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保护”线人却把自己送进班房 禁毒大队长获刑两年


来源:三湘都市报

通过关系,连续两次找到民警,为毒贩虚构自首材料;未依法报请批准逮捕和上网追逃,导致另外一名毒贩在监视拘留期间多次贩毒。郴州嘉禾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全某,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两年。本报记者周凌如郴州报道

通过关系,连续两次找到民警,为毒贩虚构自首材料;未依法报请批准逮捕和上网追逃,导致另外一名毒贩在监视拘留期间多次贩毒。

郴州嘉禾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全某,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本报记者周凌如郴州报道

禁毒大队大队长两次动用自己的“关系”,帮助毒贩李某成功“自首”;未依法报请批准逮捕和上网追逃,导致被监视居住的毒贩曾某龙再次贩毒900余克……

警匪片中常有的情节,真实发生在郴州嘉禾禁毒大队大队长全某身上。近日,郴州市中级法院公开了一份二审裁定书。全某犯帮助伪造证据罪、玩忽职守罪,被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两年。

线人母亲的求情

毒贩李某曾给全某提供贩毒线索,在全某眼中,李某是自己的线人。

2012年9月25日晚,李某等人因贩卖毒品被嘉禾城关派出所民警抓获。2013年12月,在嘉禾县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后,李某的律师制作了一份《关于犯罪嫌疑人李某到案经过的补充说明》(以下简称《补充说明》),其主要内容为:李某被民警以吸毒人员抓获,在询问过程中,承认了吸毒的事实,还供述了贩毒给刘某的情况。之后,李某的母亲拿着这份《补充说明》找到了全某帮忙。

全某称,考虑到李某给自己提供过办案线索,是自己的线人,他接受了李某母亲的请托。全某找了参与抓获李某的民警李某甲,要他在《补充说明》上签名。李某甲不同意,觉得“这里面的内容与事实不符”。全某拍着胸脯保证,“出了什么事情由我负责”。听到全某的保证,李某甲称,碍于情面签了名。拿着签名的《补充说明》,全某到嘉禾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为《补充说明》加盖了公章。

之后,李某的律师又制作了第二份《补充说明》,其主要内容为:“李某供述了侦查机关尚未发觉和掌握的其本人贩卖毒品的事实”。全某再次找李某甲等人在第二份《补充说明》上签了名,并到城关派出所加盖了公章。

事情败露后找人串供

拿到第二份《补充说明》后,李某的代理律师将它交给了公诉人。2014年1月27日,李某涉嫌贩卖毒品罪第二次开庭时,公诉人将第二份《补充说明》提交法庭,拟证明李某具有自首情节,嘉禾县法院采信了这份证据,认定李某属自首,依法对李某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2015年9月24日,郴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嘉禾县法院判决认定李某构成自首的事实错误,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在事情暴露后,全某忘记了当初的口头承诺。他在供述中说,“2014年检察院办案人员问过这个案件后,我和李某甲在检察院操场上谈了一下。我告诉李某甲这件事不要扯到我身上,就说是李某的律师拿给他们签字的。”

李某甲的证词中证实了这一点。“考虑到把事实讲出来我会有责任,就答应了全某。后来我在接受调查的时候按照全某说的做记录。检察机关找我和全某谈话后,全某到我的车里又说了一下串供的事。”

玩忽职守致毒贩继续贩毒

与李某一同被抓获的,还有曾某龙。他当时正处于监视居住期间。

2012年8月24日,曾某龙因涉嫌贩卖毒品被嘉禾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抓获并被逮捕。同年9月18日,曾某龙羁押在嘉禾县看守所期间吞食蚊香支架异物,嘉禾县公安局应嘉禾县看守所的申请将曾某龙的强制措施变更为监视居住。同年9月25日晚,曾某龙与李某等人被警方抓获。考虑到曾某龙体内仍有异物,警方未将其送往看守所羁押。同年10月12日,全某带领民警抓获了曾某龙,缴获毒品11.9354克,在对曾某龙进行羁押前的体检时,检出曾某龙体内有异物。全某提请嘉禾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对曾某龙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并得到了批准。

在监视居住期间,嘉禾县公安局传唤了曾某龙两次,曾某龙均去向不明。2013年4月12日监视居住期限届满,嘉禾县公安局依法对曾某龙解除监视居住时,曾某龙仍去向不明,无法通知。此时,全某仍认为可以通过线报等措施抓获曾某龙,没有依法报请批准逮捕和上网追逃,致使曾某龙脱离侦查机关的监管,继续频繁从事贩卖毒品的犯罪活动。2012年6月至2013年10月期间,曾某龙单独或伙同他人在嘉禾县及长沙市等地多次贩卖毒品给他人。

2013年11月1日曾某龙被长沙警方抓获,之后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桂阳县法院判决,全某因玩忽职守罪、帮助伪造证据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

近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全某的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石凌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