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为还债参与盗窃银行卡资金 一夫妻双双获刑10年


来源:湖南日报

一对新婚小夫妻的悔与泪为还债走歪门邪道参与盗窃银行卡资金双双获刑10年法制周报记者 庹妮妮为还清30余万元的外债,2013年,23岁的申俊(化名)带着新婚妻子李惠(化名)背井离乡,从河北来长沙打工。小

一对新婚小夫妻的悔与泪

为还债走歪门邪道参与盗窃银行卡资金双双获刑10年

法制周报记者 庹妮妮

为还清30余万元的外债,2013年,23岁的申俊(化名)带着新婚妻子李惠(化名)背井离乡,从河北来长沙打工。

小两口上班的地方叫“天美广告公司”。一年时间,申俊就挣了10万元。可当他们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时,却双双被刑事拘留了。

原来,申俊和李惠上班的广告公司,并不从事与广告相关的业务,干的是倒卖银行卡、窃取他人账户资金的勾当。据李惠的辩护人苏甜律师告诉记者,该公司“业务”不断,直到2014年7月案发。

近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就被告人申俊、李惠等人犯盗窃罪一案,作出终审判决,两人均以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

被网友邀请来长打工还债

申俊和李惠都是老实人。

“2013年,申俊和李惠结了婚,为了办酒,他们欠下了7万元债务。此前,申俊为给患有尿毒症的父亲治病,已欠下了12万余元债务。”苏甜告诉记者,祸不单行,婚后,申俊的母亲又患上癌症,小两口为了给母亲治病,又欠下了一屁股债,却没能留住母亲。

据申俊供述,母亲生病期间,他没有上班,就想外出找赚钱的工作,以还上欠款。

“2013年7月,我在QQ上认识的一个网友刘某跟我说,到长沙跟他一起买卖银行卡,很赚钱,于是,我独自来到了长沙。”申俊落网后称。刘某随后带他来到了天美广告公司,并告诉他,公司有两条赚钱之道:一是从网上买银行卡再卖出去赚差价。“第二个也是赚钱更多的,因为购买我们银行卡的人通常不是干正当职业的人,他们的钱也不干净,我们可以从卖出去的卡里偷钱出来,对方还不敢追究我们。”

“当时觉得这个业务很赚钱,就决定跟着他们一起做了。”申俊说,“那时公司有专人‘偷钱’,5个人一个月能从卖掉的银行卡里偷出来七八万元。”

夫妻共同参与盗窃银行卡资金

3个月后,尝到甜头的申俊把妻子也拉下了水。

据申俊等人供述,以广告公司做幌子,实际进行倒卖银行卡、窃取他人账户资金的“天美广告公司”发展很快。记者从案件判决书上看到,2013年下半年,程某等人(另案处理)对外以“天美广告公司”名义,先后雇佣了17人。

判决书显示,在程某等人的组织指挥下,湛某等人从网上低价买入他人成套银行卡后,利用“超级网银”业务,将购入的银行卡绑定为公司固定银行卡的子卡,绑定后,团伙成员便可无需持卡人同意,便可以通过登录主卡网上银行操作,将子卡的资金转入主卡账户。

随后,湛某等人再将绑定后的子卡通过QQ、淘宝等网络平台向他人兜售,被害人一旦向购买的银行卡账户内存入资金,团伙成员便通过网上银行迅速将卡内资金转入主卡账户内。

据悉,为实施上述违法犯罪活动,程某将17人分成3个小组,分别由湛某、刘某、蒋某任组长,并建立严密的组织体系和完备的分配、激励奖惩机制。

申俊和李惠都是刘某的组员。判决书显示,申俊主要负责售卖银行卡,解决银行卡、计算机技术问题,查看主卡账户余额等事项。李惠则负责考勤登记及小组内盗窃金额、提成金额记录,看账户、转账等事项。

苏甜告诉记者,2014年2月至7月期间,刘某组盗窃金额共计674064元。一年的时间,申俊大概挣了10万元。

监视居住期间怀孕生子

正如刘某所说,由于购买他们银行卡的受害人大部分“见不得光”,所以,很少有人报警。直到2014年7月,该公司被长沙市国安局盯上了。

案发当日,申俊和李惠等人正在上班。长沙市国安局的工作人员突然到访,将该公司一网打尽,随后将申俊、李惠等人一并移交给公安机关,次日,他们被刑事拘留。

申俊、李惠因证据不足并未被批准逮捕,强制措施被改为监视居住。在此期间,李惠怀孕了。

2016年9月14日,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申俊、李惠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其中,申俊、李惠参与作案金额为674064元,盗窃数额特别巨大,均已构成盗窃罪,均系主犯,依法判处被告人申俊、李慧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万元。

“一审判决后,我带着李惠向法官提交了孩子的出生证明,证实她还在哺乳期,法官当庭决定对她予以取保候审。”苏甜介绍,李惠眼巴巴地看着丈夫被法警带走。

一审判决后,申俊、李慧等人不服,提起上诉。李惠及其辩护人提出,李惠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且一审认定盗窃金额证据不足,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近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申俊、李慧以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万元,两人刑期分别到2026年、2025年止。

终审判决下达时,李惠的儿子已满周岁。她主动到法院办理手续后被收监。

“我们真的很后悔,当初知道‘天美广告公司’的真实运作后没有选择离开。”李惠告诉苏甜,如今,她只想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减刑释放。

■律师手记

感受法律的温度

苏甜

我做律师的时间不短,辩护过数百起刑事案件,遇到过不少离奇的案情。本以为我已波澜不惊,但李惠的案子,还是触动了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我最初见到李惠,是在她刚被刑事拘留的时候。李惠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憨憨的。听说我是其家人委托来见她的律师,李惠哭得十分伤心,反复强调她只是想得到一份工作,赚点钱还债。

李惠的案子历时3年,在此期间,公安机关针对此案补充了很多证据,花费了很大的精力。检察院也曾3次对本案延长审查起诉,最后经过了近两年时间才终于将案件移送至法院。此时,李惠已经怀孕六七个月了,我及时跟法官进行沟通,主审法官为了让李惠能安心生产,将开庭时间定在了她产后一个多月。

一审开庭时,十几名被告分别委托了十多名律师,还有不少家属前来旁听,人数众多。检察院派两名检察官支持公诉,证据材料都装了两大纸箱抬到法庭。这个庭连开了两天,每天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中间只休息1个小时。

我最后一次会见李惠时,带她出来的干警当面表扬了她,说李惠非常勤劳肯干,态度很好。李惠跟我说只想早点减刑释放,因为公婆去世了,自己的父母身体都不好,儿子只能寄养在亲戚家。

一个多么纯朴的姑娘,只因为法律意识淡薄,泥足深陷,家庭分离。衷心祝福她,能在10年后或者用不到10年就能刑满释放,全家团圆。真心希望更多人能增强法律意识,不要重蹈覆辙。

[责任编辑:石凌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