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如何治疗“驴友”任性? 有偿救援如何推广引热议


来源:三湘都市报综合

原标题:如何治疗“驴友”任性?有偿救援如何推广引热议事件回顾:2月3日,四川阿坝州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接到四姑娘山公安分局电话,3名私自违规攀登双沟桥玄武峰的登山者被困,其中一名

原标题:如何治疗“驴友”任性? 有偿救援如何推广引热议

事件回顾:2月3日,四川阿坝州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接到四姑娘山公安分局电话,3名私自违规攀登双沟桥玄武峰的登山者被困,其中一名中山大学女生黄一楠(化名)失联。至2月4日的最后一次搜寻中,发现该失联女大学生悬挂于崖壁,已无活动迹象,其男友韦林(化名)与另一名名登山者陈武(化名)获救。2月8日凌晨2点,遇难女子遗体已搬运至都江堰。

四姑娘山属于国家4A级景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区工作人员李军说,2017年6月环保督察组发文之后,玄武峰就全面禁止了攀登,但像韦林和黄一楠这样的自主攀登者并不少见。

面对登山爱好者最常提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去登山”,韦林曾回答说,“好奇是本性,征服是欲望。可是后来我发现,征服的根本不是山,是自己。”

致命攀爬

| 两人系中山大学学生,女方去年曾登上该山半脊峰

玄武峰位于四川阿坝州四姑娘山景区内,海拔5383米,直上直下的峭壁上没有一棵植物。灰色的岩石向上凸起,冰面上覆盖着积雪。

遇难者和同伴是中山大学的学生。一同出发的四个年轻人,一个刚进山就放弃,另一个爬到4900米的大本营后放弃,继续攀登的韦林和黄一楠爬到了5383米的最高峰。

1月22日,他们和校登山队51名同学一起到四姑娘山的双桥沟进行攀冰冬训,一周后本已结束训练返回成都的黄一楠又回到双桥沟,和韦林等几人约好单独去爬玄武峰。

2月7 日上午,中山大学登山队南校区队长林洪州向记者证实,此前的攀冰冬训确实是中山大学登山队的集体活动。“学校登山队分为东、南、北和珠海校区。我们四个校区一起去的,是全体出动,但训练结束后的行动是个人的。他们后来的活动我们并不知情。”

玄武峰最有难度的一段就在顶部4900米至5300米,“到山顶那几百米,大部分时间不是用双脚走,而是爬。”韦林的师兄艾中(化名)去过双桥沟四次,他说那段路要用圆管状带螺纹的冰锥配合岩锥,打进冰川和岩石缝隙内固定,上面挂一个锁,再拿一根绳子穿进去,顺着绳子往上爬。

2017年7月下旬,黄一楠和十来个同学一起爬了四姑娘山的半脊峰。爬山时,有同伴因为身体原因没办法登顶,她从顶峰捡回来一块细长白色的石头带给他们,“让他们知道,他们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一起和我们完成登顶。”他们参加登山队每周一三五的训练,练习长跑、负重和攀爬技术,黄一楠的名字出现在学校马拉松比赛的报名表中。而韦林的全程马拉松在4小时之内完赛,在同学中也很有名。

藏族向导

| 这种山没有路,爬上去了就是路

玄武峰最有难度的一段就在顶部4900米至5300米,“到山顶那几百米,大部分时间不是用双脚走,而是爬。”韦林的师兄艾中(化名)去过双桥沟四次,他说那段路要用圆管状带螺纹的冰锥配合岩锥,打进冰川和岩石缝隙内固定,上面挂一个锁,再拿一根绳子穿进去,顺着绳子往上爬。

根据韦林对救援队的描述,他们登顶后下撤到距顶峰两三百米处时,黄一楠没爬稳,滚了五六米下去。他爬过去抱起她,把她挪到一块像“小平台”的岩石上,听她一直说“腰痛、心痛、脚也痛”,估计腰摔伤了,脚摔断了,意识当时还清醒。他试着把她扶起来,想继续下山,但她完全站不起来。

摔伤的位置在最难攀登的那段岩壁中间。徐老幺说,以自己队伍的水平,至少要两三个人才能把人救下来,“不是光靠扛就能扛下来的,要靠攀登技术,这条路不是玩的。”徐老幺是当地一名知名的藏族向导,是从双桥沟这边第一个登上玄武峰的人,“这种山没有路,爬上去了就是路。”

黄一楠受伤后,韦林冲着山下营地大喊,让陈武去叫救援,但山太高,他不确定陈武是否听见。陈武遇到救援队时说,他一直在下面等到晚上七八点,听到韦林在山顶呼喊,担心出事于是下山求救。

韦林和黄一楠从顶峰下撤时已经天黑,大概在晚上7点。徐老幺觉得,他们没有当地人带路,可能花了更长的时间“冲顶”。按原本的计划,应该当天撤回山脚,那天晚上10点多,有两个学生找到他的儿子小幺,说有三个同学去爬玄武峰,约好晚上在山下集合但没回来,希望他们上山去找。这两人中的一个就是走出不远就撤回的同伴。

那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没人知道山上零下多少摄氏度。当救援队员两天后再次来到此地时,即便在下午三四点钟,气温已经低到零下18至20摄氏度。“比冷更可怕的是风”,艾中说,零下10摄氏度可能温度不是很低,但刮起大风体感温度可能降到零下二三十摄氏度。

任性“驴友”

| 如何治疗“驴友”任性?黄山景区启动实施有偿救援

近年来,驴友违规登山遇险屡见报道,搜救过程费时费力,甚至有搜救人员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为了规范驴友登山,一些地方也在探索各种方案,其中之一就是推行有偿救援制度,也就是让驴友为救助费用买单。据已获准通过并于今年1月1日起实施的《黄山市实施〈黄山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办法》,黄山风景区今年将启动实施有偿救援,对违规逃票私自进入或不听劝阻擅自进入未开发开放区域,陷入困顿或危险状态等情形,求救的游客或驴友,将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救援费用。

黄山风景区党工委宣传部副部长葛旭芳表示,“在各类救援中,难度最大、危险最高、费用最多的是对驴友即擅自进入景区未开发开放区域旅游者的救援。”每年救援直接费用支出达到数十万元,这些费用开支基本上都由管委会支付,给管委会带来了巨大的安全压力和经济负担。而有偿救援,不仅可以缓解管委会的经济负担,更重要是,这会促使驴友们在冒险之前更加理性地权衡利弊,有所顾忌。

黄山风景区的做法引发了广泛的讨论:不少媒体为此点赞,认为驴友该为自己违规的冒险承担责任,有偿救援可以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也有不少网友提出质疑,认为救援属于公共服务,不应该收费;更有人担心,一旦救援力量依靠商业运行,会不会出现坐地涨价等道德风险?

实际上,黄山风景区计划推出的有偿救援并非国内首例。此前,四川亚丁风景区已经推出了有偿救援服务。而在国外,有偿救援服务更是非常普遍。华侨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谢朝武教授认为,无论驴友是否因为违规游览而身处险境,他们都有得到救援的权利;但是,当成本过高时,收取费用也是合理的。

■综合央视新闻、封面新闻、澎湃新闻、南方都市报、凤凰网、新京报

[责任编辑:向云]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