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经济日报:长沙立体交通串起新兴产业“国际朋友圈”


来源:经济日报

原标题:长沙立体交通串起新兴产业“国际朋友圈”长沙新港,是全国内河28个主要港口之一,长江开放经济带和沿海开放经济带结合部腰部位置的关键节点。2月1日,气温低迷,冷风飕飕,记者

原标题:长沙立体交通串起新兴产业“国际朋友圈”

长沙新港,是全国内河28个主要港口之一,长江开放经济带和沿海开放经济带结合部腰部位置的关键节点。2月1日,气温低迷,冷风飕飕,记者在这里看到的却是一派繁忙景象。

集装箱码头上,高大的龙门吊在货场轨道上来回移动,将码垛上的集装箱精准地装上大卡车;满载货物的车辆络绎不绝,装货、卸货,有序进行;一艘艘轮船在湘江东西两岸高楼的掩映下往来穿梭,沿湘江北上,顺着长江“黄金水道”一路大海,物流全球。

在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背景下,长沙2017年GDP增速9%,经济总量跻身“万亿俱乐部”。全年完成战略性新型产业投资2023.78亿元,同比增长17.4%;完成高新技术产业投资805.49亿元,同比增长37.6%,新动能投资活跃,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8%,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14.7个百分点,对全市投资增长贡献率达到83.9%。作为地区经济的晴雨表,长沙新港江面上穿梭不停的的船舶就是证明:该港2017年一季度的港口吞吐量就超过2012年全年,2017年1-11月货物吞吐量达650万吨,同比大幅增长36%。“得益于‘建设长江经济带’的国家战略,长沙新港正成为新兴产业走向海外的黄金码头。”新港负责人说。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为长江经济带指出发展方向: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同年9月,《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印发,确立了长江经济带“一轴、两翼、三极、多点”的发展新格局:“一轴”是以长江黄金水道为依托,发挥上海、武汉、重庆的核心作用,“两翼”分别指沪瑞和沪蓉南北两大运输通道,“三极”指的是长江三角洲、长江中游和成渝三个城市群,“多点”是指发挥三大城市群以外地级城市的支撑作用,加强与中心城市的经济联系与互动,带动地区经济发展。

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提出以来,长江被赋予了新的定位——综合立体交通走廊,沿江城市也随之打开了视野。湖南,地处长江中游、拥有163公里临江岸线,是长江经济带中部的“龙腰”。通过湘江,长沙被嵌入长江黄金水道和长江经济带体系中,辐射全省70%以上GDP、水路距长江入口173公里、离长江入海口1540公里的长沙新港成了腰部位置的关键节点。“千里湘江水,千里黄金路。”百折不回的湘江生生不息,在国家“建设长江经济带”大战略下,长沙合理规划交通优势,依托黄金水道,积极融入长江经济带,形成可通江达海、跨越欧亚、飞驰九天的立体交通网络,将交通优势上升为产业优势,330家企业入选国家、省、市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企业,其中20家企业和项目获批国家级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企业和项目数量居中部省会第一。

根据长沙市打造国家交通物流中心三年行动计划,位于开福区的金霞经济技术开发区将构建水铁公联运枢纽,成为长沙的对外开放高地。在湘江东岸的长沙新港,水铁公联运的雏形已清晰可见。

一辆辆满载钢材的卡车在港区来回穿梭,这批来自华菱衡钢的钢管,从衡阳走铁路运至广铁集团长沙货运中心霞凝物流车间,再由汽车运至2公里外的新港码头。2015年,长沙新港推出水铁公联运模式,来自华菱衡钢的钢管首次通过多式联运在此出口海外,为企业降低物流成本20%以上。如今,钢制品、粮食等货物都采用水铁公联运模式在新港中转,经过铁路、公路、水路三种方式的密切配合,远销海内外。

“以人为中心,以贸易为基础,以服务为根本”的海外人士外贸产业(长沙)基地也在如火如荼建设中,目前已引进30个国家30家企业入驻,已办理工商登记11家,湖南已有8家新兴产业企业产品通过这些海外人士将走向世界。“这里,将形成以湖南新兴产业为中心的中部国际经贸信息发布中心和国际商品集散中心。”基地筹备人之一的张湘华介绍。“长沙紧密嵌入‘长江经济带’战略,产业结构不断升级,创新驱动不断强化,现代物流、电子商务等新兴产业发展迅猛。”金霞经开区党工委书记杨应龙介绍,近几年港口外贸出口集装箱占全省60%以上,承担长沙市及湘中地区60%以上的内支线集装箱运输任务。“在经济新常态下,水运运量大、成本低的优势愈发凸显。随着智能制造的加快推进,广汽菲克、广汽三菱、上海大众等项目纷纷落户长沙,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传统支柱产业转型升级,长沙新港成为工业企业的进出口重要通道。”杨应龙说,来自日本、加拿大等国家的汽车配件通过水运抵达长沙,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吉利汽车等生产的配件和汽车整车,又通过水运出口东南亚及欧洲等地。

据统计,2017年1至11月,长沙新港货物吞吐量达650万吨,同比增长36%,其中集装箱吞吐13.9万标箱,同比增长31.1%,件杂散货吞吐372万吨,同比增长40%。其中,港口集装箱货物以外贸为主,经由新港从水路经洞庭湖进入长江、通江达海,远销海内外。集装箱量的迅猛增长反映出港口物流对外向型经济发展的重要助推作用。记者从长沙海关了解到,2017年,湖南省进出口总值2434.3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比增长39.8%,增幅位列全国第四,中部六省第一。

水是天赐,铁路则为中部区域的交通担当。2012年,集长沙原铁路南北货站功能于一身的长沙铁路货运新北站在金霞经济区建成运行,年货物吞吐量超500万吨,不仅是中国中南部最重要的铁路货运枢纽,湖南通过铁路出海的快速黄金线路,更成为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的全新国际物流通道。

2月1日晚8时,满载49个货柜精致“湘品”和中华特产的列车,从货运北站出发,沿“湘欧快线”直达匈牙利布达佩斯,成为2018年冰雪天气过后长沙中欧班列发出的首趟列车。

“‘中欧班列’是我省一条可以在本地自主报关、进出口货物直通国内外的进出口通道。”“湘欧快线”总经理夏朝辉介绍说,从2014年10月,湘欧快线的第一条线路“长沙-汉堡”线路实现首发,从一周一班到一周多班,从“送往”到“迎来”,到目前为止,“湘欧快线”已开通10条线路,去程8条,回程2条。“走‘湘欧快线’,比传统的水运缩短四分之三的时间,成为了越来越多高附加值产品出口首选。陶瓷、茶叶、化工、机械配件、电子产品、钢铁等货物,华为、LG等企业,均通过‘湘欧快线’实现了频繁海外贸易往来。”“湘欧快线”开行越来越顺畅,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契机。据统计,2017年,湖南中欧班列进出口货运量41.9万吨,同比增长3.9倍,进出口总额46亿元,增长1.1倍,在开通“中欧班列”的35个城市中,货运量排名全国第五。2017年,湖南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贸易额587.2亿元,增长43.3%。

长沙不靠海、不沿边,却成为沟通沿海和沿边省市的桥梁。在2017年国务院发布的《“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及,重点推进长沙国家级综合交通枢纽建设。长沙,从曾经的区域级一跃成为国家级交通枢纽,这是国家层面对长沙交通地位的重新定位。在国家发改委对“一带一路”中国各城市定位中,长沙也被定义为八大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之一。在杨应龙看来,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他说:“长沙是长江中游城市群的核心城市,是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节点城市,乘‘长江经济带’战略东风的‘天时’,我国对外开放大步迈进,湖南对国际物流通道的需求尤为迫切。”在“地利”上,他认为湖南占据了极好的“中部核心”位置。长江运力相当于40条铁路,作为长江经济带腰部位置的关键节点,长沙拥有长沙新港和湘江航道两大交通优势,作为全国28个内河主要港口之一,长沙新港辐射全省GDP达70%以上,集聚大量货源,全省60%以上的出口集装箱从这里起航,“水铁公联运枢纽以长沙为中心,形成了广袤的市场辐射力,发展后劲足。”“人和”即是戮力同心。他回顾近年来,“从省市高层到政府官员,从企业家到每一位普通员工,都为将‘长沙新港’打造成为我省融入长江经济带、外向型经济的通道、窗口和平台付出了不懈努力。”“内陆开放型桥头堡初步成型, 金霞经开区成为全国首个实现‘跨境一锁’快速通关试点,启动省内首个跨境电商保税备货模式系统建设与测试,开通‘湘粤港直通快车’,将香港的口岸功能直接延伸到了金霞口岸;‘湘欧快线’综合运输能力稳居全国一线班列,成为湖南对接‘一带一路’的重要国际物流平台;全国首家海外人士外贸产业基地落户金霞,园区对外开放站位提高……”杨应龙如数家珍。

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水陆空交通网,编得日渐密实,长沙美名,也在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往来中传播得越来越深远,从官方到民间,“国际朋友圈”越来越大,据统计,长沙市与29个国家的47个城市缔结为友好城市或友好经贸合作城市,与“一带一路”8个沿线国家的9个城市建立正式官方联系,2017年,老挝驻长沙总领事馆设立,这是长沙第一个外国总领馆,实现了“设领”零的突破。

湘江奔腾北去,在金霞境内湾出一泊财富之水。站在火车北站的货运场,往西3公里是长沙港,往东2公里是中南地区最大的枢纽公路港传化物流,在金霞,记者看到的是满满的希望。“2018年,我们将继续利用长沙港、保税中心、中国长沙国际铁路港等口岸聚集优势,招商引进一批成长性好、带动力强的大项目和龙头企业,积极开拓有色金属、平行汽车、机器人等新兴工业市场。”杨应龙踌躇满志。

长沙新港是长江经济带腰部位置的关键节点,岳阳作为湖南唯一拥有通江达海的国家一类口岸沿江港口城市,是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的“桥头堡”。近年来,独拥163公里长江岸线的岳阳抢抓长江经济带、长江中游城市群、洞庭湖生态经济区等国家战略,依托长江中游第一矶——城陵矶港,全力打造湖南通江达海的新增长极。记者在城陵矶新港区看到,“关内加工、关外销售”的30万吨进口小麦新型智能企业、时鲜蔬菜等一批新兴产业企业正在崛起。

2015年7月,经湖南省政府批复同意,岳阳设立城陵矶新港区,新港区成为湖南长江经济带建设的主阵地。随着长江经济带战略的推进,城陵矶新港区实现了几大数据刷新,国家批准在城陵矶港设立“一区一港四口岸”( 岳阳城陵矶综合保税区、启运港退税政策试点港、汽车整车进口口岸、进口肉类指定口岸、进口粮食指定口岸和固废进口指定口岸),使岳阳成为全国唯一拥有6个国家级口岸平台的地级市,这为新港区的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2017年,城陵矶港集装箱吞吐量突破40万标箱,创历史新高,增幅连续八年保持长江内河港口第一。

将湘江治理保护确定为省“一号工程”、大刀阔斧推进洞庭湖湿地生态修复、整合港口资源打造临港新区……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仅仅是长沙、岳阳,整个湖南正依托黄金水道积极融入长江经济带,从区域整体发展的战略布局着眼,探索绿色发展的新路径。

2015年开始,湖南相继印发《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实施意见》、《湖南省贯彻落实国家实施规划》等文件,明确发展目标、思路分工和措施,并将责任落实到相关部门。长江经济带战略实施后,湖南省成立了以省长为组长,4位副省长为副组长,20余家省直和中央在湘机构为成员单位的湖南省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

“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习总书记的叮嘱声声入耳,字字入心,湖南前行之路,豁然开朗。2016年开始,湖南启动实施了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修复生态的同时,湖南通过加强“一湖四水”航道疏浚,依托黄金水道对接长三角,全面推动开放型经济迈上台阶。为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湖南省委、省政府整合岳阳、长沙两港资源,组建跨区域港务集团。

在进行省内规划建设的同时,先后与四川、江苏、浙江、江西、贵州、湖北、上海、重庆等8个省市签订了省际间政府战略合作或专项合作框架协议,就经济社会发展广泛开展合作。

除此之外,依托长江中游城市群建设,湖南与湖北、江西相互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打造中部增长极,并积极推进省域边界地区的跨省合作,加快建设湘粤(港澳)、湘赣等开放合作试验区。

在产业方面,全面实施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构建“四个体系”,打造“五大基地”,落实“中国制造2025”,加快完成新兴产业链发展工程,促进湖南制造向湖南智造跨越。同时,全面构建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加快铁路、高速公路、航班航线与沿江省市互联互通,全面打通出省通道。

通江达海的路径已经打通,湖南吹响了“新兴产业集结号”!湖南省长许达哲说,2017年,湖南20个工业新兴优势产业链加快培育,长株潭衡“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群加快建设,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6.2%,长沙航空口岸国际快件中心、张家界航空口岸国际货站建成,长沙、郴州“跨境一锁通”及常德—岳阳—上海“五定班轮”航线开通。2018年,将扎实推进产业项目建设,重点推进磁浮装备产业园、IGBT研发及产业化、水稻分子育种中心、新能源材料产业基地、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云计算大数据产业园、家居智造产业园等项目建设,打造一批智能制造示范企业、示范车间和绿色园区、绿色工厂、绿色产品,增强创新引领能力,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

[责任编辑:石凌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