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医院院长的堕落之路:“潜规则”下的权钱交易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今年51岁的周军和,曾任望城卫生监督所所长,区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区卫生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等职务。2013年、2014年,周军和又分两次收受余某红包2.99万元,并多次在医疗器械采购上给予余某“关照”。

今年51岁的周军和,曾任望城卫生监督所所长,区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区卫生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等职务。然而,随着职务的升迁,在药品销售商、医疗器械商、工程承包老板“围猎”下,他最终走上了违纪违法的不归路。

近日,长沙市望城区纪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08年以来,在担任望城人民医院院长以及区精神病医院项目建设指挥长期间,周军和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收受他人财物53.95万元,最终身陷囹圄。

医药商前来“打点”,他“顺势”给人“关照”

“这点钱,您拿去打牌,以后还请您多关照。”2011年6月,医药老板余某将一个装了5万元钱的黑色塑料袋,放在了时任望城人民医院院长周军和的副驾驶座位上。

当时,余某在该医院投放了一台CT机,想要周军和在付款上给予他关照,也方便以后可以在医院继续做业务。

周军和半推半就收下了这笔钱,并心领神会地向医院财务室打招呼,优先支付余某的款项。

此后,周军和与余某逐渐“熟稔”,开始以兄弟相称。

余某主动提出:“哥,有什么要用钱的地方就找我。”周军和也不讲客气:“我正在考虑买房,你明天借20万元给我吧。”

余某欣然答应,隔天便如数将现金送到了周军和办公室。

为掩人耳目,逃避调查,在余某表明“不需要还钱”的心意后,周军和执意要给余某打下借条,并叫了两名同事到办公室作证。

2013年、2014年,周军和又分两次收受余某红包2.99万元,并多次在医疗器械采购上给予余某“关照”。

“起初也想着作为一院之长,要甘守清贫,但看着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商人一个个锦衣玉食,灯红酒绿,心理上就扭曲了,便觉得自己拿走一点他们通过自己赚的钱,共享一点他们因自己收获的财富,是应得之义……”面对调查组的谈话,周军和回忆起这一切,对自己的“贪欲”悔恨不已。

所谓的“潜规则”,让他越陷越深

据介绍,在医疗器械、药品等供应商所谓“潜规则”的侵蚀下,周军和曾多次收受他人钱财。

经查,除收受医药老板余某27.99万元之外,2011年起,周军和还先后收受承接医院基建维修的项目老板高某的12万元、医院医药器械采购方刘某10万元及其堂弟周某3.96万元。身为一院之长的周军和利用职务便利,在医疗器械和药品购销、工程建设等工作中大肆收受贿赂,高达53.95万元。

医药商的“打点”费用,最后都会计入医药成本,无疑推高了看病成本,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和医药卫生管理秩序。

“作风霸道,独断专权,进人,进药,进器械,财务审批一支笔……”2015年初,望城区纪委收到上级纪委的一封信访交办件,反映区卫生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周军和,在担任区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等问题。

随即,区纪委对反映的问题展开初核。通过查询银行资产,比对医药器械采购台账及财务资料,进行大范围的数据分析和走访谈话,周军和的违纪行为逐渐清晰。

2016年4月,周军和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两个月后,他因犯受贿罪最终身陷囹圄,并处罚金20万元,其违法所得53.95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党纪面前没有“潜规则”

周军和在望城卫生系统工作了二十几年,从一名普通干部成长为区卫生局的一名领导干部,最终却身陷囹圄,不得不让人叹息。

“在放纵和侥幸的心理驱动下,周军和最终走上了违纪违法道路。”曾参与办理此案的望城区纪委派驻区民政局纪检组长谢泉告诉记者,随着职务的升迁,周军和渐渐成为药品销售商、医疗器械商、工程承包老板“围猎”的重点对象,一开始还能牢记天职、坚守底线,但面对“糖衣炮弹”的不断侵蚀,思想防线逐渐瓦解,特别是看到他们“捞财”轻松,渐渐心理失衡,加之医疗系统所谓“潜规则”的存在,使他“理所当然”收取钱财。

在严肃查处周军和案后,2017年,望城区围绕基层站(所、队)长、科长、校长、院长、村“长”(村支书和村主任)、组长等“六长”和“村霸”腐败问题,启动了基层“六长一霸”腐败问题专项整治。

“党纪面前没有‘潜规则’。希望通过专项整治,查处一批群众身边的‘小官大贪、小吏巨腐’典型案件,解决一批突出问题,出台一批制度规范,打通基层正风肃纪‘最后一公里’。”望城区纪委有关负责人说。

[责任编辑:石凌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