在游弋。我用“不够长的镜头”拍了几张,隐约可辨此物乃藏狐也。由于距离太远,没有和它纠缠,便继续前行。走了不到三公里,正前方又一只藏狐正在路边游荡。

藏狐分布于高原地带,喜独居,通常在旱獭的的洞穴居住。以野鼠、野兔、鸟类和水果为食。

我们加大油门迅速靠近,当我们和它仅有30米距离时,这家伙才大摇大摆地一边回头看着我们,一边慢悠悠躲离我们,我们立即停车拍了起来,不曾想,我们的车停了下来,它也停了下来,还找了一个稍微低洼一点的地方做匍匐隐蔽状,我们车子开近一点,它就起来远离一点,始终和我们保持着30米左右的距离。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位于格尔木以西昆仑河谷中的野牛沟,神话里是前往西王母瑶池的必经之路,而现实里它也的确如同天堂的后院。野牛沟是青藏高原野生动植物最丰富的地区之一。

野牛沟,与可可西里国家自然保护区仅一山之隔,说它是“沟”,其实并不准确。事实上,由于昆仑河流经此地,野牛沟是片开阔的河谷地带。

在昆仑山的众多山脉中,大概再也没有一个地方比野牛沟距离“神话”更近了。这里不仅是道教的发祥地,是姜子牙和济公的修炼场,而且还是西王母大宴群臣的地方……因此,野牛沟又被称为“亚洲的奥林匹斯山”。

西王母瑶池(刘逢安/图)

野牛沟的七彩沙丘(刘逢安/图)

沿西王母瑶池水面飞翔的斑头雁(刘逢安/图)

西王母瑶池岸上的牛头(刘逢安/图)

藏羚羊是在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见到的。可可西里蒙语为“美丽的少女”,位于青海省西部青、新、藏三省区交界处。

2017年7月7日,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青海可可西里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

这里是世界上仅存的古老、原始而又完整的生态环境之一。这片人迹罕至的青色山脉,是藏羚羊的乐园。每年六月,成群结队的藏羚羊翻过昆仑山山脉和一道道冰河,历经艰险,在雪后初霁的地平线上涌出。它们身材矫健,奔跑如飞,最高时速可达80千米,寿命最长8年左右。被称为“高原精灵”。

当然,在可可西里也遇到了藏原羚和藏野驴,不过这里的藏原羚和藏野驴,远不如前面遇见的多,而且显得慵懒,也不够机警。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刘逢安/图)

[责任编辑:易斌]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