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追寻失落的“边城”梦


来源:洪江古商城微信公众号

追寻失落的“边城”梦——打造湘西古镇旅游集群之初探香港经济导报记者:康剑波边城采风对于不少普通游客,“凤凰”、“沈从

追寻失落的“边城”梦

——打造湘西古镇旅游集群之初探

香港经济导报记者:康剑波

边城采风

对于不少普通游客,“凤凰”、“沈从文”、“土匪”等为数不多的几个关键词构成了一种奇怪的湘西印象。

踏上湘西地界,记忆中往往会冒出个历史名词“土匪”。湘西历史上匪患不绝,再加上一部《湘西剿匪记》的渲染,这让许多人即便在今日太平光景,也仍多虑山民之所谓“匪气”,又或者要刨根究底,追问当地人“匪患之来龙去脉”。

“匪”之外,就是“凤凰”二字。凤凰沱江镇这座沈从文的故乡小城,现在几乎成了湘西古镇的代名词。热爱沈从文先生的文艺粉们由此联想到小说《边城》,以及那里可人又可怜的翠翠……可是,时光荏苒,岁月深处的边城与眼前游人熙熙攘攘、店铺鳞次栉比的凤凰,真的是同一座古镇吗?

又或者对民俗文化感兴趣的,约略知道这里是苗、土家、侗等多民族聚居地,知道吊脚楼、银饰、苗歌苗舞、腊肉、巫蛊之术,甚至赶尸,那么,这些色彩鲜明的文化符号足以囊括湘西的精神特质吗?

了解湘西越多,就会发现自己知道得越少。5月下旬,记者参加全球商报联盟湖南旅游体验采访团赴张家界、湘西洲、怀化三地采访,初见那一颗颗散落在雪峰山深处的湘西古镇,其建筑规模之大、地域特色之鲜明、文化氛围之古朴,令人击节叫好。采访归来,翻阅各类笔记散文,相关资料却并不多见。在“古镇游”这个旅游书目类别里,除了张家界和凤凰,湘西其他地方名气不大。与江南水乡西塘、同里、甪直、乌镇、南浔、周庄相比,黔阳、洪江、里耶、茶峒、芙蓉镇(王村)等湘西古镇可谓“养在深闺人未识”。有的闻所未闻,有的即使收录也被错误地归并到“岭南古镇”、“江南古镇”甚至“其他”类别。

对很多人来说,湘西就是这样一个“一知半解”之地。

惊艳之美

了解湘西古镇,还是让我们先从沈从文先生的《边城》切入。

把沈从文的故乡凤凰沱江镇认作小说中描写的边城,是一个常见的误解。其实,先生的书中,“边城”有所专指,它位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境内,名叫茶峒镇。《边城》开篇对于当地的景色有如下一段描述:

小溪流下去,绕山岨流,约三里便汇入茶峒的大河。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则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城边。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

这大致可以看作对湘西很多古镇自然环境的共性描述。

与旅游热点名镇白天人群的喧嚣和夜间灯光的“浓妆”不同,更多的湘西古镇至今仍安静而美好。虽然历经千百年的沧桑岁月,虽然也曾遭遇战争动乱,虽然也有现代物质文明的浸染,但是从总体来讲,湘西古镇仍是现代都市人的绝佳寻梦之所:这里的百姓日落而息,这里的民俗古风尤存,这里的建筑原汁原味,这里的山水明净幽远……

记者在小镇出生,游历过很多国内外的名镇小城,初见这样一个绚丽多彩的古镇群,恍惚间仿佛穿越到另一个时空,也不禁深深为之着迷:

芙蓉镇(王村)—中国唯一“挂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镇。它位于湘西永顺县,原名“王村”。1986年,著名导演谢晋在此拍摄电影《芙蓉镇》,遂改名。古镇地处酉水之滨,镇上一条老街,一直延至水畔,形成一个小码头。沈从文曾在《白河流域几个码头》一文中称赞这里:“夹河高山,壁立拔峰,竹木青翠,岩石黛黑,水深而清,鱼大如人。” 最让人惊艳的是穿过一片吊脚楼后,一带银色的瀑布从天而降,各式古民居沿着瀑布的两侧山坡,逶迤向上展开。瀑布的正对面,清澈的酉水河穿过青色的山峦,流向远山。据说,当年谢晋寻找外景地时,遍访湘西农村,最后才敲定了“王村”。由于交通闭塞、经济落后,当年为了保证摄制组的用电,整个王村停电20多天。仅仅是3年前,这里才统一划入国家电网;

洪江古商城—中国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唯一古商城。它位于怀化市洪江区,总面积近30万平方米,这里完好地保存着明、清、民国时期的会馆、商行、客栈、青楼、镖局、作坊、报馆、烟馆、寺院等古建筑380余栋。古商城依山傍水而建,行走其间,但见各类古建筑依山就势,或筑于高坡,或座于深巷,或立于江畔,通过曲折迥深的青石板或高低错落的石阶码头相连,状似迷宫,幽深莫测。

黔阳古城—国内最为完整的明清县城原型。具有2200多年的建城历史,城内的明清街巷格局仍保存完整。严谨整齐的丁字巷、封火墙间隔的窨子屋、具有地方特色的吊脚门楼、青苔侵石的古吊井、历经战乱的红砂城墙、清雅幽静的石板路、风姿卓越的古晒楼、庄严神秘的宗祠寺庙、富丽堂皇的会馆戏楼,无一不彰显着湘西古建筑的大气与内敛、稳重。发源于云贵高原的两条河流在此交汇,形成沅江,直达洞庭……

解读湘西

中国不乏古镇,据说全国古城镇共有2000多个,大部分都有两三千年的历史。但是它们中有的原有建筑早已风化蛀蚀,只剩残垣断壁;有的完全被现代建筑取代,古旧的特色尽失。即便是那些列入保护或开发名录的古镇,很多也是现代建筑与古屋混杂,或仿古建筑林立,商业味过浓。

像湘西保存得如此之完好的古镇群落,却不多见。由此,很多人都会问同一个问题:为什么湘西能够产生并保留这么多摇曳多姿,蓬勃而有活力的古镇?

湘西其实有两个概念,一个是狭义的,即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一个是广义上的,它涵盖的范围以湘西州、张家界市、怀化市为主体,是有史以来的地理文化概念。本文所称的湘西即是后一个概念。

范亚昆先生在其主编的《地道风物·湘西》一书中有过精彩分析:湘西地处雪峰山之西,湘黔渝交界处,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保留了与中原文化迥然不同的民俗文化形态。

雪峰山南起湖南与广西边境,北止于洞庭湖滨,整体纵贯湖南南北,将之做了东西二分。从大的空间范围来讲,雪峰山是中国二三级阶梯的边界,自此以东便进入江南丘陵地带。民族学者发现,由于中国二三级阶梯之间的地势连山叠岭、峡险流急,天然形成了历史节拍比外围地区舒缓的“文化沉积带”,湘西便位于这条文化沉积带的中部。

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山路崎岖几乎就是对湘西大部分地貌的描述。整个湘西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还不通汽车,许多公路修建于20世纪50年代,一些险要之处近年才得以打通。由于整体属于山区地貌,不易发展出大型文化中心,各个小区域的民族文化能够保留得更完整。早在先秦时期,这里就是三苗、百越、巴等早期族群的活动区域,后来又受到楚文化、汉文化和其他少数民族文化的渗透,成为文化多样性的保留之地。

▲洪江古商城与山西平遥一起成为中国南北方目前保存最为完好、体量最为壮观、商业特色最为鲜明、财富元素最为丰富的古建筑群。(章维佳摄)

▲洪江古商城保存古建筑380余栋,总面积近30万平方米。

▲“一个包袱一把伞,跑到洪江当老板”,当年之洪江堪比如今之深圳,到处涌动着年轻人创业的激情。

人神同治

如果把建筑比作凝固的音乐,那么湘西古镇群就是一首气势磅礴的交响曲,它包含着多个色彩斑斓、各具特色的乐章。湘西有大山有大河,有市镇有山村,有农耕有商贸,有王城有庙宇,有文人有边民,有原始粗犷也有细腻温腕,在水路和陆路的交通节点上,湘西古镇各自荷载了悠悠历史某个层面的文化源流。

在芙蓉镇,你可以找到封建土司与中央王权政治角力的历史印记。小镇石板街上的“民俗风光馆”里,有一件被土家人视为“神物”的国宝—溪州铜柱。它高2米,重2.5千克,1961年国务院将其与北京故宫、长城等列为全国第一批重点保护文物。据史载,后晋天福四年(公元939年)统治湖南的楚王马希范与土司王彭士愁为争夺溪州爆发战争,彭士愁兵败,派其子与马希范议和,立铜柱盟誓。自此,彭氏臣服于楚,但其统治地位和管辖地域却得到楚的承认,这就为唐、宋、元、明、清时期中国西南边境的安宁奠定了基础。

在洪江古商城,你可以寻觅传统商业文化的根脉,体会中国内陆资本主义萌芽期的冲动。商城起源于春秋,成型于盛唐,鼎盛于明清,以集散洪油、木材、鸦片、白腊闻名于世,曾扼西南之咽喉而控七省。极盛之时,十八个省、二十四个州府、八十多个县市曾在这里设立商业会馆。“一个包袱一把伞,跑到洪江当老板”,当年之洪江堪比如今之深圳,到处涌动着年轻人创业的激情。漫步古商城,观看“镖局押镖”、“小二迎客”、“把总断案”、“青楼才艺”等一系列互动性表演,品味“吃亏是福”、“鱼龙变化”、“义方恪守”、“外圆内方”的商道经典名言,俨然走进了一幅《清明上河图》。

在如明珠般散落的湘西古镇,你可以了解儒家文化、乡村文化、苗文化、土家文化,内向的山文化、开放的水文化、神秘的巫傩文化,甚至中原失落的楚文化。沿着沅水边的路,离洪江只有20分钟车程就是黔阳古城。这里被誉为“人神同治,夷夏同城”。自古以来,侗、苗、瑶、汉等各族人民世居此地,共同创造了底蕴深厚的五溪文化。其中,巫傩文化是五溪文化在民间日常生产生活中的集中呈现。2006年,“傩戏”被纳入亚洲太平洋民族民间文化遗产数据库,得到国际承认。

李白诗云:“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龙标就是黔阳古镇,龙标尉就是盛唐诗人王昌龄。王昌龄隐逸在此七年,留下了“一片冰心在玉壶”的千古佳句。如今,穿行于黔阳古镇“五大门、十大街道、十二巷”,那古城墙、古宗祠、古店铺、古民居组成的大型建筑群,其风水格局和建筑空间结构,无不暗自诉说着“潜、藏、隐”的特征,而诞生并延展于这方水土的隐逸文化,便是其多元文化的核心。

共享品牌

对比丽江、周庄等名镇的喧闹,湘西古镇就像一块未经打磨的璞玉,温润而沉寂,然而面对开放、发达、流动的现代文明,湘西古镇也会有无法抑制的冲动,强度更大的旅游开发将终是它们必然的归宿。

其实,回顾周庄、张家界等热点景区,当初也都是从寂寂无闻中走来:

70年代末,著名画家吴冠中,在大庸县北部的一个林场写生时,发现了一片神奇的大山,后以一篇《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美文发表在湖南省报纸上,这才有了今天的风景明珠张家界;

1984年春天,海外青年画家陈逸飞到周庄写生,把所作油画带回到美国展出,一时引起轰动,以周庄双桥为题材的《故乡的回忆》更是传为佳话。周庄从此声名大振,双桥也成为了周庄的象征。

如今的地球几乎全部被旅行者覆盖,人们再也不需要依靠探险家或名人的偶然发现来了解未知之地。借助互联网,这世上再也不存在被遗忘的角落。

据了解,黔张常高铁正在建设中,预计2020年建成通车,该段铁路途经湖南省龙山县、永顺县、桑植县、张家界市、慈利县、桃源县,建成后从重庆坐火车到长沙,只需3小时,比走渝怀线省近7个小时。而在怀化,沪昆、包海两条高铁将在境内成“黄金十字”交汇,与湘黔、焦柳、渝怀铁路形成“米”字形格局。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可以预计,在不远的将来,湘西古镇游将迎来一个空前的发展良机。

湘西准备好了吗?

在此,记者提出三点建议,供当地政府部门参考:

一、借力凤凰,对外打造统一的古镇集群品牌。

与江南六大古镇相比,湘西古镇的旅游开发各自为阵,极不均衡。直至今天,凤凰仍是许多人唯一知晓的湘西古镇,这导致了一方面凤凰的接待能力几近饱和,另一方面其他多数古镇门前冷落车马稀,严重影响了其旅游开发的深度。

反观江南水乡,随着周庄异军突起、一夜成名,同里、乌镇、南浔、甪直、西塘五镇紧随其后,纷纷闪亮登场,与周庄并称为“江南六镇”。它们借助于特殊的区位优势(周庄离苏州38公里,同里距苏州仅18公里,甪直、周庄正处上海与苏州之间,而西塘、南浔、乌镇则位于上海与杭州之间),依附于以上海为中心的苏杭旅游商圈,以小桥、流水、石板路、青砖黑瓦、高门大院,触动都市人的心灵深处,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市场概念—“天下水乡看江南,江南水乡在六镇”。

统一品牌产生的叠加效应是惊人的。建议当地政府打破行政区划界限,将各古镇串联起来,由点到面,做好湘西古镇旅游业整体的联合促销工作。在湘西古镇集群中,凤凰沱江镇无疑是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以凤凰带湘西显得尤为迫切。

二、深入发掘,塑造多姿多彩的“湘西边城”文化。

古镇开发是一柄双刃剑。随着古镇旅游开发的深入展开,迎合市场与游客的种种行为似乎不可避免。而市场总是趋利的,短平快的盈利模式往往趋同于逛街购物、喝茶吃饭、参观表演,随之而来的就是大规模的重建,外来商贩大量涌入,旅游地产推波助澜,店铺林立,千城一面。这无疑是古城开发的一个噩梦。

▲洪江古商城江浙洞庭社墙垣,引来众多江浙游客寻根问祖。

▲今日,沅江路内岸百货公司综合楼安全拆除。

所幸的是,在洪江古商城,我们看到了对于千年古商业文明的现代演绎,生动有趣,代入感极强:进城时,手持的门票是一封拜贴,上书“掌柜先生柜下:贵埠码头乃财富圣地绝胜佳景世称北平遥南洪江吾等久仰今日前来拜访即奉纹银壹百贰拾权为拜金以候验查未敬处望谅。”走入古城,能说会道的店小二、咿呀说唱的戏子、公正严明的总办、威武不凡的镖师、外圆内方的掌柜、刚正不阿的把总、纨绔堕落的烟民、才貌俱佳的风尘女子……保有着原来的历史场景和生活气息。

古镇旅游开发与一般商业开发的属性不同,它只能深入挖掘,不能推倒重来。湘西各个古镇需要贴近自己的特色做文章,宁可步子慢一些,也绝不能偏离了文化的本质。在发掘各自特色的基础上,还需要提炼出一个湘西古镇群的集体标签。在沈从文先生的作品中,多处出现“边城”、“边地”的称谓,并且广为人们接受。记者建议以“湘西边城”为名,吹响这一区域的旅游集结号。

里耶之秦简、茶峒之《边城》、芙蓉镇之瀑布、黔阳之古城、洪江之商贸,各具特色,相映生辉。我们相信,在“湘西边城游”的大旗下,这一古镇集群产生的效果一定会是“1+1大于2”。

三、留住居民,守住千年古朴真实的精神原乡。

美国学者马康纳指出,旅游是一种现代朝圣,游客旅游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去发现当代社会中一些深层次的东西,去探索古老的、大众化的人类主题。

建筑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承载着、延续着古镇精神内核的主体是当地居民。只有原住民保留在古城,透过他们的衣食住行、语言文化、行为方式,我们才能真正感受到一个有血有肉、有生命力的古城。因此,一个没有或者极少当地居民的古镇是不可想象的。

北京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孔旭红曾指出,古城镇资源保存完好的地方大多属于经济不发达地区,这些地方政府无力承担旅游开发所需要的全部资金,因此一般选择旅游开发商来共同完成开发。

对比这种做法,黔阳古城需要给一个大大的赞。据当地官员介绍,政府充分尊重当地居民的原有生活方式,鼓励当地居民参与到旅游活动中去。现在居住于古城的居民90%以上都是原住民,对于外来商户,政府严格规定其经营范围,酒吧等场所一律只能在城外另辟场所经营。

对湘西百姓,沈从文有过一段贴切的描述:“他们是正直的,诚实的,生活有些方面极其伟大,有些方面又极其平凡,性情有些方面极其美丽,有些方面又极其琐碎”。

离开湘西前的最后一个早晨,记者再次来到黔阳古城,出中正门沿河边往右走,在防洪堤上放眼远眺,只见薄雾缭绕,小舟轻泊,沅水、潕水揽古城入怀,恰似一幅惟妙惟肖的太极图。大堤一侧,学校高音喇叭里轻快的音乐声响起,孩子们背着书包纷纷走入校园,老街上古旧的窨子屋里,居民们推开木窗木栅,新的一天开始了。

大美不言。时光在湘西仿佛故意放慢脚步,原生态、原住民的古镇生活或许才是我们打开湘西文化的一把钥匙。

[责任编辑:石凌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