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沙80万空巢青年引爆“寂寞经济”


来源:三湘都市报

20岁至39岁之间,背井离乡的生活、工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在城市中游走的青年,被称之为“空巢青年”。“辣椒每次就买三四个,不到1块钱,够炒一顿就行。&

20岁至39岁之间,背井离乡的生活、工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在城市中游走的青年,被称之为“空巢青年”。

“辣椒每次就买三四个,不到1块钱,够炒一顿就行。”9月12日,独自一人在长沙工作的罗小姐告诉记者,为了消遣时间,仅2016年她就独自一人去了镇远、海南、色达等4个地方旅行。

今年以来,像罗小姐这样的“空巢青年”备受关注,长沙更有不少商家将目光聚集在了这一群体身上,诸如胶囊宾馆、迷你KTV等等“一人经济”的商业形态快速发展,就连旅行社也开始关注到越来越多的一人报团出行旅客……

独自一人,听起来虽然有点无趣,但其实蕴含了巨大的“一人经济”市场。

■记者朱蓉 实习生江巧涵

一个人的宾馆

胶囊宾馆单身女性消费多,已预定到国庆

“基本是一个人来住,其中女生比较多。”9月12日,位于三泰街的呆呆太空舱青年旅舍负责人阮杰介绍,这家开业仅两个月的胶囊宾馆的主要客群为外出旅行的年轻女性,平时标价53元一个的太空舱在国庆小长假期间已涨价至每个88元,目前已接到5个预定订单。

阮杰说,胶囊宾馆开业以来,生意一直不错,“人多的时候,有人也愿意在客厅设置的休闲沙发上将就。”记者在店内看到,该旅舍除了设有16个太空舱床位的3个房间外,还有客厅,提供公共电影和按摩椅等附加服务;而被称为“胶囊”的太空舱床位,在舱口设有不透明的布帘,扣上锁后仅能从舱体内部打开。

而在步步高升青年旅社,国庆期间单个太空舱的价格也从每个42元——50元涨到了98元——120元。该店负责人同样表示,前来住宿的消费者多为女性,除太空舱模样的“胶囊床位”外,旅馆还设有上下铺单人床,“胶囊旅馆就是针对年轻人的,这是一种趋势。”

“第一次睡太空舱,感觉房间干净整洁,比较舒服。”9月4日,美团网友“楠楠妮妮”为其刚刚入住过的胶囊宾馆写下如是评价。据记者了解,在该网站提供预定服务的4家长沙胶囊宾馆中,多数消费者与楠楠妮妮一样给出了好评。

胶囊宾馆在长沙的出现不过1年多的时间,但因其符合了一人出行的年轻消费者对安全、卫生、性价比以及爱尝新鲜的要求,这一新兴的业态的发展速度出人意料。

“长沙的胶囊房慢慢发展起来了,大概有二三十家,主要集中在火车站和五一广场。” 阮杰透露,“呆呆太空舱”的成本为19万元,租金每月4000元,舱内无电视的太空舱单个成本在3000元左右,“开业一个月的销售就达到了金冠,估计回本仅需一年左右的时间。”

一个人的旅行

报团旅游挺流行,2000元左右的行程受欢迎

除了因空巢青年孤身出行量增大而兴起的胶囊宾馆,记者调查还发现,在长沙各大旅行社报团出游的消费人群中,一个人报团旅行的人数也呈现出上升趋势。

长沙湘辉旅行社客服告诉记者,该旅行社一个人报团旅行的客人很多,多为40岁以下的成年人,“行程价格按所占床位计算,如果一个人出行的客人落单,无人与其拼房,那么就需要补齐房价。”

据该名客服表示,对单身出游的客人而言,以跟团的形式更加安全,“会尽量安排其他客人与其同住,避免出现补差价的情况。”

此外,记者在长沙中青旅了解到,在该旅行社一人报名独自出游的旅客,多为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其中以女性居多。就在不久前,刚刚有一名40岁左右的教师独自一人在该旅行社报名跟团去了西藏。

中青旅客服还介绍,一个人出行的旅客去最多的地方是大理、丽江,华东五市或者凤凰。根据目前的报团市场价格,大理、丽江团费约为2980元,华东五市则为2000元,这也就意味着,2000元左右的行程最受欢迎。

刚刚20岁出头的张勇告诉记者,自己经常独自出门旅游,目的地以武汉和北京最多。他认为,一个人出门旅行很自由,很享受这种感觉,但安全问题也需要特别注意。

已在长沙购入一套单身公寓的空巢青年罗小姐也表示,在去年的几次独自出行过程中,结识了不少朋友,“和不少‘队友’在旅行结束后成为了朋友,不时会通过网络联系。”2016年,罗小姐先后前往了海南环半岛骑行,徒步云南雨崩,到色达和镇远等地旅行。

一个人的KTV

迷你KTV大规模布点,开进商场和高校

9月11日下午,在长沙开福万达广场一楼,摆有4台一次仅能容纳1至2人入内的“迷你KTV”。16时左右,记者看到,一名年轻男性消费者正从其中一间迷你KTV里走出来。

1年多时间以来,迷你KTV密集地出现在各大商业购物中心内。用一名业内人士的话说,“虽然品牌和运营商不同,但现在几乎营业空间较大的购物中心均有投放,竞争也很激烈。”

在岳麓区的大学城家润多四楼,潇湘电影院的出入口也设有两台迷你KTV,按一首歌曲6元、15分钟18元、30分钟34元的价格进行收费。18时左右,记者见到,一名年轻女性正在其中一间KTV唱歌。

据投放上述两台迷你KTV的盛先生介绍,使用这两台KTV机的消费者多数为一个人,“选择以这种形式进行投资,主要是看中了这种消费形式的新鲜有趣,单人经济前景也很看好。”

“无论是量贩式还是传统形式的KTV,都是三五人,甚至更多人聚会时的选择,对经常一个人出行的消费者而言,不仅开支较大,也会有点尴尬,”上述业内人士认为,迷你KTV的兴起,正是唱KTV的消费人群碎片化,越来越多的潜在消费客群的休闲、娱乐时间更多的是一个或两人度过等原因促成的。

数据

我国空巢青年群体已超5000万

2017年以来,空巢青年作为一个社会现象受到不同的调研机构关注,不少基于互联网大数据的网络平台和机构针对这一群体发布了相关调研报告和人物画像。

5月,淘宝发布《中国空巢青年图鉴》,其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空巢青年群体已超5000万,在这一群体中,男性青年(占比64%)约为女性青年的2倍,而90后人数也达到61%。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目前人口数超过5000万的省份仅有10个。其中,长沙空巢青年人数约有80.1万,位于“空巢青年城市人口排行榜”第13位。这一数字意味着,以空巢青年为既定客群而兴起的“一人经济”,在长沙已拥有较广阔的市场。

而根据网易新闻联合探探、Blued发布的中国首个《空巢青年人群画像》相关内容显示,孤独是空巢青年的生活主旋律——空巢青年中,68%的人一周以内感到孤独,只有14%的人从未感到孤独。

观察

“一人经济”将成

下一个消费蓝海

记者注意到,在目前兴起的“一人经济”相关商业业态中,打发时间,排遣孤独成为主要的出发点或附属兴起的行业,“让空巢青年不孤独”也无一例外的成为其最大的卖点。

湖南大众传媒职业技术学院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胡健接受三湘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空巢青年因为工作忙碌、节奏快,相对加班也多,很大程度上缺乏自由支配的时间,也正因为如此,剩余不多的休闲时间就成为了消费的爆发口,“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对一个人单独行动的空巢青年而言,实现的可能性更高,对他们而言,做出一个消费决定也更加容易。”

“两点一线”的生活,对空巢青年而言,属于常态。但事实上,对他们而言,如何打破这一常态,才是更加亟需解决的问题。一个人去唱迷你KTV,一个人出门,一个人报团出行……相关消费的不断兴起不也正说明,常常自嘲“孤注生”的他们,对生活依然充满热情和向往,而这也恰好为商家打造了一个全新的经济蓝海,如何为他们安排好自由时间,或将成为下一个消费蓝海。

[责任编辑:石凌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